《鬼畫棺》[鬼畫棺] - 第6章 陰行

棺材陳笑了一聲,老臉皺在了一起,隨後鬆弛開來:「小陸子,你信鬼嗎?」

這麼玄的問題我當然說不信了,老子可是受過教育的新青年,偉大的唯物主義戰士,我道:「我比較信科學。」

就聽棺材陳笑呵呵道:「管他科學還是什麼,不過都是對事物的客觀描述不同罷了,要不然怎麼會有神學這學說。」

這棺材陳到還真震了我一下。

就見他抖着煙灰,一邊說一邊吐出煙霧,活像個街邊拾了破爛累了坐下休息會的叫花子。

「陰行,是陰人的行當,陽間有陽間的行當,而我們陰人做的就是陰間的行當。說白了就是賺死人錢,看個墳地陰宅。打個棺材,做做法事這些就叫陰行,同樣的干這些活兒的人就叫陰人,我就是個陰人,而你爺爺陸十七也是個陰人。」

棺材陳咧嘴笑着露出一口黃牙,「我打棺材,你爺爺做棺畫,也做陰畫。我和你爺爺是老交情了,只是沒想到你爺爺缺德事做得比我少,卻走的早。」

「什麼意思?」我聽着棺材陳的話,有些警惕起來。

這棺材陳說的話就像是專門在告訴我「小夥子別害怕,老頭子我不是什麼好人」一樣。

棺材陳瀟洒的將煙頭彈開,拍着我的肩膀道:「什麼意思,就是說你小子學的那些棺畫啊,都不是什麼尋常的東西,那些可都是屠龍術啊寶貝着呢,轉運招財,鎮鬼驅邪,你那些棺畫,陰畫可都用得着叻。」

「你說什麼!」

我驚訝的站起來,看着棺材陳心裏不敢置信,我對唐家胡編亂造的東西居然從這個老頭口中得到了證實!

「小子別高興。」我這完全不敢相信,棺材陳也一臉怪笑的看着我:「這東西雖然是個寶貝,但可是缺德的東西,這人世間的神神鬼鬼莫不是有冤屈就是有人刻意找弄,你幫人平事就犯了鬼神忌諱又或是惹到其餘的高人。」

「就拿唐家這件事情來說吧,那唐家二丫頭死時雙眼怒目,肚皮朝天,一股子怨氣,衝天四起,要不是唐家找我找的急,讓我用口火棺震住,恐怕唐家上下早就死的乾乾淨淨了,但沒想到被你小子一副化蛇巡江給破了。」

「偏偏你小子還是個怪胎,命格全陰,你爺爺做棺畫要取陰魂走陰筆,你小子卻是完全不用,一副化蛇巡江,暗合水性破了我的火棺鎮煞。那化蛇更是神獸中的妖獸人面蛇身,那丫頭還是蛇年出生的,這下子得了你那化蛇之力還不得翻天啊。」

「這麼邪門!」我聽着忍不住了,腦中響起唐玉森和他二弟的死,這麼說唐倩幾個人豈不是有危險!

雖然那丫頭對我冷嘲熱諷,但不知道為什麼我此刻依舊想要救她。

那棺材陳看我的模樣嘿嘿一笑:「小陸子,你是不是和那唐家的大丫頭幹了那事情?」

老頭笑的相當邪惡,真他媽不知道一個七老八十的老貨怎麼會露出這種笑容。

這笑容要是被別人見了,估計心裏就認為這傢伙是個禍害少女的社會人渣了,不過他既然能夠知道我和唐倩發生了關係,這點就更值得我注意了。

當下我疑問道:「這你也看得出來?」

棺材陳重新套着煙盒,這次我連忙把兜里的玉溪香煙遞上去,老頭撿起一根點上說了句還挺會享受的。

當下棺材陳道:「我看你的人就知道,你小子雖然命格全陰但怎麼說也是個男的,有着陽氣兒在,怎麼也不會做到鰥寡孤獨殘全齊活兒了,我們陰人雖然是缺一門,但你這情況還是特殊的。」

「那二丫頭被你用化蛇巡江圖這麼一衝怨氣得解,但凡龍蛇所屬那都是奇邪無比的東西,那二丫頭要報復她姐姐毀了她的仇,那自然是上了她姐姐的身毀了她姐姐的一生。你小子此刻陽氣全無,僅存的一點陽屬都被陰給侵佔了,一來二去不難推斷。」

聽棺材陳說著我臉色漸漸慘白,難道!

「你小子,日了個鬼,啊哈哈!」

棺材陳笑的花枝亂顫,我真希望這傢伙就這麼背過氣去,但氣歸氣心底卻是一陣透心涼,如果這老頭說的是真的,那麼前晚上和我一夜激情的實際上是唐柔那個死掉的人!!

老子居然和他媽一個屍體上床了!

當下我全部回想起來,唐倩那仇恨的目光,和唐柔靈堂前那遺照上的目光何其相像,那時候其實是唐柔而不是唐倩!

「你說唐柔要復仇,她姐姐害了她是怎麼一回事?」棺材陳的話,讓我內心震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