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畫棺》[鬼畫棺] - 第7章 人心

老頭唏噓着:「真說起來,老頭子我這些年缺德事做的也不少,但唯獨幫唐家壓制唐柔這件事,讓我老頭從心底過不去。這唐家就沒一個好貨,都該下地獄。」

「那現在,你的意思是唐柔已經變成了惡鬼,正在向唐家報復?!」不知道為什麼說出這話的時候,我心裏竟然有些暢快。

這唐家的做法讓我這個外人都看不下去了,隨即我問棺材陳:「那你是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的?那姓王的和唐家都很有勢力才是。」

「呵呵,有勢力?」棺材陳冷笑道:「勢力再大,還能大過陰人?小陸子別小看了陰行,陰人的勢力是你遠遠想不到的,同樣陰行的骯髒有的甚至比唐柔這件事還要更過火。在陰行里要想發大財就得不怕折壽,不顧人倫,感情在陰行裏面那就是累贅。」

棺材陳的話讓我冷汗直流,這得是個什麼樣的人才能說出這樣可怕的話,聽他的意思我爺爺也是陰人,也干陰行,難不成爺爺也和他一樣?

我不禁想起以前來找爺爺的那些人一個個穿的人模狗樣,而爺爺就靠那件生意不行的小畫室就能將我養這麼大,難道也干過什麼缺德的事情?

棺材陳看着我的反應隨即道:「看你小子的模樣就是個婆婆媽媽的人,這事情得你以後自己去體會。我這次來本來是打算和你爺爺聚聚,唐家的事情做了也就做了,但沒想到陰差陽錯讓你小子給攪了渾水。」

「唐柔那丫頭現在是完全的一個惡鬼,生前所恨的人她都要殺的一個不剩,不過我估計懸得很啊。」

「什麼意思?」

按理說唐柔既然現在這麼厲害,而且唐玉森和唐二的死想必也就是唐柔的傑作,怎麼棺材陳現在卻說唐柔懸得很。

棺材陳眯了眯眼,臉上露出殘忍的神色,隨即轉化為無奈,道:「在知道唐柔的事情之後,我本來想幫她結果了那姓王的,但遠遠看了那姓王的一眼之後我就知道事情不簡單。」

「那姓王的徹頭徹尾一個人渣,這些年不知道玩死了多少個姑娘,他身上的冤魂厲鬼多的嚇人,按說這傢伙本該早就死了,但卻活的滋潤的不得了,有車有房有存款。」棺材陳冷笑道:「這種不合理的情況只有兩個解釋。」

「哪兩個?」我好奇問出聲,同時看了看陳老頭一身上下,就這麼七老八十的模樣居然還是要去結果那個人。

大爺,就您這幅身子骨,人家喘口氣都要怕你心臟病複發吧?

棺材陳淡淡道:「一種,就是這小子命太硬了,幾百個厲鬼靈嬰纏身,還能活的和沒事人一樣,這要放到早前他要不當皇帝,老子頭擰下來吃了。第二種嘛。」

「有高人在後面幫他?」

我試探着問道,看棺材陳的樣子,我想起他說過陰行乾的就是幫人平陰事的行當,那姓王的既然如棺材陳說的那麼邪乎,那就只有姓王的背後有陰人撐腰這一個解釋了。

「孺子可教也。」棺材陳微笑着點了點頭,隨即又道:「姓王的那個王八蛋身後肯定有什麼高人當靠山,不然早投胎八遍都不算多了,可惜了那唐柔如果殺光唐家人還平不了她的怨氣,那一定回去找那姓王的。」

「運氣好落得個灰飛煙滅的下場,運氣不好被人捉了去幹些傷天害理的事情,那可就倒霉了。」

聽到棺材陳這麼說,我終於坐不住了,急忙道:「那你還坐在這裡幹什麼,咱們快去阻止啊。」

「阻止?」棺材陳一愣:「這關我們什麼事情?」

「我靠,你剛才說的話都是放屁?」我無語道:「你先前不是說,唐柔會變成這個模樣和我們有關係?要不是你幫唐家平事就不會弄出這個場面。」

「小夥子,你當你是上帝還是耶和華?」棺材陳愕然:「這說起來都是你的原因,好好蟠龍鎮海你不畫,弄個化蛇巡江,要不是你破了我的火棺這時候唐柔都入土了,等怨氣平了也就投胎做人了。」

「我去,這時候你倒是把自己摘乾淨了。」我無語道:「你不說平這件事有些後悔嗎?正好咱們去把你缺掉的德補回來,你也不想看着唐柔灰飛煙滅或者被人抓了吧?」

「我倆又不是林正英,抓鬼這活干不來啊。」棺材陳一臉無可救藥的看着我。

「我說棺材陳,那可都是人命啊?就這麼不管了?」我一臉的驚訝,在我的世界觀裏面,還是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的,根本不可能放着人命關天的事情不管。

「你以為你是誰啊?你要去管,你自己去好了!我才懶得去呢。」棺材陳說完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