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神亂世》[鬼神亂世] - 第一章 詭異

    一個世界用道家的話來說,那就是有陰陽之分,既然有陰陽,那便有合有分。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此言古已有之,在如今太平安樂盛世之下,想必沒有幾人會預料得到即將到來的亂世紛爭吧。

  「小張,來幫忙拉下纜繩!」三副曹二寶在船位高聲叫道。

  「來了!!」張傳奇穿好衣服,慢吞吞的晃到甲板上。在船上無論做什麼工作都要不急不躁,不然你肯定會搞得遍體鱗傷。

  張傳奇,船上的「外地人」之一,小時候因體弱多病,家中為了好養活,給他取名叫張五病。因為身體不太好,所以不能和其他的同齡孩童一起玩耍,便獨自在家看一些書籍。慢慢的,他也喜歡上了這種生活,應該說是喜歡上了那些書中的奇聞怪談。

  如果有喪葬廟會,遷墳動土之類的事情,他都會偷偷的從家中跑出,學習那些他認為有趣的事情,有時候還會在家裡搗鼓祭天行禮的東西。因為這事,他可沒少挨父親的板子,不過小孩嘛!好了傷疤忘了疼。最後他父親本着眼不見為凈的原則,將他送到了外地上學,這也讓他養成了獨立自主的性格。但張五病這名字確實叫不出口,按家譜輩分來說,他這一輩正是傳字輩,後來族中老爺子做主,又給了個奇字,張傳奇這名字也就定了下來。

  「又動船,今天晚上都動了三次了,還讓不讓人睡覺。」王小歡叼着香煙一臉不爽的說道。

  王小歡,船上的「外地人」之一,說是剛結婚不久,家裡以往的積蓄都花的差不多了,所以出來跑船。不過也正是結婚之後,出了很多問題,搞得焦頭爛額,總以為自己有了憂鬱症,每天陰沉沉的,說話還諷刺帶挖苦的,弄得不是很被人待見。

  「行了,別抱怨了。差不多過兩天就開航了。」曹二寶接過王小歡遞來的香煙說道。

  「這次怎麼回事,以前不是很快就能裝貨嗎!」王小歡將煙蒂扔在甲板上,狠狠的踩了一腳。

  曹二寶的臉色變了變,只是不停的抽着煙,沒有再說什麼。

  拉完纜繩,大家又各自回去睡覺了。夜晚的海風很大,船舶被海浪拍打的「啪啪」作響,纜繩也是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就像用指甲在破舊的木門上使勁地刮著木屑,異常的刺耳。

  熟睡的船員並沒有被打擾到,可凡事也總會有例外。張傳奇睡不着,就下了一碗泡麵,正準備美美的吃上一口,但聽到那「咯吱,咯吱」的響聲,心裏不知為什麼很是煩躁。

  突然「嘭」的一聲,好像有什麼東西掉在了船尾的甲板上。廚房離船尾很近,好奇心驅使着張傳奇要去看一看。

  藉著手電筒的微弱光亮,張傳奇只看到甲板上留有一灘水跡,再四處打量卻沒有別的發現。正當張傳奇撓着頭髮不明所以的時候,一滴水珠恰好落在了他的手上,抬頭向上看去,一雙好似幽靈般的眼睛正死死的注視着自己。張傳奇嚇得急忙後撤,因為慌張沒有注意腳下,被纜繩一下絆倒。

  一隻山羊大小的黑影從二層生活區飛落下來,張傳奇下意識抓起掉落一旁的手電筒向那黑影扔去。也不知砸沒砸到,只是拚命的向廚房跑去。

  中途,張傳奇還聽到身後傳來好似聲聲犬吠,那是更加不敢停留,直接衝進自己的房間,趕緊將房門反鎖,又將舷窗鎖緊,縮在床角,警惕的打量着四周。

  不知過了多久,也許是精神過於緊繃,或是熬夜太久,慢慢的招架不住那股一直襲來的困意,竟然就那樣睡著了。

  一夜無事,當第一縷陽光透過舷窗,落到張傳奇的臉上,張傳奇就像被人潑了冷水一般的從床上跳了起來。慌忙的檢查着自己的身體,讓他慶幸的是自己依然好好的活着。回想起昨晚的事情,只感嘆可能是最近太累,眼花了吧!以後還是要多注意休息,不然多出幾次這樣的事,自己可真的要被搞成精神病了。

  照常的洗漱之後,張傳奇就想去吃早飯。前腳剛邁進餐廳,就聽到殺豬般的慘叫聲,連忙跑到船尾,只看到大廚那肥胖的身軀在甲板上痛苦的蠕動着。

   大廚,大家都叫他肥龍,真名叫什麼,張傳奇也不知道。是船上的「自家人」之一。因為一直在跑船,人又長得太對不起觀眾,也就單身很久了,是船上的老人。

  「肥龍,你怎麼了?沒事吧?」張傳奇連忙跑過去,扶起肥龍問道。

  「快把我弄到餐廳里去,媽的,疼死我了…」肥龍是想大聲喊叫,不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