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敏體質》[過敏體質] - 第2章 氣味纏繞

翌日

一陣輕輕的敲門聲響起,被窩裡的蘇小小蠕動了幾下。

「小小,爸爸媽媽出門了,早餐在桌子上,你起床自己熱一下,如果還缺什麼用品,自己去商場買,媽媽把錢給你放桌子上,有事給媽媽打電話。」

「好的」微啞的聲音從屋內傳出

宋嫣擔心蘇小小的過敏情況,還想問些什麼

「嗡嗡嗡」的電話震動一直在催促着

被窩兒里又傳出了蘇小小的聲音:「媽媽,我沒事,你放心走吧,我再睡會兒就起床。」

五分鐘後,隨着「砰」的一聲,蘇小小知道夫妻倆出門了。

掀開被子,獃獃的望着屋頂發獃了幾秒鐘。臉上的瘙癢感傳來,輕輕用手背蹭了蹭,癢感稍有緩解,這才下床。走到鏡子前,鏡子前出現了一個滿臉小紅點的小圓臉。紅點錯落有致的遍布每一寸肌膚上。一雙圓溜溜的眼睛眨了眨,無奈的走出了房間。

是的,她過敏嚴重了,昨天的噴嚏只是一個前兆,今天的紅點才是災難的開始。

昨天半夜的時候她就發現了,好不容易在新環境中睡着,臉上就開始有了陣陣的瘙癢感,蘇蘇麻麻的,像好多小蟲子在爬,越抓越癢,蘇小小在床上翻騰了許久,清晨也許是麻木了才漸漸睡去。

蘇小小的過敏體質是與生俱來的,而且是五感全方位包圍的那種,出生的時候就不能喝牛奶,大了一點,麩製品也不能吃,每天只能吃米飯。

後來也許是環境也不好,她開始了季節性過敏,尤其是春夏,花粉漫天飛舞的季節,那些小紅點就像接收到信號一般,定時出現在臉上。

之前一直生活在北方,季節不是特別明顯,春夏時間不長,所以過敏的情況斷斷續續的,也沒太影響生活,可是看今早這情形,怕是這次過敏會比之前嚴重。

蘇小小去廚房接了杯水,從背包里翻出了葯,一飲而盡。又站在鏡子前,拿着藥膏,熟練地塗了起來。

蘇小小不想讓父母擔心,所以根本沒提過敏的事情。這些年她已經習慣了自己處理。

不管怎樣,看着桌子上的早餐,和宋嫣精心準備過的少女房間,蘇小小此刻的幸福感還是滿滿的,並沒有因為過敏而失落。

吃過飯,收拾了下自己帶過來的東西,有許多日用並沒有帶過來,列出了一個清單準備出門。

出門前又在鏡子前看了看「這個樣子怕是會嚇到人」,回屋裡穿上了衛衣,戴上口罩就出門啦。

三月的H市

充滿了春天的氣息,這個時候的北方還在白雪的覆蓋下,這邊儼然已經一片春意,一顆顆嫩芽已經初見雛形。連風都是輕輕柔柔的。蘇小小摘下口罩貪婪着的吸了一口,大大的伸了個懶腰,想着以後都能和爸爸媽媽生活在一起,就抑制不住的開心。

少女走在陌生的街頭,滿街都是聽不太懂的方言,充滿了無盡的好奇,蘇小小這瞅瞅,那兒逛逛的。買東西時聽不懂的,還和老闆是一系列手語操作。

逛累了,在一家連鎖店吃完飯後就準備回家了。走到路口的時候,一聲軟軟的「旺」在角落的垃圾桶中時不時的響起。聞聲的蘇小小,走到小奶狗身邊:「嗨,你好呀,小東西」小奶狗在蘇小小懷裡蹭了蹭,簡直要萌化了。

「你是不是餓了?」說著抱着小奶狗走到便利店買了一盒牛奶和一根火腿腸。

蘇小小把牛奶一點點的餵給小奶狗,小奶狗吧唧了幾口,就不喝了。走到蘇小小拿火腿腸的右手,嚶嚶起來。「你個小傢伙,你還挑食啊,知不知道我想喝牛奶都喝不了呢?」嘴上近乎埋怨,但還是被眼前的小傢伙萌到,把香腸打開。

蘇小小很喜歡狗,可是養不了,因為過敏,一長時間接觸就流眼淚,止不住的那種。

一根火腿腸下肚,小傢伙似乎沒吃飽,還在手邊嚶嚶嚶。拍了拍小傢伙的腦袋:「等着,你個小吃貨,再給你買一根好不好?」

等蘇小小再回來的時候,小奶狗不見了,她沿着街巷尋找。

「旺」是小傢伙的叫聲,順着嘈雜聲蘇小小急忙跑過去,巷子里小傢伙正在一人腳邊,目光一直跟隨小奶狗的她,彎下腰,一手拿着火腿腸,一手對小奶狗打着招呼:「小傢伙,快過來,火腿腸還沒吃完呢?」

小奶狗一動不動,這也讓蘇小小感覺出周圍的氣壓有點兒低,向四周掃了一眼,地上好多雙腳啊,那就意味着有好多人在這裡。她緩慢的抬起頭,正對着的是一個穿着黑T恤牛仔褲的花臂肌肉男,他手裡似乎還拿了什麼,正惡狠狠的看着她。

再看看周圍,一邊是穿着花里胡哨的社會青年,一邊是穿着校服的少年,兩伙人手裡都拿着棍棒類的東西,煙味充斥着逼仄的巷子,兩伙人都靜靜的站着,看着在這個闖入的女孩。

看着這情形,就是傻子也知道這是約架。

「這座城市到底還是不歡迎我,第一次出門就遇見這情景」心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