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色嬌妃廠公寵妻無下限》[國色嬌妃廠公寵妻無下限] - 第1章 重生

大殷國西北大漠極荒之地,一駕疾速飛馳的馬車後正拖着一個辨不出顏色的物體,從大致輪廓上看,依稀還能看出是個沒了手腳的人。
「吁……」 車夫將馬車停在一處斷崖邊,有些不忍地看了看車後,還是開了口。
「小姐,到了。」
白皙細嫩的玉手掀起帘子,女子將周身的薄紗拉了拉,下了馬車,探身看了看斷崖下的景象,滿意地點了點頭,「這地方不錯。」
女子蓮步輕移,行至馬車後的人前,精緻的鹿皮小靴踩在了一截斷肢上捻了捻,「賤人果然賤命,這麼點罪都受不了了?」
在荒漠上被馬車拖行近十幾里路,被稱為「這麼點罪」。
沐傾歡艱難地抬頭,看着正輕蔑譏誚地俯視自己的女子,「沐鳶,你大老遠來這極荒之地,就是為了折磨我?」
沐鳶冷冷地勾起唇角,搖了搖頭,「我哪有你說的那麼無聊,只是想來找你敘舊,也順便,讓你安心上路。」
「安心?」
沐傾歡笑出了聲,「你還活着,我心難安,不如你陪我一起入黃泉?」
「哈哈哈哈……」沐鳶像是聽見了什麼天大的笑話,笑得喘不過氣,「我可是要當皇后的人,讓我陪你,你也配?」
她彎腰從靴子里拔出一把匕首,挑起沐傾歡的下巴,一張滿是血污的臉露了出來,深深淺淺的傷口上還掛着細碎的皮肉,發出一聲可惜的喟嘆,「真是可惜了這張美若天仙的臉,不過這般才與你的身份更配,一個被太監拋棄的宦妻!」
面目全非的臉上,只有一對眸子還清凌凌地泛着光,聽見沐鳶的話,眼底閃過一抹哀痛。
「知道這匕首是誰給我的嗎?」
沐鳶笑了笑,將匕首送至她眼前,「我跟凌王說,我要來殺了你,他便給了我這把匕首,還說,等我回去,便娶我為妻。」
沐傾歡閉上了眼,不想再聽,枉她為他做了那麼多,到如今這地步才知道,原來他不過是利用自己對付那個男人。
看着她的樣子,沐鳶掩嘴輕笑,「忘了告訴你,那個拋棄了你的男人,曾經權勢滔天的東廠廠公段平仄,為了趕來救你,掉進了凌王的圈套,此刻或許已經被五馬分屍了,你說說看,你和段平仄,到底誰更賤一點?」
「你說什麼?」
沐傾歡不敢置信地瞪大了雙眸,若不是沒有了手,她非得揪着沐鳶的領子問個清楚。
沐鳶眼中一厲,握着匕首往前一送,狠狠地轉了轉手腕,一顆血淋淋的眼珠滾落在地,被一隻鹿皮靴用力踢下了斷崖。
「啊……」雙臂被捆的沐傾歡痛得不斷扭動着殘缺不堪的軀體,一行行血淚順着眼窩處的血洞流了下來,血肉模糊的臉瞬間被殷紅的鮮血覆蓋。
崖下突然傳出翅膀撲棱的聲音,還伴隨着幾聲嘶啞尖銳的鷹唳。
「都是這雙專愛勾男人的眼睛!
害我時不時要在凌王面前使點小計!
就連一個太監都被你迷得神魂顛倒,連自己的命都不要了,你說你該不該死?
如今你沒了手腳,毀了容又瞎了眼,我看你再拿什麼勾引男人!」
沐鳶的神色儼然有了些瘋狂,心中滋長了多年的嫉妒早已成了參天大樹,讓她對沐傾歡恨之入骨,恨不得飲其血啖其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