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色嬌妃廠公寵妻無下限》[國色嬌妃廠公寵妻無下限] - 第2章 桂花糕

一道黑影飛過,徑直落在書房,段平仄穿着雪白的寢袍,俊美陰柔的五官在燭光下多了幾分晦澀:「消息傳到她手上了?」
那人一身黑衣,目光冷峻:「她已經燒了。」
頓了頓,他抬頭,「廠公,三日後便是皇上生辰,要不要將她關起來?」
「不必。」
段平仄抬眸,眸色忽明忽暗,「讓人把京城布防透漏給她。
我倒是要看看,雍王府到底是打的什麼主意。」
今晚,明明是個讓他受傷的好機會。
那個女人為何要以身相護?
莫不是玩什麼欲擒故縱的把戲?
他很不喜歡這種無法掌控的感覺。
翌日午後,她換好傷葯,帶着兩個陪嫁丫鬟偷偷從後門溜了出去,輾轉幾圈,終於出現在城東一家酒樓里。
「去給我點幾盤點心。」
沐傾歡在雅間坐定,從身上掏出一個錢袋放進了丫鬟的手心,丫鬟捏了捏錢袋中的東西,心領神會地點了點頭。
沒過多久,幾道精緻的點心便放在了她的面前,沐傾歡看着桌上的那盤桂花糕發起了呆,前世種種歷歷在目,只是如今回想起前世的自己,真是傻得可笑。
丫鬟推門而入,將空空的錢袋遞了過去,「小姐,我們該回去了。」
沐傾歡愣怔了片刻,抬手指了指桌上的那盤桂花糕,「再去包一份桂花糕帶回去。」
丫鬟掃了一眼,俯身應了一聲便又出去了。
就在沐傾歡出門不久,一個黑衣暗衛出現在段平仄的書房中,跪在了他的面前,「督主,夫人今日一大早便帶着兩個陪嫁丫鬟偷偷出了門,往城東酒樓的方向去了。」
段平仄捏在手中的筆一頓,復又在紙上寫寫畫畫,「這麼說,你讓人偷偷留意她了?」
暗衛垂首,猶豫了半天才咬牙道:「督主,雍王機關算盡,她又是雍王的親生女兒,我們不得不防,而且現在看來,這女人形跡可疑,怕是真的有問題。」
段平仄放下手中的筆,抬眸看着暗衛的視線彷彿有千鈞之壓,「黎川,三日後的誕辰禮可有準備妥當?」
「已經備妥,不過……」暗衛黎川沉吟了一會,「雍王那邊不知會有什麼動靜,屬下擔心……」 段平仄擺了擺手,黝黑的眸子泛着幽幽冷光,「無礙,等她回來便知。」
黎川動了動眼珠,垂首應聲退下。
沐傾歡抱着一包桂花糕慢騰騰地走回去,打發了兩個丫鬟後,徑自往段平仄的書房走去,一路上察覺出府里的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