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色嬌妃廠公寵妻無下限》[國色嬌妃廠公寵妻無下限] - 第3章 夢魘

沐傾歡捂着脖子快步回了自己的房中,失神地坐在窗邊矮榻上,饒是前世和那男人朝夕相對了五年之久,她還是摸不清他的脾性,剛剛他卡在自己脖子上的手漸漸收緊的時候,她竟有種靈魂與肉體剝離的驚悸。
她輕嘆一口氣,看着窗外漸漸西下的夕陽,心中心思翻湧,一時間回不過神來。
這一坐,竟坐到了掌燈時分。
一個丫鬟輕輕推門而入,點亮了房中的燈,躬身來到她的面前,「夫人,你手上的傷該換藥了。」
窗邊的人微微轉頭,丫鬟突然掩嘴輕呼,「夫人,您的脖子!」
沐傾歡抬手一摸,脖子上隱隱有些痛,她起身走到梳妝台前,就着燭燈看見了脖子上幾條紅色的指印。
「無礙,一點小傷罷了,去取些藥膏來。」
沐傾歡側頭看了看,這點傷和前世斷手斷腳之痛比起來,真是不值一提。
丫鬟點了點頭,從柜子里取了藥膏,正要幫她塗抹,沐傾歡閃身避開,淡淡說道:「我自己來,出去吧。」
丫鬟點了點頭,轉身出了房門。
沐傾歡從藥瓶里取了點藥膏,側過臉照了照鏡子,正要往脖子上抹,突然聽見門口傳來一陣開門聲,她轉頭望去,一個身着太監服的頎長身影站在門口。
她心中一驚,放下了手中的藥瓶,起身迎了上去,「你怎麼來了?」
段平仄俯首打量着她脖子上的傷口,輕柔地拉過她的手腕,將她帶至桌旁,取來藥膏幫她上藥,略有些粗糙的指腹輕柔地拂過白皙的脖頸,彷彿呵護世間最珍貴的寶貝,可沐傾歡卻突然渾身止不住地哆嗦起來。
她想起前世,段平仄拋棄她時的樣子,也是這麼溫柔到極致的感覺,可隨之而來的卻是一頓狂風驟雨,而後便將她扔在極荒之地再也不管不顧。
段平仄淡淡地掃了她一眼,將最後一處傷口塗抹好藥膏,細緻地攏好她的衣衫,便默不作聲地看着她。
她和之前暗衛打探來的情況有些不一樣,她的一些言行總讓他無法看透,他很不喜歡這種無法掌控的感覺,既然無法掌控,那是不是該毀了才好?
沐傾歡被他看得心裏有些發毛,她強忍住心中的恐懼,淺淺地勾着唇角,「你這麼看着我做什麼?」
對面的男人仍然沒有任何回應,她垂下頭,暗暗咬了咬牙,突然從凳子上站了起來,纖細的藕臂環住他的脖子,用力將他拉近,緊閉着雙眼將紅唇貼在了他的唇上。
二人像是被定住了,房中靜謐無聲,只有身後一個翻倒的雕花鼓凳在地上滾了幾圈,停在了榻邊的小几旁。
段平仄心中震驚,只覺得攀在自己脖子上的小手柔弱無骨,鼻尖縈繞着女子特有的馨香,眼前緊閉着雙眸的女子漲紅着臉,兩片溫軟的紅唇笨拙地吻着自己,讓他的手情不自禁地圈上了她的腰。
感覺到腰間溫熱的大手,沐傾歡陡然一震,鬆開了雙手,垂下了頭,有些不敢看段平仄的眼神。
段平仄忘記了自己來的目的,他緩了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