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士無雙:娘子別跑》[國士無雙:娘子別跑] - 第4章 休夫(二)

翌日,後花園涼亭內。
有兩人對坐着。
「我不同意。」
江硯知道夏默的決定後,直接否定。
「江硯,你娶我是另有目的吧。」
夏默肯定的說道,並且兩眼直視他,仿若要透過他的眼睛看清楚他的內心。
拋開她跟江硯的恩怨來說,她不得不承認,江硯是難得一見的美男子,眉如峰,眸如星,刀削斧鑿的臉挑不出瑕疵,如果硬要說個缺點出來,就是不夠陽光,整日冷着一張臉,給人一種生人忽近的感覺。
就是這麼一個冰塊男人,此刻卻明目含笑,含情脈脈的看着她。
若是別的女人見到江硯這種表情,只怕早就羞紅臉,春心蕩漾。
偏偏夏默只覺背後一寒,胳膊上頓時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心中暗道:這廝又在使什麼壞?
不是夏默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實在是以往的幾次交手,她吃了不少虧。
「娘子真聰明。」
江硯嘴角一笑,誇獎道。
夏默聽到此話,心中更加不屑,她就知道江硯娶她是有目的的。
「我所謀不過是娘子你而已。」
江硯的語速很慢,但是字字清晰。
「咳~咳~咳咳咳~~」
夏默被他這後面一句給嗆到,起先只是咳嗽兩聲,後來就是不停的咳嗽。
等她咳好後,突然發現江硯竟然站在旁邊為她溫柔的拍背。
抬頭的瞬間,正好撞進江硯烏黑的眸子中,那裡仿若有無數的漩渦,想要把她卷進去。
氣氛頓時變得旖旎,似乎有什麼的變得不一樣。
看着越來越靠近的臉,夏默小臉一紅,不是羞的,純屬是氣的,這廝果然可惡,竟然對她使用美男計,不客氣的將一隻手罩在江硯的臉上,「還請自重。」
江硯喉間發出一聲輕笑,似乎極為喜悅,順勢在夏默掌心裏吻了一下,見到夏默如被火燒般快速縮回手,一雙美目怒視他:「登徒子。」
江硯的笑容越發的燦爛,「我與娘子之間不過是夫妻情趣,何來登徒子之說。」
情趣你妹啊。
夏默聽到此話,心裏那叫一個憋屈,想當初江硯雖說看着討厭,但好歹也算一個正人君子,怎麼短短四年間,就變成一個無賴,還是一個有文化的無賴。
「娘子要去哪?」
江硯見夏默站起來,氣沖沖的出了涼亭,遂問道。
「我去寫休書。」
夏默覺得她還是不要跟江硯廢話,直接實際行動。
不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