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賊:女帝你也不想路飛受欺負吧》[海賊:女帝你也不想路飛受欺負吧] - 第7章 路飛,奪妻之恨不共戴天

女帝對於陳平安的威脅,也是感到十分無語。

心裏瘋狂吐槽,你從不知道哪裡抓了一個陌生男人出來威脅我是什麼情況?要威脅我的話,怎麼說也應該是抓我海賊船上的人才對吧?

抓這個傻子來威脅我有什麼用?

「哀家再說一遍,哀家不認識這個人!」

「別隨便拿一個陌生人來威脅哀家!」

女帝再次重申。

「好,你說你對他沒有感情是吧?」

「那我就把他踢死!」

雖然陳平安也不知道女帝是看上路飛這個傻子哪一點,但是原著里就是這樣描寫的,尾田老師是不會騙我的!

女帝,我就不信你對路飛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

大不了就真的把他踢死算了,反正如果真的威脅不了女帝,那路飛就沒有任何利用價值了。

唯一剩下的利用價值就是成為屍體,給自己種在神樹底下!

說干就干,陳平安扯住路飛的頭髮,直接就把他丟在女帝的面前。

他要女帝親眼看着自己未來喜歡的男人死在自己面前,你不是說你對他沒感情嗎?那我就把他踢死!這樣就能徹底斬斷你們之間莫名其妙的情愫。

雖然現在的路飛和女帝確實是清白的,但是陳平安的醋意卻是極深的,女帝只能是屬於他的!

於是陳平安連續用腳暴擊路飛的頭部。擁有着羅傑神樹能力的加成效果,以陳平安現在的實力,隨便一腳就能把普通人的頭部踢斷。

還好路飛是橡膠人,而且本身實力也跟陳平安不相上下,所以才沒有馬上身首異處。

其實陳平安看似兇殘地招招爆頭,卻是稍稍有留力的,畢竟自己真正的目的,還是要以路飛來威脅女帝加入自己的海賊團。

如果真的把他踢死了,就沒有利用價值了,陳平安還是希望路飛能夠死得有一點價值的。

一下,兩下,三下……

陳平安一邊踢,其實暗中在觀察女帝有沒有絲毫表情的變化,不應該的,如果女帝未來對路飛一見傾心,就算現在不認識路飛,以他們莫名其妙的緣分,應該會激發出一點什麼才對。

這才是陳平安帶路飛來的原因。

果然,隨着陳平安一次次的暴擊,女帝看着地上那個名叫路飛的男人,心裏產生了一絲微妙的變化。

從原來的漠不關心,冷眼旁觀。到後面陳平安越踢越狠,女帝看了,居然好像有一點心痛的感覺?這是怎麼回事?

女帝向來視人命如草芥,唯有自己是尊貴無比的,其他人的性命都是一文不值。

明明地上那個叫路飛的男子,自己根本就不認識,為什麼他被打了,自己好像心如刀割,而且這種痛苦愈來愈烈,好像快喘不過氣來一樣。

真是莫名其妙!自己怎麼會為一個陌生人產生這樣的感情?之前還覺得陳平安是胡說八道,但是現在看倒在地上的路飛,心裏卻似乎有一絲不一樣的情懷在裏面。

雖然女帝根本不知道情為何物,但是卻明顯覺得看到路飛的時候跟看其他男人是不一樣的。

女帝開始慌了,自己好像真的很在意這個人的生死,並且無法再保持冷靜了。

而女帝的這一切心理變化,全部都表現在臉上,被陳平安看在眼裡。

陳平安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絲別人看不出來的笑意。看來,有效果了。

「住手!」女帝面帶怒容道。雖然她不認識路飛,但是那種奇妙的感覺,讓她覺得路飛似乎對她來說意義非凡。

「怎麼了?漢庫克?你不是說對他沒感情嗎?」

「那我就把他踩死了算了!」

陳平安沒有聽女帝的話,繼續又踩了路飛的臉兩下,最後用腳底把路飛的臉按在地面上摩擦。

路飛,奪妻之恨不共戴天!

女帝是多少人心中的夢中女神呀,居然被你這個傻小子撿了便宜,把你殺了喂狗都不足以表達我的恨意!

「哀家叫你住手!」女帝慌了,陳平安在踢路飛的時候似乎有點失控。

「怎麼?」

「現在知道心疼了?」

「剛剛不是還很囂張的嗎!」

陳平安總算停下了,只是把腳踩在路飛臉上,不再有動作。

「怎麼樣?」

「你現在願意和我一起出海了吧?」

陳平安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女帝,你要栽我手裡了吧?等你上了我的海賊船後,看我不抽死你!敢對我這個船長這麼無禮!

「不,哀家是命令你住手!」

「不是徵求你的同意!」

女帝的神情依然高高在上,語氣高傲冰冷。

「漢庫克,別用那種語氣跟我說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