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事將知》[好事將知] - 第2章 第二章

高一那年,是未知有記憶以來第一次來江臨市,據說未洪成和姜離的婚禮就是在這舉辦的,婚禮很盛大,來的人很多。廣播聲響起:女士們,先生們。飛機已經降落在江臨路橋機場,外面溫度37攝氏度,飛機正在滑行,為了您和他人的安全,請先不要……

未知聽着廣播聲,輕嗤,那又怎麼樣呢?來的人多,是嫌不夠丟人嗎?飛機慢慢停止,未知收起小桌板,拍拍還在睡覺的唐安:「別睡了,你這幹嘛去了,這兩天沒睡覺?」

唐安摘下眼罩,陽光刺的她眼睛疼,胳膊虛掩着眼:「難得放假,除了你,誰浪費時間睡覺啊!」

「我那是在美容養顏,美容覺!」未知抬腳往外走。

唐安打個哈欠,不甚在意:「對,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正是下午近一點,太陽正是高照,兩個女孩從機場走出來,抬手擋了擋太陽。唐安一隻手扶着行李箱,另一隻手整理着帽子,打量着馬路兩旁的高樓,緩緩地:「看着挺有內涵的。」

未知看着她誇讚道:「您真有文化。」不停地用手試圖扇走臉上的熱氣,「有點熱。」

「應該不是有點熱吧?」唐安也用手呼哧呼哧扇着:「最討厭夏天了。」

未知拖着行李吭哧吭哧的抹汗:「後悔剛剛拒絕那的士司機了。」唐安導航發現前面有個廣場離機場不遠,兩人就沒打算打車。

「不過網上都說,江臨市的水土養人,這邊的小夥子都長得又白又高又好看。」未知拖着行李箱往離她們目測幾百米的高大建築那走。

「我已經絕望了,找上我的都不是好男人,不過這都不是問題。唐安追上去,笑嘻嘻得說道:「老娘自己找,來個一見鍾情的。」

「找找找,你最牛了。」未知敷衍。

未知推開玻璃門,走進去拿手抵着門,一股涼氣撲面而來。

唐安走過去:「阿久,你先找個地坐,箱子給我,我給悅庭那打電話,把我們行李先拿過去。」

「好。」未知把箱子推給他,指着前面的涼飲店裡「那你快點,我在那個店裡等你。」

「知道了,你先過去。」

許是暑假的原因,涼飲店裡滿是年輕人,未知走過去,「停下來」,店面挺有意思。

她抬頭看着着眼前的屏幕,點了單就往裡走。靠門的那桌有個小伙吹了口哨,未知朝他們看了一眼,走到他們隔壁唯一一個空桌,不甚在意,精神小伙嘛,哪個城市都有,全國統一的,只不過穿着……穿着,未知又抬頭看過去,五個男生,其他四個都算正常,只不過其中一個上身T恤挺好的,沒什麼,下身穿了一個又緊又短的緊身牛仔褲,也挺好的,也沒什麼,只不過……只不過,算了,也是真的想不到用什麼詞了,未知想着,沒忍住笑出聲。

「這小姑娘長得那麼好看,怎麼也笑我呀。」林更加,也就是五人之間的穿着緊身褲的精神小伙,趴在桌上,鬱悶的說。

「我操,這在你這才是那麼好看啊,這笑起來絕了,這叫一個算他媽好看啊,不過這就你這褲子,我在路上看到都會毫不猶豫地報警。」

林更加趴在桌上,懨懨地:「我那是想不到高級的詞去形容,我又不是加州,我才疏學淺。」隨後抬起頭,沒反應過來:「報警幹啥?」

「喲,更哥還知道才疏學淺什麼意思呢!」高適調笑道。林更加沒理他,踢了下他椅子,又轉過頭還是沒想明白:「報警幹啥?」

高適喝了口果茶,瞥着他的褲子,閑閑道:「告你性騷擾。」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桌人笑得人仰馬翻。

「操,別他媽笑了還有十分鐘就能脫下來了。」林更加自己都給氣笑了:「真他媽服了,玩個遊戲都能給我抽個大獎。」

林更加看了眼手機,拿腳踢他們:「快問問加州怎麼還沒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