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事將知》[好事將知] - 第5章 第五章

小腿忽地抽搐一下,眼淚粘着睫毛,睜開眼的時候有點不適,她伸手抹掉滑到眼角窩的眼淚,教室很安靜,不正常的靜,未知一怔,她抬起頭,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體育課已經過去了,胡勇拿着大尺子像是按了暫停鍵,站在講台上一動也不動,前桌更是震驚地盯着自己,未知頓了一下,看了眼周圍,同學們也都類似的表情,是說了什麼嗎?未知想不起來,她猛地回頭,傅加州把手機放在數學試卷上面,大喇喇的玩手機,感覺前桌猛然回頭,他也抬起頭,眼皮懶散的撩起看向她。

應該沒聽見吧,未知鬆了口氣。

「都別看了。」胡勇拿尺子在黑板上敲兩下,「未知同學剛來到這個地方,水土不服……導致的上課睡覺。」

靠後排的一個男生起鬨道:「老胡,你想說的應該是倒時差吧。」大家鬨笑一通,不過這個新同學不是從別的省轉過來的嗎,怎麼還要倒時差?一個同學小聲的說道。

「我不知道那是倒時差,就你文化人是吧,你這麼能耐怎麼不把你那英語成績往上提提,全班就數你最能拖後腿,每次月考成績出來……」胡勇一說就停不下來了,剛剛起鬨的男生現在懨懨的趴在桌上了,此事應自己而起,未知有些尷尬,她站起來:「不好意思老師……天氣有點熱……我想去洗個臉。」

胡勇停下來,對她點了一下頭。

未知有點煩躁,距離上次做這個夢大約有一個多月了,她擰開水龍頭,連着往臉上撲了四五次水,而後看着鏡子里的自己深深呼了一口氣,還是等有時間再打個電話問問吧。

在衛生間又待了會兒,未知洗洗手回教室,胡勇正忘我地講一道數學題,她在門口聽了會兒,發現他講的是昨天發的卷子的最後一題,看着老師一臉陶醉的暢洋在知識的海洋,她靠着門框站着,想等他講完再打報告。

未知手上沒有試卷,只能憑記憶知道他在講哪一題,聽了一會兒,就開始轉移注意力,她用餘光掃了一圈,注意力放在傅加州身上,他不玩手機了,低着頭,也不在聽課,只專註地寫數學卷子下面壓着的不知道哪科的卷子,上課不聽課寫其他的,未知把頭稍微轉過去一點,想看下面壓的什麼卷子,然後被一隻手擋住了。

高適早就百無聊賴的轉着筆了,開玩笑,卷子上的最後一大題,根本不在他的得分範圍之內,聽不聽都不會,高適把手舉的老高:「老胡。」胡勇瞥了他一眼,以為他是要搗亂,沒理他,繼續爭分奪秒的講題。

「老胡,不是我,未知已經在門口站了近五分鐘了。」林更加手指着門口的方向。

胡勇轉過頭的功夫換了一副笑咪咪的笑容,親切的看着未知:「進來吧,老師講的太投入了,下次直接從後門進來就好了。」

未知收回餘光,點點頭,往座位走去,到座位的時候看清了,是一張物理卷子,行吧,未知懂了,這個人物理可能很牛逼。

「哎」高適伸着頭,因為林更加的那一番回憶前景,高適也想起來了,這會兒跟老朋友見面似的,也沒什麼拘謹:「未知,你可千萬別被老胡騙了,他第一學期就是這樣跟大家說的,遲到了不用從前門進來。」似乎是覺得這樣伸着脖子難受,他又把身子傾過來點,未知看他這樣,也勉強配合他把椅子往右邊移點,然後繼續聽他說。

「我有一次想悄悄的走後門進來,我操,被他一通罵,說不尊敬師長,最重要的是還罰我抄了一本書的英語單詞,抄十遍,操,那次我至今都記得,我起碼……」他越說聲音越大,未知很為難,幾次試圖**去打斷他沒成功後,就想等他自己察覺,老師已經在往這邊看了。

「你起碼什麼呀?」老胡從講台上走下來,臉色鐵青:「你知道我起碼往你這遞了多少個眼神嗎?你倒是一個都沒接收到,講的那叫個眉飛色舞,嘴張着,眼閉着,手比划著,聲音愣是一聲比一聲高,我往上提了幾個度都沒壓過你。」

幾個學生腦中蹦出了畫面,沒忍住小聲地笑。

「咋地,我看在這坐着屈了你了,你看看你剛剛那比劃勁,去唱戲吧,那對成績要求也不高。」老胡換了口氣,繼續道:「看你年紀也不小了,想給你留點面子,都不好意思說你,你說你往那一站吧,也嘎高一小夥子,咋天天心就不往學習上用。」

林更加幽幽道:「老胡,我還有五個月個月才成年呢……」怎麼就叫年紀也不小了,還有這半句話,他看着老胡在氣頭上,沒有說出來。

「你還挺會抓重點,也算是個成年人了,一點都不知道啥事該做的,啥事不該做的,你看看人家加州,人家這個星期的周考物理又是滿分,你說你也成天和他呆一塊,怎麼一點就影響不到你……」胡勇滔滔不絕。未知挺震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