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事將知》[好事將知] - 第9章 第九章

接下來的幾天又是上課做試卷上課。

連續上了一周左右的課,高二也開學了,中午吃飯的時候,食堂里人明顯變得擁擠了不少,未知站在門口,不想進去了。

「簡簡,我們去外面吃吧,我來了一個多星期了,中午還沒去外面吃過。」

「可以啊,那我們去吃學校後面那條街的。」周簡簡說:「那條街也幾乎都是學生,大家吃膩了食堂的時候就去那,不過自從上了高三我就沒這麼去了。」轉道去了學校后街,未知站在馬路邊的街口往裡望,人也挺多,但和食堂比少了不少,「高一不是還沒來嗎?怎麼感覺食堂已經很擠了。」

周簡簡把未知往傘下拉拉,「因為當時高二哪一屆擴招,人比較多。」

前面的頭髮被壓的濕膩膩的,未知把頭上的帽子往上抬抬,有風順着吹過來,她乾脆把帽子拿在手上扇風,瞥見韓文走在旁邊,傘也沒打,未知悄悄的看了眼他的胳膊,人家啥防晒措施都不做,膚色還和自己差不多。

「憑什麼你那麼白?傘也不打。」未知勝負欲上來了,「我也不打了簡簡,憑什麼我打着傘戴着帽子,胳膊跟他差不多白。」

「我好像比你白吧。」韓文沒好氣看她一眼:「愛打不打,回頭連跟我比的機會都沒有。」

「誰沒你白,明眼人都能看出來我比你白好嗎?」未知不服:「簡簡,你說,我和韓文誰白?」

周簡簡憋着笑,又把傘往未知那撐:「你比他白。」

九月的暑氣未消,正午的太陽更是強烈,未知默默的又把帽子戴在頭上,后街不長不短,越往裡走,兩邊梧桐樹越大,頭頂的綠陰就越多,未知都快走到盡頭,才找到高適說的那家泡泡雞,她探着頭往裡看,目光所及之處還有兩個空桌。

點完餐後回到了座位上,未知剛想四處觀望觀望,就聽見有人叫:「未知,未知?」

未知轉了一圈才發現林更加在後面朝他招手,靠窗戶的那個位子,那剛剛她在那探着頭望不是很傻嗎?剛剛怎麼沒看到他們呀!未知懊惱的站起身,和周簡簡說了聲,往他們那走。

「好巧啊!」未知站在桌子旁邊,高適把旁邊的凳子拉過去給她,未知擺擺手,朝周簡簡韓文他們指了下:「不用了,我和我朋友來的。」

傅加州抬頭往她指的方向看了一眼,韓文也正好往這邊望,傅加州收回目光,嘴角抽了抽。

未知把高適拉的凳子推進去,走的時候傅加州還在低着頭吃飯,吃香挺斯文,就是手上拿着叉子,未知咋舌,叉子吃着能方便嗎?

林更加看不下去了:「加州,你起碼看看人家呀?」

「看什麼?」傅加州說。

「人未知剛剛看了你好幾眼。」高適補充。

「我沒看到。」傅加州把手上的叉子放下,拿餐巾紙擦手。

「得。」林更加無奈:「你要真不喜歡,趕明兒就要被我們班那幾個給追到手了。」他也扔下手上的筷子:「我就不明白了,你為什麼不喜歡未知?」林更加往未知飛快的看一眼,小聲地:「你不覺得未知和孟囈很像嗎?」

未知去端飯的間隙,餘光往後面瞥了眼,傅加州不在那了,高適他們兩個還在,她又往門外看去,也沒有看到,怎麼回去了?用叉子也能吃那麼快?

「嘴欠。」高適把桌上的餐巾紙往腳下的垃圾桶里扔,「好了,加州生氣了吧。」

「我又不知道他會生氣?」林更加鬱悶,又忍不住說:「再說真的很像啊。」

高適抽張紙巾圈成一圈,起身朝他丟過去:「還不漲記性!」林更加也站起來,把紙巾撿起來扔垃圾桶里,和未知打了個招呼,兩人走出店,高適忍不住說:「不過確實像。」

「你喜歡傅加州?」韓文抬頭看着未知,問道。

「怎麼你也能看出來?」未知摸摸臉:「是哪出了問題?不會人人都知道吧?」

韓文抽張紙給她:「你一手的油。」又說:「這不很明顯。」

未知似懂非懂的接過紙,還是沒明白:「哪明顯了?」

「誒,我剛剛看他怎麼用叉子吃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