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獄天王》[黑獄天王] - 第2章

第2章你個小壞蛋,想得美。」
丁靜被葉陽的舉動羞的臉蛋紅紅的,狠狠的在葉陽的胳膊上掐了一下。
哎呦。」
葉陽疼的急忙將手抽回來。
丁靜急忙站了起來,裙擺已經壞了,兩根筆直的**將葉陽的眼球吸引了過去。
你不許看,給我閉眼」丁靜氣呼呼的說著,此時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行,行……」葉陽看到丁靜快急哭了,便是閉上了眼睛。
好了沒有啊。」
等了一會不見動靜葉陽睜開了眼,整理好衣物的丁靜已經走出去了上百米遠。
你,你不許把今天的事情說出去。」
丁靜回過頭來又嬌嗔的瞪了葉陽一眼,隨後一溜煙的跑了。
這女人還真是有點意思。」
葉陽笑眯眯的笑着。
唔?
不對。」
為什麼,為什麼她已經跑出去三四百米,在夜色里,我還可以將她的身影看的那麼清楚,甚至於她白紗裙上的小泥點我都看得到?」
不,不只是這樣。」
葉陽的目光在四處流轉,百米外的樹梢上有三隻小麻雀正在打瞌睡,一旁茂密的草叢裡兩隻蛐蛐正在打架,距離地面三四十公分的土壤里,有一隻老鼠正在不停的刨洞……我,我不但可以透視,還可以夜視,遠視,我的眼睛……怎麼會這樣?」
葉陽此刻又驚又喜。
我剛才好像做了一個神奇的夢,有個老頭說給了我一門無極天眼神通。」
他努力的回想着剛才的事情,腦海中的一些東西越來越清晰。
神農玄經?」
好真實的夢」他抱着試一試的態度坐在地上嘗試着修鍊《神農玄經》。
一晚上的時間過去了,葉陽睜開了眼睛,他的臉上充滿了驚喜的神色,因為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里真的有一股微弱的氣流在流動,最為重要的是,自己挨了一酒瓶,可這會根本感受不到絲毫疼痛,傷口也已經復原。
原來那不是夢,我真的,真的得到了神農傳承。」
葉陽驚喜地朝着家裡跑去。
既然《神農玄經》是真的,那麼自己得到的那些醫術也肯定是真的,父親的眼疾有救了。
村東頭,一個由三間老舊的青磚瓦房組成的小院子就是葉陽的家,母親正在廚房做早飯,盲眼的父親坐在門口的小板凳上剝玉米,父母的年歲都不大,可都已是滿頭白髮。
陽陽,你,你這是怎麼了?」
怎麼渾身都是血啊。」
看着走進院子的葉陽,正在做飯的老媽李梅急急忙忙的從廚房走出來拉住葉陽的胳膊,淚水嘩的一下就湧出來了。
什麼,陽陽受傷了,傷在哪裡了,嚴重不嚴重啊?」
盲眼的父親葉文剛急忙詢問,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