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離後,我成了病秧子的嬌寵甜妻》[和離後,我成了病秧子的嬌寵甜妻] - 第1章 被趕

「王爺,妾不是故意的,真的你相信我,妾雖嫉妒姐姐能得王爺歡心,但也萬萬不敢這般下毒啊!」

一想到早上李清婉烏黑的嘴唇口吐泡沫,身體不停的抽搐倒在地上,

用猙獰的雙目直愣愣的盯着她,眼中儘是充滿恨意和痛苦的模樣,讓她害怕極了!

她從來沒有見過她這般可怕模樣,那眼神彷彿要吃了她一樣。

她也從未見過蕭景陽如此生氣過,將那滾燙的茶猛的潑在她身上,

幸好冬天的衣裳夠厚實,不曾燙到,隨即那石桌茶几也硬生生地被他拳頭劈開,

對於他的暴虐,下人們在一旁嚇得直哆嗦,那時的她也低頭不敢再說些什麼,畢竟他怒起來什麼事都能做得出來。

她雙手緊緊的扯着衣角,上好的綢緞衣裳被她蹂躪的不像樣,

見他不說話,便又接著說道「我並不知道姐姐不能吃那月白似的山藥,我聽聞山藥滋補就從葯堂撿了些回來,讓廚房的婆子給熬粥送姐姐房裡了。」

她抬眼偷偷的瞧了他一眼,對上他那冰冷黑白分明的眸子,正面無表情冷冷的盯着她,

眼神里充滿着極大的怒火,厭惡和極度的隱忍,他緊握拳頭的聲音在微聲行駛的馬車聲里格外的響亮。

他極大的壓迫感,快要讓她窒息,本能的恐懼使她哆哆嗦嗦的低下了頭,瞬間給她嚇了一身冷汗,

她知道他現在是憤怒到了極點對她也厭惡到了極點。

她本不想與她過多交集,相安無事便好。

對於她生病着涼一事,整個王府都在為她忙下忙上,她想不知道也難。

府中的管事婆子對於這樣的禮事管得甚嚴,三番五次的念叨個不停,

出於規矩才帶着那碗粥去看望她,誰曾想…搖搖晃晃的馬車晃得她頭疼,

跪了一天的雙腿也頓時感覺疼痛不已,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