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離後,我成了病秧子的嬌寵甜妻》[和離後,我成了病秧子的嬌寵甜妻] - 第10章 是她

她不該把羨漁撿回來,不該孤注一擲地嫁給蕭景陽做妾,不該去惹李清婉,更不該自傲…

她最對不起的就是她爹,思到此處,心便揪着疼,

她只能不斷的掙扎着無助的一遍又遍喊着:「爹…爹…爹…對不起…」漸漸的聲音消失在朦朧的黑夜之中。

一輛馬車正往前面駛來,駕駛馬車之人狠狠地地鞭打那馬兒,很是焦急。

「秋遠,咳咳咳,開慢些,莫急!」

「好的,公子!」

「咳咳咳,秋遠,外頭髮生何事了?咳咳咳,為何血腥味如此之重,咳咳咳…」馬車內傳來說話聲。

正在駕駛馬車的秋遠不解回答道:「爺,這外頭什麼都沒有,你就別操心了,我們還是快些回去和秀姑娘肯定在擔心的等着我們了!」

「馭~」

「嗯?外面發生何事了?咳咳咳···」

「爺…這…這外頭有個死人擋住了我們的去路!」

說著便厭惡地朝地上的人吐了吐口水:「真是晦氣!」

「秋遠!不可如此無禮!」

「爺,您怎麼出來了,您還是進去吧,這事交給我,你別操心」

花漸覺不顧他的阻攔便徑直走向了她,他從懷中掏出方乾淨的帕子替她輕輕擦拭掉臉上的口水,

又緊接着把手搭在她的脈搏上探了探:「還有氣!秋遠!咳咳咳,快!把她扶上車去!」

秋遠極不情願的叉腰道:「爺!我們還是不要去理這些閑事的好,看她傷成這樣,

一定是被哪個仇敵殺的,我們還是不要惹禍上身的好,況且和秀姑娘還在等我們呢!」

「夠了!難道我的話你都不聽了嗎!咳咳咳」

秋遠只能忍着氣無奈的說道:「爺,還是小的來吧,天寒地凍的,爺你先回車上休息!」

「唔」

看着花漸覺轉過身往馬車方向走去,他便用腳狠狠的踹了躺在地上的女子兩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