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離後,我成了病秧子的嬌寵甜妻》[和離後,我成了病秧子的嬌寵甜妻] - 第2章 懷疑

冰涼刺骨的寒風打得她臉疼,也讓她清醒了很多。

望着小巷的深處,早已消失的方向,她失神地喃喃道:「或許從一開始就是錯的,不論我如何使法子對他好,他連一眼都不曾施捨給我。」

「我跑遍京城尋醫找最好食材給他煲湯,嘗了一遍又一遍就怕咸着了他,乏着了他的胃,但他也不曾賞臉嘗一口,

即便李清婉做的菜再嗆口,他也依然吃得津津有味,稱讚不絕!」

「給他做的衣裳,即便我十指穿爛,我也沒捨得放棄了,

繡得不好,便天天呆在綉坊跟秀女學刺繡。

我與他成親一個月了,他從來不來我房裡,我每天把自己打扮好穿最好看的衣裳戴最亮眼的首飾,甚至學李婉清的穿衣打扮。

每天夜裡我都在等他,直到病倒了也等不到一個背影和一句問候。」

「現在我想明白了他心裏從始至終只有李清婉,根本就沒有我···」

她靠牆緩緩蹲下,埋頭於雙臂間,眼淚悄然而至,失聲哭道:「你說我為什麼這麼傻啊,為什麼偏偏要嫁給他做妾,就算我黃顏眉再差,

也不至於要給別人做妾,讓我爹堂堂一個大將軍被別人笑話!」

黃顏眉心中懊惱道:我怎麼就這麼執着的認為他一定會登上那個位置,而一定要嫁給他呢?

他如此不待見我,即便有朝得勢也不見得有我的位置,真是被那相國糊了腦袋!」

「小姐,莫哭了,莫哭了,本來身子就不好,這天寒地凍的更傷身子!」

羨漁用帕子替她輕輕擦拭了淚水勸聲道:「小姐,你這樣子老爺知道了可要心疼死了。」

提起爹來,就想起來自從出嫁後,礙於規矩就一直沒機會回家看看,

想提筆寫信問候時每每想到出嫁前的爭執,爹那副恨鐵不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