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離後,我成了病秧子的嬌寵甜妻》[和離後,我成了病秧子的嬌寵甜妻] - 第3章 落魄

見那店小二一直在她們身上來回掃視,眼中帶着疑惑和探究。

黃顏眉便順着他的視線,低頭瞧了瞧自己,

急忙尷尬的擺正自己的衣裙,搓了搓清晨被潑在身上的茶漬,捋了捋打結的髮絲,把羨漁與何花爭吵時扯破的衣裳擋了擋。

「可兩位姑娘對不住了,我們這兒沒有多餘的客房了,想必姑娘也聽說了吧,

今年雪大,壓倒了不少房屋,我們客棧被朝廷徵用,用來安排難民,就算有,小的也不敢給二位開房,得要上頭批准吶!」

「我們現在··也算難民啊」羨漁不滿道。

「那…可否讓我們在這坐會?外頭風雪大我們也暫時找不到去處,等天亮了我們便離開!」黃顏眉乞求道。

店小二又瞥了她們幾眼,望了望此時窗外的紛飛大雪,狂風也不斷的用力的拍打着門。

思量了許久他終於發話說道:「二位稍等,容我去問問掌柜。」

「小姐,你說那掌柜的不讓我們呆這可怎麼辦,外頭這雪這麼大,白茫茫的一大片,連路都瞧不清楚,

我們走的那巷道有人打掃,雪也積不深,可這外頭的路,連走幾步的困難,更何況小姐你的腿···」

「若不讓我們呆這,我們死皮賴臉也要呆這客棧,否則我們現在出去只會凍死在外頭!」

黃顏眉頓了頓又沉思道:「說來清晨的那碗粥,差點要了李清婉的命,也差點要了我的命。」

說著黃顏眉便對上羨漁她那美麗深不見底的眸子,只見羨漁的眼裡閃過一絲驚慌,黃顏眉無形中的壓迫感使羨漁又把頭低了下來。

黃顏眉別有意味地探究問道:「羨漁,你說我怎麼從來沒聽說她李清婉不能吃那山藥?

我問她房裡的荷花也沒說不能吃什麼,為了做好這粥我把最好的葯膳師傅給請了過來,怎麼會出問題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