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離後,我成了病秧子的嬌寵甜妻》[和離後,我成了病秧子的嬌寵甜妻] - 第4章 吃飯

店小二並未回答她的話,只見他將鐲子湊近火燭瞧了摸,摸了又瞧。

黃顏眉無奈道:「放心!這水色,整個京城都找不出這麼好的樣式!」

這鐲子可是辰妃娘娘送的,這藕荷色便是極其少見的,更別提其細膩通透也是難得的溫潤。

晚上燈火熄滅時,它便會清冷的散發幽幽暗淡的光芒。

不過,她也忘了,辰妃娘娘是為什麼要賞賜給她,只知道自己極其喜歡,這一戴便戴了三年。

要不是蕭景陽一大早便闖進她房間,還未來得及梳妝打扮便被她拉着去了念香院,又被抓着去了葯膳堂,

也不至於身上像樣的首飾都沒有,才狼狽不堪地隨意的把這鐲子抵押出去,真是心疼不已。

「不瞞姑娘你說,我們店裡的菜都是每日清晨由專人送來的,過了亥時所有剩餘的菜都要扔掉,只為保證客人吃的新鮮!

所以現在店裡沒有任何食材為客人點菜。不過,還有客人吃剩下的菜食,不知兩位姑娘可介意?」

「你什麼意思?要讓我們家小姐吃別人的剩菜剩飯!」羨漁打道不平地沖小二怒吼道。

「小的無惡意,只是實話實說,那如果二位介意那我們小店也沒什麼可以吃的東西了。」

「羨漁!」

黃顏眉把她拉到一旁說道:「我實在餓得厲害,快要頭昏眼花了,你也跟着我一整天沒吃飯了,我們先湊合一下吧!」

「小姐!」

「好了!」

「那就拿上來吧!」

「得嘞!我這去吩咐後廚的夥計給二位熱熱。」

輕紗垂曼內,兩盆子炭火把屋子照得亮堂堂的,暖烘烘的擋住了外頭刺骨的寒風。

女子身着寢衣倚靠着身旁的男子,面上蓋着五層厚被,身旁的男子卻還在不斷的替她掖好被子,生怕透進一絲寒風。

「夫君,蘭苑妹妹那兒可以消息?」

「不知」

女子握住了他的手,使其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夫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