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離後,我成了病秧子的嬌寵甜妻》[和離後,我成了病秧子的嬌寵甜妻] - 第5章 送碳

「吱呀!」

有人把門打開了,狂風卷進許多雪花進來,後背被寒風侵襲刺骨不已,黃顏眉扭了扭身子挪到無風的一旁。

隱隱傳來說話聲,聽不真切,黃顏眉睡眼惺忪的只瞧見一位披着白狐裘襖的年輕公子,沒瞧仔細便倒頭睡著了。

「給她們開間房,我會跟三哥說!」

「是,六爺這邊請。」

「三哥」花漸覺恭謙的施了施禮

「六弟?這麼晚了怎麼會來我這呢?」蕭橫見來的人是他,十分高興的迎了上去。

屋裡炭火燒得正旺,爐子里的酒咕嚕的冒着氣,暖意頓時襲上身,

花漸覺脫下狐皮襖道:「臣弟去宮裡探望母后,咳咳咳,晚宴過後本想打道回府,只是前方路咳咳咳,已被積雪堵去,便來三哥這邊坐坐,咳咳咳。」

「哈哈哈,六弟啊,我就知道你不是真心來看望我的。」

「臣弟還有一件事咳咳咳···還望三哥見諒,臣弟方才進屋時,見兩女子在桌上休息,

一問咳咳咳···店小二,才知道原來三哥已經將這包了下來,所以臣弟便做主替她們要了間房,咳咳咳····」

「嗨,你我兄弟間用得着這麼客氣嗎,不過就一間房而已,也值得你如此低聲下氣的。

說到此事,你也知道父皇派我來安置災民,我這才把附近的客棧給包了下來,讓他們暫時有個庇護之地,為了不出意外不讓其他人抓到我的把柄,我只能這麼樣做···」

「臣弟不懂朝堂之事,只知道咳咳咳··三哥已盡心儘力了,換作是臣弟,也未必做得到三哥一半好咳咳咳·····」

「不說這個了,難得見你一面,你我定要不醉不休!」說著蕭橫便把爐子上的酒壺拿起,遞給了花漸覺一杯溫熱的梨花白。

「三哥的好意臣弟心領了,只是…咳咳咳」

見他這回比上回見時又清瘦了不少,還是咳嗽不止,

蕭橫滿懷愧疚地打斷花漸覺說道:「我知道,你身子不好,是我魯莽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