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離後,我成了病秧子的嬌寵甜妻》[和離後,我成了病秧子的嬌寵甜妻] - 第6章 無緣之人

「那你可知位公子住在幾樓幾間?」黃顏眉突然問正在擺弄自己濕衣服的羨漁.

「小姐,這我就不知道了。」

「罷了,明天再去問問看。」

腳底與鞋襪已經粘黏在一起,扯不下來,疼得黃顏眉眼淚打滾

「小姐你可不能直接扯下來,否則整個腳底都要一同扯下來,也不能直接烤火,否則又癢又疼的,還會起水泡,只能先讓腳自己慢慢變暖和。」

「嗯,聽你的!」

早之前那盆炭火本就少得可憐,黃顏眉也不敢把鞋襪脫了放上去烤烤,只只能暖暖手。

「小姐,你這膝蓋又紅又腫的還磕爛了,這可怎麼辦吶!

要是不上點葯,估計明天都下不了床,可這大晚上的哪來的葯啊!那公子送的是凍瘡葯不知道能不能用?」

很多時候黃顏眉真的分不清是真是假,羨漁總是很聰明的讓她放下戒備心。

「好了,好了,快上床躺着吧,哪裡都不如被窩暖和,葯不葯的明天再說吧!」說完黃顏眉便騰出身旁的位置,把眼睛閉上了。

天已亮,外頭已經熱鬧了起來。

「可有消息?」羨漁搖了搖頭。

黃顏眉失落道:「我出來這麼久了他也未曾派人來尋我,想來也真是惱我,是我一直以來把自己看得太重了。」

「羨漁,外頭的雪下得如何?」

「小姐,我正要跟你說呢,沒想到昨夜如此大的風雪,今日個竟然出太陽了,雪也不下了,

這太陽還辣得很,外頭的雪都開始化了!」站在窗戶前的羨漁激動地說道。

「嗯,快三月初了,這漫長的雪也是該停下來迎春了。」

「羨漁,我們收拾東西回王府吧」

「可是小姐你的腿?」

「我還能下床沒事,我們身上沒帶盤纏,得趕緊離開。」

「那小姐我們就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