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離後,我成了病秧子的嬌寵甜妻》[和離後,我成了病秧子的嬌寵甜妻] - 第7章 試探

黃顏眉把身上的衣服拿去估衣鋪抵了,可惜了衣服有破損,

就連衣服上值錢的金絲線也被那蕭景陽的碧螺春給染了一大片,饒是自己嘴皮子說破了也才換來幾兩銀子。

本以為蕭景陽會派人來找她,才如此坦蕩把那鐲子給押了出去,想來那鐲子要是拿去當鋪當應該也能拿不少銀子。

她顛了顛手上少得可憐的銀兩,心想着用這身衣服能換不少錢,畢竟這衣服可是自己親自去霓裳閣,

叫那霓裳閣的老闆親自量身定做的,花了不少銀子,為的就是能夠在宴席上力壓李清婉一頭,

可惜…唉!若是換的銀子不出意外的話,她還能叫輛轎子把自己送去王府…

「小姐,餅子來了!」

羨漁從小販攤上買了兩張熱乎乎,黃油油的大餅回來。

黃顏眉接過燙手的餅子吹了吹,張嘴咬了口,細細咀嚼着這餅子:還是這麼粗糙,磨牙,難嚼難咽,自己也已經許多年未曾吃過了,

幼時她吃得最多的便是這種餅子,而她最是討厭這些事物,總是有意無意的讓她回想起不堪往事。

黃顏眉從懷裡掏出一兩錢遞給了她:「羨漁,你去前頭幫我要杯蜜糖水來吧!」

黃顏眉見羨漁不接自己手裡的銅錢又解釋道:「方才那餅子不爽口,嗆着難受,快去吧!」

「可是,小姐這蜜糖水附近的小攤可沒有,要不我給小姐去要杯茶水吧,更何況留小姐你一個人在這我也不放心吶!」

「羨漁!你何時不聽我話了?我現在只想喝那蜜糖水,這大白天能有什麼危險?」

「可是···」

黃顏眉揮了揮手不耐煩打斷她道:「快去吧!」

黃顏眉一瘸一拐地來到一字畫小攤前,那正在作信的老翁面前擺着不少字畫,現下大清早的攤子上便擠滿了求信之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