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離後,我成了病秧子的嬌寵甜妻》[和離後,我成了病秧子的嬌寵甜妻] - 第8章 追殺

浮圖寺內,身着素衣風度翩翩地瘦弱公子虔心跪在佛像前。

「爺,日落西山了,我們還是快些回去吧,公子的誠心上天一定知道,辰妃娘娘一定會好起來的。」一直站在他身旁的少年勸道。

他緩緩睜開閉目了許久的雙目,不適的眯了眯眼。

僧房院內已是暗淡一片,還有瞧不清的竹影還在窸窸窣窣作響。

「唔,確實不早了,咳咳咳,走吧!」

剛踏出山門,一方紅巾便纏住了他的腳,擋住了他的去路,他緩緩的彎下疲憊的身子拾了起來。

身旁的侍衛早已沒了耐心打斷他道:「爺,一塊破布就別管他了,和秀姑娘想必早已熬好了葯,肯定在等着我們,我們還是···」

他沒回那少年的話,只是緩步行至高聳的菩提樹前,念道:「隔溪依偎而生,滿樹繁紅。」

他望着眼前的菩提樹說道:「聽說這是姻緣樹,掛的紅綢緞越高神明便能看得到他的心愿。」

那侍衛早已沒了耐心:「公子,這些都是騙那些痴男怨女的,我們還是快些回去吧!」

他心中苦澀的鬆開手中的紅綢緞「走吧!」,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而那紅綢緞隨風翩翩起舞,最後竟懸掛在高高的枝頭上。

李清婉布好飯菜,捏着湯勺輕輕挑開面上浮着的蔥花替蕭景陽盛出鮮**白的魚頭湯,

再熟練的去掉魚骨,吹了吹送進心不在焉的蕭景陽口中。

李清婉看出他的心思,只是掏出帕子細細地替他擦掉嘴邊殘留的湯漬,

滿懷關心的說道:「夫君近日忙於朝堂之事辛苦了,這魚湯我特意命人去郊外小溪打的,最是滋補身子了,夫君可要多多嘗嘗。」

蕭景陽打斷她的動作轉頭問向候着的人道:「蘭苑可有什麼消息?」

身旁的管家回答道:「蘭苑的婢子們說未見人回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