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離後,我成了病秧子的嬌寵甜妻》[和離後,我成了病秧子的嬌寵甜妻] - 第9章 絕望

長安街燈火逐漸明亮了起來,小販的吆喝聲,人群的嬉笑聲也隨着炊煙漸漸安靜了下來。

她必須得想辦法甩掉他們儘早到達浮圖寺,但現在她須得找個人多的地方藏起來,對方武藝高強今晚要是躲不過便只有死路一條。

天還未黑,前方的花樓就熱鬧不已,她早在另一條巷子便聽到了嬉戲曲子聲,果然是人歡馬叫,

門口有好幾個強壯的侍衛守着,沒錢沒請柬更何況她還是個女子也沒辦法進去。

她看準時機,等那幾個公子哥下馬後,悄悄溜到後面,躲在暗處同時拍打幾匹馬,

馬受驚後不出意外的嘶鳴了起來,引得其他馬也騷動了起來,四處奔散,頓時出現許多侍衛,

她本想趁着慌亂衝進了酒樓,奈何腿過於疼痛慢了幾步,此時四周的侍衛便已經沖向這邊了,她已經沒辦法往酒樓方向跑只能往回走。

她尋了處地方躲了起來,束好長發,脫下外衣,隨手抽下旁邊晾衣桿上破舊的衣服穿上。

膝蓋一直在裂開流血,褲腿上都是血漬 她只能撕扯下衣邊,隱忍着疼痛把膝蓋處包裹了一層又一層。

都弄好了後,她小心翼翼的沿扶着牆角,在月光下隱忍前行。

她知道今晚自己逃不掉了,從她下馬車那一刻她便知道她躲不掉了,想來可笑,直到今天早上才發現。

羨漁真的是一位成功的細作,整整七年,未發現她任何異常。

等她發現時卻已經沒有機會反抗了,黃顏眉不知道究竟是誰如此煞費苦心的要殺她。

不過想來羨漁應該等得很辛苦吧,自己菜食有專門的廚子做,專門的大夫驗查,身邊都是高手侍衛從不讓她們近身。

因為爹常常告訴她,說自己征戰沙場,殺人無數仇敵多,一定要保護好自己並給安排了這一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