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帝俊道友,請高抬貴手》[洪荒:帝俊道友,請高抬貴手] - 第9章 第一個上鉤者:白虎

河洛大陣,又叫混元河洛大陣。

乃是以河圖洛書為陣眼,仿照洪荒上古山川、河流布局而成。

此陣包含洪荒時期的大河大川、海洋天空、鳥獸魚蟲,演化上古洪荒世界的變遷。

更絕妙之處在於,身處陣中,不知時間流逝,只能看到山川變海洋,滄海變桑田。

河圖之上的幻象,更是一生千萬、一剎永恆,瞬間好似過了億萬年,甚至如同來到無量量劫。

當然,由於修為太低,即便帝俊已經完全煉化河圖洛書,可以推演出完整的河洛大陣,也施展不出來。

完整的施展不出來,簡化版的卻可以。

更何況,他也並不需要,河洛大陣有太大威力,只要能把白虎,困在其中就行了。

畢竟,他已經是玄仙圓滿修為,而根據望天吼的說法,白虎大概是太乙玄仙初期。

只要藉助簡化版河洛大陣,狠狠消耗白虎法力,他就有信心,以十二顆定海神珠之力,將其降服。

一切準備就緒,就等白虎上門。

……

洪荒西方,白虎山。

看着上門的望天吼,白虎皺起眉頭,總有種古怪的感覺,似乎這傢伙沒安好心,又似乎這傢伙,會帶來厄運。

但畢竟有過交情,甚至他還曾為望天吼所救,也就不能拒人於千里之外。

晃了晃大腦袋。

他將這種感覺,拋到腦後。

才有些無奈道:「望天吼,你怎麼有時間,來我這裡?!」

「前些日子,我聽說,你得罪了饕餮手下九尾狐,正被玩命追殺。」

「你倒是好運氣,不僅安然無恙,還悠哉悠哉,到我山頭串門。」

提起這件事,望天吼就連連搖頭嘆氣,好像吃了只死蒼蠅,要多噁心有多噁心。

饕餮不講理。

饕餮手下九尾狐,更不講理。

只是說話沒注意,忍不住罵了兩句,他就被九尾狐一路追殺,直到太陽星,

結果可好,遇到一隻陰損至極的雜毛鳥,差點沒被烤成肉乾。

這也就罷了,重要的是,他總覺得,自己缺了點兒什麼,腦海中老是冒出,雜毛鳥的影子。

更不可思議的是,雜毛鳥的影子,英明神武,光芒閃耀,竟讓他產生臣服跪拜之感。

這太不妙了!

我望天吼生來高貴自由,絕不能屈居人下,更別說雜毛鳥修為稀爛,只是玄仙初期。

最好的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藉助白虎之手,把雜毛鳥幹掉,一了百了。

想到這裡,他眼珠子一轉,計上心頭。

「白虎老大,我來白虎山,可不是瞎溜達的,而是要告訴你一件大事。」

「太陽星上出寶貝了,而且是中品先天靈寶,叫什麼定海神珠,總共十二顆,每顆都內含一海。」

「它們都是無主之物,是我最先發現的,原本應該屬於我,卻被一隻大鳥搶了去……「

中品先天靈寶?!

無主之物?!

被一隻大鳥搶了去?!

這些詞彙組合在一起,實在太驚人了,不對,是太驚虎了。

白虎眼睛頓時瞪大,露出貪婪之色,背後肉翅,更是不住拍打,爪子則使勁扒拉着地面。

開啟靈智前,他喜歡肉身搏殺。

那種血肉相撞、血肉橫飛的感覺,相當舒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