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兵者》[化兵者] - 第5章 九尾的遭遇

九尾冰狐眼神飄忽,回憶着過去種種:「數百年前,我出生那一天,整個青丘飄起了鵝毛大雪,整個青丘人心惶惶。」

姜憐點了點頭,青丘遠離極北之域,位居大陸中心,從未下過雪,出現如此異象,肯定會引起騷亂。

「出世之後,我展現出了靈魂之上的天賦,可是卻失去了神獸之軀,肉身與普通獸族無異。要知道普通獸族是很難修鍊到赤階的,不到赤階就無法成為靈獸。」

獸族的修鍊等級是按照赤橙黃綠青藍紫來劃分的,比如姜憐的玄青鳥,目前處於青階靈獸,如果封御所言非虛,那麼玄青鳥應該已經快要達到藍階了,差的只是時間問題。

說著看了一眼封天麒,這就是他們同病相憐的原因。

「本來一切都還很和諧,雖然被族人冷眼相待,但是有父母的陪伴,我還是過得很快樂的。」

」直到有一天,我在祖地附近感應到了一種遠古血脈的召喚,得到了遠古天狐的傳承。」

眼神中湧現出恐懼,言語帶着恨意,九尾冰狐逐漸變得激動起來,似乎受九尾冰狐情緒的影響,周圍的溫度也低了很多,連姜憐和玄青鳥都感覺到了一絲涼意。

這就是純粹的冰屬性!兩個成名已久的強者心中感嘆着。

「我並沒有佔為己有,反而與父母一同將傳承中的秘法交給了族中,希望青丘狐族能重現遠古雄威。」

「哪知族中元老仔細研究之後,突然對我下了追殺令,我的父母為了保護我,慘死青丘,而我一路躲躲藏藏,終於在躲避追殺的途中參悟其中一種秘法,造成死亡假象,瞞過了他們,從而結束了逃亡。」

到了最後,九尾冰狐已經麻木了,這是它最難忘、最悲傷的記憶。

封天麒沉默了,其中的危險曲折,難以想像。

「原來如此。」

姜憐不禁開始心疼起九尾冰狐來。

玄青鳥默默地走到九尾冰狐身旁,張開龐大的羽翼,將其包裹進去,安慰着說道:「孩子,苦了你了。」

「姜憐,此事不宜宣揚。」玄青鳥轉頭看向姜憐,神情嚴肅。

同為獸族,玄青鳥深知它們的手段,九尾冰狐能逃脫實屬僥倖。

「放心,我有分寸。」

姜憐點點頭,看向九尾冰狐的眼神也愈發柔和。

九尾冰狐還是第一次在除父母之外的人身上感受到溫暖,流下了晶瑩的淚水。

大廳的氣氛變得很壓抑。

「都過去了,以後這裡就是你的家。」

姜憐作為這裡的主人,率先打破沉悶,微笑着說道。

封天麒贊同說道:「沒錯,我也會努力修鍊,待到時機成熟,和你重回青丘,為你討回公道!」

九尾冰狐從羽翼下探出腦袋,有些感動地看着封天麒。

玄青鳥笑着搖搖頭,澆了盆冷水:「強如你爹天階的實力都不敢說這話,有目標是好事,但不要好高騖遠。」

「沒錯,老老實實先給我修鍊到玄階和黃境再說。達到這個實力,你們算是有了一些自保之力。」

姜憐語重心長,告誡着這兩個孩子。九尾冰狐的年齡在動輒萬歲的獸族中也只是一個小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