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癌學姐逼我追回前女友》[患癌學姐逼我追回前女友] - 第1章 哄女友時的"攻防戰"

夢,那是一場遙遠的夢。

我站在熟悉的羽毛球場上,對面有兩個凶神惡煞的男人,身穿着同款的粉色無袖羽毛球服。

很吵,二樓的看台上擠滿了旁觀者。

背後有人用球拍輕浮地拍了拍我的屁股。沒什麼惡意,大概是想鼓勵我不要緊張。

身後的男人來到我身前,擺出反手發球的姿勢。他是我以前的雙打隊友陳建宏。

他發了個小球。

或許是因為太過專註,在球發出的剎那,人群的喧鬧便彷彿從世界上消失了。

球互有來回,我只聽得見自己的心跳、雙腳奔跑踏過木地板的聲響還有擊球聲。球場上是如此地空曠,只有我、我的隊友、兩名對手,還有那顆如閃光般來回竄動的羽毛球。

幾經攻防下來,對手陷入了被動,被迫將球打向高空。

我抬起頭,羽毛球飛到最高點,與天花板上的燈光融為一體。

——如果能像那顆羽毛球般飛向天空,屆時,我一定是自由的吧!

在腦中掠過的,是多年前見過面,躺在醫院的少女的話。

身體沒有半分猶豫,便動了起來。

轟!

重重的殺氣!

白色的軌跡,伴隨玻璃碎裂般的聲響飛快射出,射向對面兩位球手的中間。

他們沒反應過來,眼睜睜地看着羽球撕破防線。

贏了。

歡呼聲席捲而來。看着兩名對手自暴自棄地跪在地上,還有隊友因為我們擊敗對手而高振的雙臂,我依舊沒有什麼勝利的實感。

隊友轉過身,臉上是難掩的喜悅。

上一秒,他還帶着燦爛的笑容,露出潔白的牙齒對我比了個剪刀手。

下一秒,他面容扭曲,整個人摔到地上,抱着膝蓋痛苦地哀嚎起來。

我連忙跑到他身邊關心起他的傷勢,但我不是醫生,也不是護士,不知道可以怎麼幫他。

四周的歡聲笑語逐漸轉為責備。

「都怪你啦,明知道隊友膝蓋受傷了,還不讓他退賽。」「那個人根本就不關心隊友的死活嘛,比賽重要還是隊友重要?」「其實羽毛球隊沒有拿到很好的成績也可以,畢竟還有明年,就那個人在那邊瞎熱血。」

當我回過神來,已經身處於惡意的漩渦之中。

「吵死了……」

心中的煩悶化作言語。

吵死了!你們又為這個社團付出過什麼,怪我也沒有用啊……不然你們來打。

接着,隊友的五官也開始變得扭曲了。不是表情變得很難看,而是鼻子、眼睛、嘴巴朝奇怪的方向歪曲起來,最後如同漩渦般扭作一團。

「逸星,都是你害的。」

最後,是隊友的責備,宛如直接在我腦中響起,順着神經蔓延至全身每一個角落。

我很想一笑置之,但那種噁心的觸感殘留在身體的每一處,揮之不去。

其實羽毛球的事我早就不在意了。我現在不打羽毛球,不需要訓練,生活過得比以前還要快樂,假日的時候陪女朋友逛街,空閑時在抖音刷刷視頻、打兩盤遊戲、上網追個偶像劇或動漫,生活不亦樂乎。

唯獨那時候的記憶,時不時就會像亡魂般纏繞着我。

「快醒來啦,不要再睡了!」

一道女性的聲音把我從白日夢中拉回現實。

惺忪的雙眼一閉一睜,我嘗試理解現在的狀況。

幽幽夜空,懸著一彎月牙。

我的手中提着竹籃,裏面放着一疊厚厚的傳單。

身旁有一位身穿水手服的少女,提着同款的竹籃,裏面放着同款的傳單。

眼前是一片人來人往的光景,學校的師生、校外的來賓從校門口進進出出,平日空曠的操場,現在擺了二三十個攤位,散發出炫目的流光。

望向操場後方的校舍,白色的外牆上掛了燈飾,用大得從很遠的地方也能看得清楚的中文字寫着「第四十屆星中校慶」。

看來我剛剛靠在學校大門旁的圍欄上,不小心睡著了。我原本在跟身旁的這位少女在這邊發傳單的。

少女扯了扯我的衣袖,略顯擔憂地說:

「剛做噩夢了嗎?你臉色好像很差的樣子。」

我望向她的臉,嬰兒般的臉龐被祭典的燈光照得有點通紅,腦後垂着兩束頭髮,這種低雙馬尾的髮型讓她顯得更加稚嫩。

視線往下漂移,看到的是她那如同懸崖峭壁般的——

「夢到了跟你去游泳,然後你的胸墊掉了……」我笑着說。

「啥?」

對方繃緊了可愛的臉蛋。

突然,我的腳背感受到一陣痛楚。

「你再說一遍!?」

我垂下雙眼,不經意地瞄了一眼裙擺與過膝襪之間的那片絕對領域,視線順着**下滑,最終落到了那隻踩在我腳背上的樂福鞋。

磨擦,旋轉。

少女的玉足正絕望踐踏着我。

看樣子我開玩笑開得有點過火了……

「有話好好說嘛!」我將被她踩着的腳快速抽出,並以手勢示意她冷靜。

「柳逸星!你有種再給我說一遍!」

她瞄準我的腳背使出連續踏擊,但都被我一一躲開。

「我剛講錯話了…你別生氣啦!」

我邊說邊試圖跟她拉開距離,她也因此對着我的大腿踹了一腳,我的大腿因為這一腳感到刺痛,但我也順着這股力道繼續拉遠。

少女將手中裝了厚厚一疊傳單的籃子高高舉起,惡狠狠地瞪着我,

「是男人你就不要躲!」

我知道她下一招是什麼,這樣下去我們只會兩敗俱傷,回過神後我立馬朝她大喊:

「喂!不要丟啊!」

完了……

在漫天紛飛的傳單下,一對吵架的小倆口(正確來說是男方慘遭家暴)被校慶的人流圍觀,這應該叫做浪漫嗎?我是覺得這個畫面蠻可笑的啦……

沒錯,眼前這朵帶刺的玫瑰,正是我的女朋友劉雨彤。

認識的地方是羽毛球社,交往的契機則有點複雜。興趣是寫愛情小說,就是充滿少女情懷的那種,平常喜歡看青春偶像劇或愛情電影,喜歡的樂團是五月天。

比我小一年,高一準備升高二,有時候會很任性,不僅對我口出惡言還動手動腳,但任性的背後其實也有關心人的一面。

七月上旬的初夏還帶着些許涼意,迎面吹來的風帶着淡淡的水腥。

現在,我們正在學園祭的攤位幫忙,而我們學校的地點正好在大同區,旁邊有一條淡水河,所以晚上不會很熱。

其實我一開始也沒有很想來。但女友說什麼學園祭也是青春的一環,而且想了想也是陪女朋友,就欣然接受了。

我們的社團是「桌游社」,由一些喜歡玩桌游的羽球社社員創立,後來也有其他人加入。

不知道是嫌我們放傘太礙事,還是貼心的學弟妹想給我機會跟女友獨處,我們被趕出了攤位去人流比較多的地方發傳單。

而現在,我們正在收拾散落一地的傳單。

「對不起啦,剛剛睡糊塗了才亂講話。」我試着轉移話題:「不過這裡人潮真多,我們選在這邊發傳單真是正確的決定。」

「原來你也知道我們在發傳單喔?明明剛剛還在打瞌睡。」

我很想反駁「那你現在跟我講話也是在偷懶啊」,但哄她也很累,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我們把傳單撿回來之後,兩位女士從我面前走過。

我看準時機攔住了她們,很有技巧地介紹了我們攤位的賣點與位置。在說完的那一瞬間,我才把傳單遞給其中一位女士。

這是我精心設計的一套發傳單SOP。如果急着把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