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癌學姐逼我追回前女友》[患癌學姐逼我追回前女友] - 第5章 重要消息

雖然這個傢伙不怎麼討喜,姑且是我半個恩人。

家豪原本是我羽毛球社的學弟。按他本人的說法,他很憧憬我,後來我心灰意冷退出羽毛球社的時候,他是除了雨彤以外另一個向我伸出援手的人。

現在是羽毛球社的社長。雖然進行着羽毛球這種看似現充的活動,家豪其實是個不折不扣的死宅。之前我們辦校園活動的時候他還想提議賣痛衣和抱枕,最終被集體否決了。

但是就是這樣子的人,不知道為什麼可以在公開自己整個房間都掛滿了煽情的二次元蘿莉壁畫,放滿了色情的手辦的情況下,把女孩子逗得眉開眼笑,這是什麼超能力啊?

正當我退出羽毛球社心靈脆弱的時候,他找上了我,給我推薦了一堆美少女遊戲、動漫和輕小說。輕小說就免了,我不怎麼讀字,但他介紹的動漫倒是看了一些,遊戲也玩了一下。

事先聲明,我跟他不一樣喔!我並沒有很沉迷,只是偶爾看看而已。

其實我在心裏是很感謝他啦!而且雖然很不想承認,自從我不打羽毛球之後,他是跟我打混時間最長的同性友人了。除了他偶爾會跑過來我家以外,我也很少去找其他人。

然而,不管是對着二次元的少女嘿嘿地笑,還是面對女孩子時那輕浮的態度,讓人火冒三丈。

家豪還有一個比較特別的身份,但我經常會忘記這件事——或是不願提起。

他是陳建宏的弟弟。

等他講了快半個小時,等到可樂都不冷了,他才慢悠悠地拉開可樂的拉環喝起來。

「是男人你就給我一口喝盡啊,看你可樂都不冷了。」

「反正學長給我的可樂一定晃過吧!我才不會上當。」

「我幹嘛做這種事,小孩嗎?」我最討厭這種屁孩子。「如果把家裡弄髒了,清潔的不是我嗎?你當我蠢。」

「所以學長還真的想這麼做嗎?還是說學長是傲嬌,才故意這麼說。」

「……」我愣了幾秒,終於記得是什麼了。就是口是心非的意思。「不,我是真的想拿可樂噴你臉。你再吵信不信我馬上開一罐噴過去,然後讓你幫我清潔。」

「不好意思啦……」家豪跟我說不好意思的時候毫無敬意,還喝了一口可樂,「是我不對,學長不要生氣。」

果然還是拿可樂潑他好了。雖然最終沒有這麼做,我內心真的很想這麼做。

家豪喝完可樂之後,告訴我他帶來了最新的遊戲過來。

我把學弟帶來的光盤塞進遊戲機,光盤伴隨「嗡——」的聲音被吸進那黑色的盒子。

液晶電視一開始閃爍着藍色的光,之後轉為加載遊戲資料的畫面。

「這款遊戲最大的特色,就是在開放式的地圖冒險,做什麼都可以,自由度很大。」家豪向我介紹起這款遊戲,「遊戲節奏偏慢,可以慢慢欣賞製作團隊的美術風格,最適合失戀的時候玩了。」

「誰說我失戀了?現在只是冷戰。」好想揍他喔。

「冷靜啊,我說適合失戀玩,沒有說學長失戀。」家豪用手勢示意我放下拳頭,「反正就是適合心情不好的人玩啦……」

說著說著,不知不覺遊戲已經加載好,進入了主頁面。

遊戲主頁面已經可以看到廣闊的大地,青青的小草為大地披上了一層綠色的衣裳。蔚藍的天空中漂浮着一座小島,島上豎立着古老的城堡。

正如家豪所說,我能感覺到這是什麼類型的遊戲。

我操縱着的金髮碧眼的美麗長耳族女主角,手持利劍或弓箭在遊戲中探索,而家豪則以玩家二的身份,操縱着我身邊的一位有着狐狸耳朵和尾巴的少女隨從。

故事從失去記憶的主人翁開始講起,當你完成了一開始的任務,就可以在寬廣無邊的大世界地圖中四處遊盪,收集寶物,接任務,打怪物。

雖然地圖很大,但是遊玩的過程並不會很單調而重複,因為遊戲地圖的每一個角落都總是充滿着讓人意想不到的驚喜和彩蛋。例如當你去遺迹探險,時不時都會撿到一些奇奇怪怪的文物,向你述說這片土地上曾經發生過的事。

這款遊戲做得最精良的,大概是真實感吧!角色有耐久值,降低了行動會變遲緩,除了經過激烈戰鬥和奔跑,或者在沙塵暴等特殊地形會降低耐久,坐上馬車走過顛簸的山路會扣少許耐久值,家豪操縱的角色尾巴上甚至有跳蚤。

正如家豪所說,這個遊戲是一個適合悲傷的人玩的遊戲,因為我整個人都被拖進遊戲開發者所營造的龐大世界當中,難以自拔了。

打了大概一個小時,當我們剛好擊敗某個迷宮裏面的大BOSS的時候,家豪突然問我:

「學長,雨彤那邊怎麼樣了?她原諒你了嗎?」

「還能怎麼樣啊?就那樣啊!電話打不通,發微信也已讀不回。」

我幾乎每天都有給她打電話,幾乎都被掛斷了。唯獨有一通是她模仿電話忙線的台詞說,「您所撥的電話忙線申請稍後再撥。」之後便掛斷了我。

「那你有問過她的朋友嗎?例如雅婷之類,她應該會知道雨彤現在的情況吧!」

「沒有耶!說到底我跟雨彤身邊的朋友根本就不熟。」

有些頂多是見過面,根本就聊不上兩句話。還有更多是連見都沒見過。

「就算不熟你也可以問問嘛!像雅婷之類,應該會回答你吧!」家豪說,「像她那種看起來比較成熟穩重的人,看你們感情問題解決不了,說不定會幫你一把。」

「不,那個女人怎麼可能會幫我。」我搖搖頭。雅婷是那種很公私分明的人。

「如果她在快餐店打工,同事問她能不能免費分一點薯條來吃,你猜她會怎麼做?」

「她大概會說『這麼做不合規矩,如果要吃薯條,請你花錢購買。』……」

「對啦,你自己也知道雅婷的個性。」

「聽你這麼說,好像真的是這樣啊……」

沒錯。正如家豪所說,雅婷在某些方面就是一個這麼死板的女人。

其實我真的有用微信問過雅婷,她給了我兩則回復:

我不能告訴你雨彤的消息,這樣不太好。但是以一般論而言,我可以給你一些意見。

『情侶吵架的時候,最好是有一方先放下身段,踏出那一步。』

遊戲內,我們正在策劃夜襲哥布林的村落,為民除害。

準備化身哥布林殺手的我不經意地對家豪說:

「不過,說不定跟她認識的人裏面,我跟你最熟了。」

「其實雨彤也沒有找過我,所以你問我也沒有用。」

「這樣啊……」

我回應的同時,遊戲中的角色也爬上了一個山坡的最高處。我的角色拉起弓箭,準備往哥布林的小聚落射出火箭。

「那你自己怎麼想呢?」家豪問。

「什麼怎麼想?」

「你對雨彤的想法是怎麼樣?之類的……」

「雨彤對我來說,當然是最重要最可愛的女朋友啦!你看,她臉蛋也很漂亮,身材瘦瘦的抱起來很舒服,我真的沒什麼不滿……」

看着眼前熊熊燃燒的哥布林村落。奇怪,明明是敵人,那些家園慘遭滅頂之災的哥布林,卻讓我聯想起當時在羽毛球社失去容身之所的我。

雨彤很可愛,那是當然的,我的女朋友世界第一可愛,但這並不是我喜歡她真正的理由。

對於我來說,雨彤是來解放我被囚禁在羽毛球場的靈魂,帶着愛與希望降臨到我身邊的天使。

「……如果沒有她的話,我說不定一輩子都無法振作起來。」

我終於說出了心底話。

「也就是說,學長深愛着雨彤,非常非常地不想跟她分開是吧!」

眼見有一小隊哥布林朝我們所在的山丘上奔來,準備將我們反殺,我呢喃道:

「是這樣沒錯啦……」

「真是太好了。」家豪一邊說,一邊砍下準備從背後襲擊我的哥布林的腦袋。然後他故意嬉皮笑臉地說:「我還想着如果學長不夠愛雨彤,那我就要趁虛而入了。」

雖然現在正在激戰當中,數量眾多的哥布林一直發出咿啊地悲鳴向我們發起挑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