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成長計劃壹傳》[皇帝成長計劃壹傳] - 第8章 陳留尉高

永隆三年十二月一日,年復一年的大雪紛飛在陳留等地,城中街道上儘是蓋頭快步行走的百姓,在昏暗的角落中現出一隻凍僵露骨的手掌,一名百姓囧着臉快步跑來,哪知踩到了這隻手掌,一腳滑空摔在了地上

他手捂腰椎痛吆着,看似摔得不輕,後面同行的人也撐着他手臂將他扶起問候一句「沒事吧」

摔倒的人還沒說話,不知哪裡又冒出個幽森森的聲音「你踩到爺的手了」

「什麼聲音!」幾人異口同聲喊出,環顧幾遍四周也未見半點人影,隨之互相看了看,表情由疑惑變為驚恐,最後誰也顧不得誰,健步如飛般離開了此地

周圍瞬間安靜了許多,但令人更可怕的是露骨的手指正慢慢活動,一下兩下三下,最終合攏一塊形成拳頭

而手掌的主人也從黑暗的衚衕顯露出來,定睛一看是一名長滿絡腮鬍,頭髮蓋住了半邊臉的人,他撥開頭髮看向漫天紛飛的雪,不禁長嘆道「白遮天地間,苦在亂世天」

一壺清酒入喉,抿了抿嘴卻苦笑起來,往常辣心的味道在此刻無比綿軟,讓人溫暖,盤坐地上他渾濁的眼神,無數人從中離去,時間似乎停滯,人群里忽然站着一位乾淨臉龐持舉木傘,身旁下跟隨位女童,稚嫩的臉蛋透露杏紅,歡喜的向自己奔跑而來

直至幾聲嘶吼劃破天際將他拉回了現實,女子與女童也隨之消失,髒亂的男人表情抽搐,轉頭看向那嘈雜的人群,瘦弱的男人正持刀威脅懷裡被手臂鎖住的女人,血絲布滿瞳孔正如黑暗侵吞光明

瘦弱男呲牙咧嘴摸索一番竟只有幾枚銅錢,氣急敗壞的他揮刀欲刺,突然盤坐在地的男人穿過人群,一張枯黃的手拉住了揮刀的手,男人看向他竟有種同病相憐的感覺,心裏放棄了殺念,勸說道「縱萬般痛苦,不應施於他人,我們都是苦命人」

瘦弱男竟有些動搖,緊繃的手也緩緩放鬆下來,下一秒他的背後兩名官兵氣勢洶洶的來臨

霎時間,瘦弱男被按倒在地,瞬間恢復理智的他再也抑制不住大哭了起來

押走前,瘦弱男的最後一眼看去他,眼神沒有憎恨,彷彿在感謝他

「他是尉高!」

「得罪王爺被屠門的前任太守?」

「就是他,沒想到淪落此等地步,可惜了可惜了」

「是啊,聽說那個時期陳留還是很繁榮的」

眾人蟋蟋蟀蟀的討論,尉高不動聲色的繼續盤坐原地,只是不再繼續觀望熙熙攘攘的人們,呆目看去一處地方,那個方向便是曾為最輝煌最得意的時候

離他不遠的一處酒肆,劉應穿着尋常百姓的衣服與打扮後的孫萍萍坐在椅上將剛才一幕一全盡收眼底

「尉高,前陳留太守,因把趙王趙終的犯法侄子判入天牢得罪了他,又因趙終侄子在牢中傷害,殺害幾人被判凌遲,行刑後,趙終立即出兵屠殺尉高一家,尉高也被李炆卸太守一職,不過趙王也因此被收回三分之二的兵權,李炆佔三大派重要勢力,倒是沒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