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成長計劃壹傳》[皇帝成長計劃壹傳] - 第9章 不小的收穫

「趙王,先帝對你不薄,為何屢次三番動蕩百姓,壓迫農民,公報私仇?」習慣了耍賴的趙終倒不認賬,冷冷嘲道「陛下,小王一心在奉漢,征突蠻定江南施恩天下,小王可是次次在第一,陛下的話令小王不能理解」

劉應也不多說廢話,擺了擺手,埋伏已久的繡衣衛立馬現身將趙終,陳教等人包圍,那凶神惡煞的部下就要為趙終開出一條血路,但被他一隻手阻攔,淡然說道「莫須有的罪名在這個動蕩的時代,其他幾位封王可不買帳,他不會這麼乾的,讓他折騰」

「是!」部下緩緩退下,繡衣衛立即上前扣押幾人,跟隨劉應與孫萍萍向某地出發

棗紅色的駿馬踏在石路上發出「噔噔」清脆聲,馬車內閉眸的劉應實則正撥動轉盤,幾個月努力攢下來的抽獎次數高達三十多次,而助君者鍪也升為二階等級,轉盤上的格子很明顯少了幾個白色,由藍與金色替代,獲得屬性更強的人物幾率也使得變大

一發十連下去,看到的情景不停更替,似是神一般俯視天下,大地上的生靈熠熠生輝,直至某地突然迸發一道衝破天際的金色光柱,那地很是熟悉,眯眼看去竟是陳留,倒疑惑的是金光卻是從馬車中迸發

再次眨眼,又恢復了正常,一個不停轉圈的轉盤懸浮半空之中,但令人意外的是這道金光並不是人物而是一張金色卡片,卡片上刻畫一座宮殿,殿前站着一位龍袍無臉的男人,他的面前僅有一男跪拜,而此卡名「王下臣」

翻開背面注釋了大致意思:一次性卡片,使用者可令一位從轉盤或虛無科舉的人物成為你的永忠臣子

劉應皺起眉頭摸索了幾遍也只有這一行字,不禁吐槽道「就這功能?也太拉了吧」

在他認為永忠特性也不難觸發,還不如給個人物,吐槽了許久後,又撥動了轉盤,最終結果令他大為失望,失落的彎腰看去一排排白色和三個藍色,忍不住的朝系統破口大罵起來,隨後一陣眩暈感襲來,身體猛地抽搐一下回到了現實

劉應身後的馬車便是趙終與陳教等人,他們談笑風生的講起經歷過的陳年舊事,殊不知危險即將來臨,而趙終的那個貼身保鏢早已被繡衣衛暗殺分屍,最得意的便是飢腸轆轆的流浪狗們

翌日晌午,一行人抵達濮陽官府,早已安排好的人員站立兩旁,鼓鑼聲震天響地,趙終一下車看見對劉應熱情如火的濮陽太守瞬間感覺到一絲絲不對勁,不過倒也沒多想,心裏硬氣道自己身為封王,即使不給面子,也要給其他封王幾分面子,到時候還不是乖乖的恭送自己

下車後突然就被濮陽官兵戴上手腳鐐銬,推搡着押入了官府內,看在是封王給點體面,那陳教就慘了,但凡走慢了就被官兵幾腳踹在身上,這一道簡直是受了肉體折磨

明亮宏偉的辦案堂響起陣陣「威武」,最上方一人穿着赤袍,飛禽圖及旭日海水綉於**,烏紗帽下露出張熟悉的面貌也是曾經的結拜兄弟,濮陽司馬:楊屈

「升堂!」楊屈重重的拍下驚堂木,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犀利的眼神直視趙終,從中或是能看出在他眼中自己只是一位犯了法的罪犯而不是結拜兄弟

威武過後,楊屈食指對準趙終質問到「趙終!永隆十九年四月五日,你未經**允許私自調兵把尉高一家包圍,遂屠殺尉氏計十三人,家僕計二十一人,你可認罪?」

「爺乃堂堂趙王,先帝在世也得叫我聲哥哥,你算什麼東西!」沒耐心的趙終雙眼通紅看着結拜兄弟就破口大罵,誰知楊屈當機立斷扔下一根醒身令牌

兩側的官兵立馬揮動木棍朝趙終身上打去,習慣了榮華富貴的生活被幾棍打的連連哀嚎,不過算還是有點骨氣,絲毫不透露半句實話

「本官再問你!是否出兵殺害了尉氏及家僕一門!?」楊屈擺手令他們停了手,也再給趙終一次機會

可趙終滿臉通紅,呲牙叫道「我要見陛下!」

「叔啊,招了吧,朕還能給你個全屍」鬼混般的劉應站在身後,對倒地的叔叔勸導道

趙終瞥眼看去劉應,咬牙說道「陛下,若是一個莫須有的罪名加施於我,恐怕另外幾位封王也要安靜不下來啊,三思而後行,呵呵呵」

想要拿其他封王威脅自己,劉應冷笑一聲,一隻手忽然拉出一人,趙終看清後顯然有些不淡定了

一臉橫肉的白乎乎少年爬跪在他面前,見到趙終再也忍不住抱着他嚎啕大哭起來

趙終抽搐幾下嘴角,大聲吼道「哭什麼哭!你怎麼被抓了?」

「孩兒昨日上午還在與蘇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