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河秘墓》[黃河秘墓] - 第二章 :拋屍(上)

黃河古道,百萬年的黃河水,滔滔不絕。

滾滾黃河水,在黃河沙下,不知掩埋了多少秘密。

那是1976年的九月份。

九月,本來是個多雨的季節,可是就在這個月,奔騰了數百萬年之久的黃河,忽然斷流。

上游有水,下游有水,唯獨黃河古渡,萬年不絕的黃水,竟然在一夜之間幹了。

一時之間,在黃河古渡的灘涂上,聚滿了恐慌的人群。

黃河既是一條母親之河,也是一條災難之河。

她的水漲,人們怕。她的水斷,人們也怕。

此刻,黃水奔騰的黃河古渡,除了幹得冒白煙的沙,一滴水也沒有。

一夜之間,不僅水沒了。灘涂上已經龜裂,就好像是已經幹了幾個月了。

幾個膽子大的後生仔,已經赤着腳,跑到乾涸的河床上嬉鬧。

老人們叫罵著:不要命的後生仔,赤腳走河床,當心惹怒了黃河龍王。

黃河龍王,那是深埋在黃河古渡人們心裏的傳說。

不過,在那個特殊的年代,誰也不敢公然提起罷了。

忽然一個後生伢仔傳來一聲驚呼:「這裡有棵樹!」

聽他這一嗓子,原本在堤岸上不敢下來的人,也呼啦吵圍了上來。

果然,就在黃河乾涸的河底,一根手臂粗的青銅枝椏伸了出來。

枝椏的更多的部分埋在黃河沙的底下,最開始咋呼的那個後生伢仔已經在用手刨了。

黃河古道出文物,這是兩岸人盡皆知的事情。

一瞬間,幾個年輕人已經一哄而上,去搶挖那棵青銅樹。

七六年那場革命風波雖然還沒有正式結束,但是無論是在形式上,還是在管制上,已經鬆動了很多。

所有人都抱着見者有份的心思,想沾一份光。

就算這東西歸國家,好歹也能多撈點工分。

蓬鬆的干沙,頃刻之間,十幾個人手刨腳蹬,已經挖出了一個一米來深的大坑。

那棵青桐枝椏,越是往下,就越粗,已經隱約看到了樹冠,可就是沒有見底的趨勢。

這個時候,已經有人拿來了鐵鍬鎬頭,想要把這棵青桐樹連根挖出來。

遠處的耄耋老人,已經指着拐杖開罵:「一群不要命的東西,那是黃河龍王的定河神樹,你們也敢挖,這是不要命了嗎?」

有人安慰老人:「太爺,太爺,您別生那麼大氣,這群後生不懂事,回頭我訓他們。」

勸慰老人的是鎮上書記,四十歲上下的年紀,是個老黨員。

不過,在他看來,什麼龍王鬼王,那都是扯淡。新社會,那就是要掃蕩一切牛鬼蛇神。

他也樂得這些人把東西挖出來,好歹算是公社的,他這個書記也能記大功一件。

眼見埋藏青桐樹的那個沙坑已經有兩米多深了,往下就開始變得泥濘。

眾人赤着腳踩在裏面,無可無不可。

忽然,一個後生腳下一陷,人嗖的一下就被吸進了沙泥裏面,頃刻之間遭遇沒頂之災,人影全無。

「陳阿仔被黃泉惡鬼抓走啦,快跑啊!」

哄的一聲,十幾個人影從沙坑裡竄了出來,有的人往上爬着還不忘回頭看看。

黃泉惡鬼是黃河古渡口的傳說,每年都會有一些人莫名其妙地死在黃河裡。

黃河渡口下面沒有水草,可是這些溺死在水裡的人,從來都不會浮上來。

有人說黃河裡的黃湯連着黃泉,所有溺死的人都是被黃泉惡鬼抓了替身。

眾人無不驚悚的望着汩汩冒泡的沙泥,誰也不敢再下去。

陳阿仔的爸媽瘋了一樣衝進坑裡,這是他們最疼的幺兒,如果出了事,那就等於要了老兩口的命。

書記見此,立刻就吃了一驚,青桐樹沒有挖上來,卻出了人命,這下事情就嚴重了。

書記大吼一聲:「快,下去救人!」

書記的命令和黃泉惡鬼相比,還是後者更可怕。所以,很多人都在起鬨,但是沒人敢真的下去。

「快,回鎮上,找東西救人。」其實鎮上能有什麼東西,除了船就是網。現在黃河渡口一滴水都沒有,它們能有什麼用。

最後,只找來了一隻八齒鉤(有點像釣魚的魚鉤,但是朝着四面八方有八隻鉤子,是黃河渡口打撈沉船用的東西。)

鉤子被下到坑裡近十米,忽然像是勾住了什麼東西。

幾個膽子大的用力往上一拉,坑裡開始汩汩地冒出血水。

頃刻之間,紅色的血水已經有一米多深。

眾人被這個場面驚到,炸了窩一樣,再也沒有一個人敢下去。

書記只好把這件事報到縣裡,請求支援。

縣裡知道這件事後,大吃了一驚,立刻就叫鎮上封鎖現場,不能再讓一個人下到坑裡。

其實都出這種事了,就算鎮書記不下禁令,也不見得有人敢下去。

一個星期後,來的不僅是縣裡的人,還有拿着公安部紅頭文件的人。

書記摸了一下自己的腦門:「我的乖乖,公安部都來人了,這事得多大啊!」

公安部的人被帶到渡口上,驚訝的發現,所謂的嚴密封鎖,竟然連一個守衛的人影都看不到。

看到這幅場景,書記額頭上立刻就冒汗了。他明明指派了十幾個精壯,日夜不停的守在這裡,昨天還看到有人巡邏,怎麼今天就跑了一個也沒有了呢。

等書記來到青銅樹下,立刻就驚了一聲白毛汗。

十幾個青壯,一個個匍匐跪在青桐樹的周圍,整整圍了一圈。

半坑的血水,已經淹沒了他們的大半個身子。

書記驚異地發現,那棵原本只有兩米來高的青桐樹,此時竟然拔高了一大截,已經有三米來高。

書記喏喏了半天,沒敢提這事。

那個年代,這種事那就是怪力亂神,是封建殘餘,誰敢說誰就得等着下牛棚。

這件事立刻就被定性為特務暗殺事情,態勢一下子就嚴峻起來。

可是就在那一晚,乾涸的河床一夜河水暴漲,青桐樹被淹沒在了幾十米深的黃河水下,無從挖掘。

第二天,就傳來了偉人隕落的消息,中國頓時陷入到一片愁雲和惶惶之中。

再也沒有人來關心這起無根無據的暗殺事件。

三十年過去了,除了陳阿仔和那十幾個青壯家的人,幾乎所有人都已經淡忘了這件事。

可是誰又知道,就在陳阿仔被黃河毛鬼抓走的那天,有個小女孩偷偷了從青銅樹上掰下了一片葉子,一片刻着特殊符號的葉子。

——

三十年後,四九城一個古玩鋪子里,我慢慢合上母親的札記,思緒依舊停留在那特殊的一天,那棵神秘的青桐樹。

三十年前的陳阿仔就是我的舅舅,母親作為家裡的大姐,對舅舅的這件事始終耿耿於懷。直到現在只要一提到舅舅,她還是會唉聲嘆氣。

黃河古渡一夜斷流,河裡深不見底的青桐樹,那些死得詭異的人,那片帶有特殊符號的青銅葉子。

我的思緒正飄的無邊無際的時候,忽然一陣嘀鈴鈴的電話鈴聲響起,把我拉回了現實當中。

我看了一眼,這個號碼非常熟悉。

「喂,老六,幹嘛呢,快點過來,哥給你看點好東西。」那個聲音有點悶,有點粗,是五哥的聲音。

五哥不是真的在家裡排行老五,也不是我親哥。

我們是大學同學,一個宿舍里,他是老五,我是老六。大學幾年下來,我們的關係鐵到沒話說。

他玩古玩,是祖傳的手藝,我能進到這一行裏面,其實都是靠他提攜,不然就憑我那點眼力勁,非賠哭了不可。

實際上,我鋪子里的買賣大頭兒,都是五哥給牽的線。

放下電話,我開着自己那輛只能爬窗戶進出的破夏利,吱扭扭的趕到五哥的鋪子里。

我到五哥鋪子里的時候,裏面已經坐了一個人,二十歲上下年紀,面目發黃,一副笑容可掬的樣子。

不過他臉上的笑容看上去有點假,就像是在紙上畫上去的,怪怪的,看久了有些鬼氣森森的感覺。

更加怪異的是,他的脖子似乎不能轉彎,轉頭看向我們時候,是整個身子一起轉過來,歪歪的腦袋跟那魁梧的身軀極為不協調,彆扭得很,看得我心裏感覺怪怪的。

而且他脖子上一塊胎記,在靠近腦袋的那端,平的好像一條線一樣,就像是攔腰截斷了似的。

看他轉頭,我脖子都酸,心說這哥們腦袋不配套啊,不是後天嫁接的吧。

此時我越看這人的臉,就越覺得有些熟悉,就是一時之間想不起在哪裡見過。

不過這些不新鮮,五哥的鋪子里,時常會有一些圈子裡的朋友登門拜訪,我偶爾見過一兩次,也不是什麼新鮮事。

我對那人禮貌地笑了笑,直接道:「五哥,叫我來什麼事?」

五哥伸手把一塊巴掌大的玉遞給我:「這是這位二哥送來的東西,點名要你掌掌眼。」

其實二哥這個稱呼跟我們哥倆不上論,是這個圈子裡對他這種閑散賣家的統一稱呼。

我一聽這人竟然專程跑到這裡來找我看玉,不由得有些納罕。

我奇怪地打量着那塊玉,約有一個手掌大小,晶瑩剔透,溫潤潔白,的確是一塊真玉。

但充其量也只能說是真的,要論品相,恐怕只能勉強算是二流貨色。

我輕咳了一聲,「五哥,這塊玉我吃不準,掌眼我是不敢了,你看是不是讓這位二哥另請高明。」

我的言下之意十分明白,這東西最好別沾。

玉這東西,水太深。尤其是古玉,不是世家祖傳的手藝,根本玩不轉這東西,內行糊弄外行,就跟玩只兔子似的,搞不死你都不算完。

我做了一個左拳壓右拳的姿勢,平鋪在他面前,問道:「不知道你這玉是出自哪位仙長之手啊。」

我這個動作是圈子裡的套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