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蕪之地》[荒蕪之地] - 第三章 衛燃

怎麼可能呢?

如果說連小殿下都找不到那個預言之中命定歸來的放逐者的話,那麼其他人也根本找不到,這並不是一種迷信之類的,而是一種相信,一種對小殿下的相信。

女生眼睛閃過一絲冰冷:「我不會暴露我的身份的,那幫人只知道我的分身在這所學校里,但是他們並不知道我的分身到底是誰,所以現在我的優勢更大一點。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會讓這具分身死亡讓我的真身醒來。蘇夢,別忘了我們進入這所學校真正的目的,雖然那幫蠢貨給我們幫了倒忙,但是這裡是我們的地盤,那個被放逐的神就算真的回來了,我們也有足夠的力量去對付他。」

其實蘇夢並不知道,女生有些話根本就沒說出來,因為既然她能夠出現在這裡,那麼那個放逐者出現在雲朝私立的可能是很大的。而且因為高三在另一個校區的原因,所以這個主校區就只有高一和高二的學生,而蘇夢就是高二的一個班主任。

所以那個放逐者就在蘇夢眼皮子底下的幾率很高,而且極有可能就是蘇夢的學生。女生怎麼可能看不出來,他早就跟他的那幫學生混的很好了,要是那個放逐者真的是他的學生的話,估計這個孤獨了幾千年好不容易分身去了人世,而且成為了一名老師收穫了一群小兔崽子的傢伙應該會很傷心吧!

所以女生給了蘇夢一個承諾,看着他是女生舅舅的分上。

「我知道你的顧慮,我今天就以我的血脈給你一個承諾,如果那個放逐者跟你有關係的話,我願意放他一條性命。」

女生相當認真的看着蘇夢:「我以衛燃之名、遠古神祗血脈起誓,絕不親手殺死預言之中命定歸來的放逐者。」

老蘇的手握緊了,眼神有些複雜的看着自己的外甥女,其實到底還是自家人好,至少能夠看出它隱藏在心底的情緒——哪怕其中絕大部分都是因為這個外甥女的分身實力比自己強太多,所以可以輕而易舉地窺探自己的內心,而且還不讓自己發現。

但是這也很讓人心暖呀。

「燃燃,其實你沒必要這樣的,你沒必要用自己的真名去發誓,那幫傢伙不會那麼輕易的就放過那個放逐者,他們一定會逼着你動手的。」蘇夢還是有些擔心的看着自己的外甥女。

衛燃露出一個冷笑,卻什麼都沒說,眼中的不屑卻已經讓自己的舅舅看得清清楚楚,有些事情不需要說就已經足夠讓別人知道了,更何況在這裡說這些也沒什麼用,還不如好好的隱藏好自己,等待着那個好的時機一舉回到自己的真身,讓那幫該死的傢伙知道這裡到底是誰做主!

最後兩個人各自回了自己應該去的地方,衛燃並不是高二的學生,而是這一屆新入校的高一生。本來衛燃是打算作為插班生直接進入高二一班的,畢竟自己的親舅舅在這裡,背後有人撐腰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