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蕪之地》[荒蕪之地] - 第四章 湮湟

「冥鬼,如果你實在是嫌我膽子太小的話,我不介意把我的位置讓出來,反正我對這個位子從一開始也沒什麼想法。」龍客冷笑了一聲,然後白了紫色身影一眼。

冥鬼這個時候卻沒有說話了,因為他們誰都不知道,如果他們真的踏出了這一步未來到底會面對什麼?畢竟現在殿下還沒有發現他們到底在做什麼,如果他們能夠再次集合力量,大概就能夠把這片割裂空間再度轉移出去。

當然一切的前提是,殿下根本就沒有發現他們現在在做的事情。而且真正麻煩的事情其實是如何抹去他們的氣息,他們之前是把力量集中在了龍客身上,這樣才能讓龍客做到能夠暫時憑藉一己之力割裂轉移這個空間。

就在他們所有人都猶豫不決的時候,從遠處激射來一道光芒,深邃的黑暗,不自覺的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湮湟冷冷的看着他們毫不猶豫的嘲諷:「你們連違背殿下的事情都已經做出來了,那為什麼現在卻不敢動手了呢?怕現在動手真的沒有退路了嗎?我也不怕告訴你們,從你們轉移空間的那一刻開始,殿下就已經知道了你們到底要做什麼!殿下根本就不會放過你們,所以你們也就不用擔心你們還有後路這個問題了。」

他的話相當於是斷了所有人的後路,大家都不是蠢貨,事實上他們敢做出這樣的事情,從一開始就已經拿出了超越平常的膽子!

而且既然已經做了,那麼無論他們事後處理的再乾淨,從一開始就留着的痕迹是永遠都消除不掉的,只要殿下願意,隨時都可以耗費掉一點力量知道當初到底是誰害了她!

湮湟更相信的是,他們應該沒有這麼蠢,他們應該都知道殿下的睚眥必報。就衝著這一點,他們誰都沒辦法下這條船,而且有件事情大家其實都清楚,現如今這個時代根本就不屬於遠古神祗,也就是說,殿下他們那些所謂的遠古神祗的血脈,還是消失在這個時代比較好。

在所有人都達成了共識的前提下,有時候改變來的就是這麼簡單。只是他們當初在遠古神祗的統治之下惶惶不可終日的時間太長了,恐懼已經深深的入了骨髓,想要他們就這麼推翻遠古神祗血脈的統治,這必須要讓他們所有人都意識到沒有退路。

他的目的達到了,因為所有人都已經思考到了他們曾經跟殿下相處的日子。因為遠古神祗的血脈並不是單指衛燃殿下一個人,他們曾經也跟其他殿下相處過,什麼都相處的挺好的,就是睚眥必報這一點讓人有點接受不了。

不過這跟人世的普通人的本性也有點相似,所以擁有遠古神祗血脈的殿下們,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更加的適合人世。所以這也就是為什麼她會選擇親自前往人世。

畢竟一直站在神域也不能找到那個放逐者,還不如直接一個分身親自去找來的妥當。

「既然已經沒有退路了,那我們就只能選擇一直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