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花龍神》[護花龍神] - 第2章 來做我的對手

他聽到對方詢問,於是拍着自己的胸口自報家門:「你是說我?
我是林龍,是一名武者!」

聽到林龍兩字,少女和中年男人都是愣了一下。

「林龍?」
中年男人喃喃自語。

莉婭驚訝的看着眼前的少年,說:「這麼說來,這位就是」

林龍反問道:「你又是誰?
要是武者的話,就報上名來。」

這問話雖然有些古怪,莉婭只以為他是想詢問姓名,於是說:「坂田坂田莉婭。
不是武士,是一個平常的女孩子。」

「哦!




!」

林龍以一種極為驚訝的態度,拖長聲音叫了一聲。

林龍生長在深山之中,一生中從沒見過父親以外的人,現在忽然聽到對方說自己是女孩子,不由愣了一下,隨即十分誇張的瞪大了眼睛。

他衝到莉婭身邊手舞足蹈起來,口中不停念叨:「女孩子,女孩子,女孩子,女孩子好厲害。」

他一邊說著,一邊上躥下跳,一會摸一摸莉婭的馬尾,一會彎下腰去端詳莉婭的校裙這種態度,簡直把她當成稀世珍寶一般端詳。

莉婭是真的被他的反應嚇到了,一時間也沒有阻止他的古怪舉動。

忽然林龍一把撩起了莉婭的校裙,校裙飄起,露出雪白的大腿,連裙底風光讓林龍盡收眼底。

「呀!

!」
莉婭反應過來,終於忍無可忍,揚起手中的傘把一棒子敲在林龍頭頂,才制止了林龍狂熱的反應。

林龍吃痛,咧着嘴說:「女孩子好厲害啊。」

這時,被林龍擊退的警備員們已經重整旗鼓,再次蜂擁而來。

莉婭的父親臉色大變,說:「這樣可不行,被他們抓到,可是會很麻煩的。」

說著,他一把抱起林龍,狂奔起來,而莉婭也不得不緊跟其後。

「快!
莉婭。」
一邊跑,他一邊催促說。

莉婭十分不情願,上氣不接下氣說:「真是的,為什麼連我也也要跟着這麼狼狽呢?」

而阿飛和阿虎見到主人離去,也是自覺的跟了上去。

一時間,機場的候機大廳中顯得一片混亂。

人群中,冥海丸目送着林龍等人離去,他自言自語了一句:「林龍嗎?
真是一個古怪的小鬼。」

夕陽西下,林龍和莉婭一行人乘坐的轎車慢了下來。

轎車剛剛停穩,林龍就迫不及待推開車門,衝進眼前古色古香的一所宅邸。

林龍一口氣從正門跑進庭院,同時興奮的高喊:啊,好大哇,從今天起,這裡就是我的新家嗎?」

莉婭跟在林龍身後不遠處,聽到他的話後,立刻更正般說道:「才不是這樣,你只是暫時來這裡修鍊的武者而已。」

林龍聽了卻絲毫不在意,他來到宅邸中最大的一間房前,猛地一躍,雙手扒住了木窗,向其中望去。

剛看了一眼房內練得熱火朝天的武術學員,足有不下數十人,他不由得興奮的歡呼:「厲害,有好多武者!」

「等等啊,別亂跑。」
莉婭這麼喊着,但是沒有半點效果。

莉婭和他的父親,也是絲毫拿眼前這精力無限的少年沒有半點辦法,只能默默地跟着,心中期望着他不要鬧出什麼亂子再好。

林龍穿過走廊,終於來到武館的門口,卻被門口的一個矮小身影個阻礙。

林龍打量了一眼這身影,回頭對尾隨而來的莉婭說:「厲害,原來你們家還養野生動物啊!
這是狒狒嗎?」

莉婭聽到林龍的話,嚇了一跳,她望向林龍正在打量的那個身影,那個身穿深色和服的孩童般嬌小身影,雖然歲月在她的臉上留下了足夠多的痕迹,但是毫無疑問,她就是自己的

「奶奶!」

莉婭這麼喊着。
她知道,以奶奶的性格,遇到這樣的不敬行為,定然是不會善罷甘休,所以已經開始有些同情這個叫做林龍的少年,大概會出現悲慘的下場。

「母親大人!
您別放在心上。」
坂田雄藏也想稍微挽回一下個尷尬的氣氛。

和服老人靈巧的一躍,蹦上了林龍的頭頂,任憑林龍搖頭晃腦,她只是不倒翁一般,穩立不動。

「可是這傢伙好瘦,你們有好好餵養它嗎?」
林龍一邊來回搖擺腦袋,一邊指着自己的頭頂,認真說著。

那老人終於離開了林龍的頭頂,轉而望向一旁的校服少女:「莉婭!
這是你的朋友嗎?
好像一點也不懂得禮貌呢!」

莉婭一時不知道從何說起,只是支支吾吾說:「不不是,您聽我說,這個孩子,恩,那個。」

一旁的坂田雄增解釋說:「母親大人,他是林南天的兒子,」

「什麼?
林南天的?」
單單一個名字,和服老人居然略有差異的重新打量了林龍一眼,她打量的眼神,和之前似乎已經有些不同。

武館的學員中的一個壯漢撥開人群,走上前來:「林南天,那個傳聞中的武學大師?」

「武藤。」
和服老人有些驚訝的看着眼前的這個學員,但是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圖。

她心中默想。
「大概是想給這小子一個下馬威吧,教訓一下這小子也好,不然的話,只怕這小子會一直這麼不知天高地厚下去」

武藤的個子極高,又十分壯碩,他彎腰俯下身,仍舊比林龍高了一個頭。
一把扯住了林龍的袖口,武藤的眼中冒火:「但是他的兒子,居然敢對御坂大人出言不遜,這絕對不能饒恕。」

武藤口中的御坂大人,便是御坂涼子,也就是莉婭的奶奶,坂田雄藏的母親。

林龍的眼中沒有半點的驚懼,要說的話,反而在他的臉上露出了十足的興奮的光彩:「狒狒再下來就是猩猩了!
真是有趣,話說你這樣扯着我的領口,是想和我決一勝負嗎?」

一想到可以決鬥,林龍周身上下立刻散發出一股和之前嬉皮笑臉完全不同的氣勢。

「說我是居然說我是猩猩!」
武藤鬆開了收,但是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作為武館中資歷最老的一位,御坂涼子咳嗽一聲,十分鄭重下達指示:「武藤,不用手下留情哦!」

莉婭上前拉住了御坂涼子的胳膊:「奶奶!
這樣好嗎?
他可是客人。」

御坂涼子只是用沉默,表達了自己的立場。

武館中,除了準備決鬥的二人,都已經離場。

場地兩側,手持木劍武藤和林龍遙遙相對。

寂靜的空氣蔓延,但是在兩人目光交匯的空中,隱約有火花迸射飛散。

終於,全副武裝的武藤忍不住打破沉默:「你沒有佩戴護具,這對你不公平。」

林龍搖了搖頭:「用不着多說,全力攻上來吧。」

「用實力說話吧!」
武藤全力朝着林龍衝來,準備將這貌不驚人的小子一擊擊潰。

林龍面對武藤兇猛的攻勢,忽的轉過身去,這下變成了背對敵人。

武藤衝到了半路,也是不由的呆了片刻。

不僅如此,這一幕更是驚動在在場的所有人。

「什麼?」

「這小子打的什麼鬼主意?」

「他這不是自己找死?」

學員中響起一片驚疑的聲音,連莉婭和御坂幾人也是懷着不同的心情,緊張的看着這一幕。

從小在深山中接受父親鍛煉的林龍卻是絲毫不懼,憑藉鍛鍊出的那種筆野獸還要靈敏的戰鬥直覺,以及最新掌握的對手的氣,連森林巨猿也可以輕易戰勝。

武藤雖然攻勢如潮,大多數的普通武館學學員恐怕都難以應付。
但是在林龍看來,多餘的動作實在是太多了,空有力度,而且缺乏變化。
在劍道上,對方就是一十足的初學者。

那些動作,擾亂了氣的流動,實在是破綻百出。

縱然是背對武藤,還是輕易判斷出了對方攻擊的軌跡。
在被對方攻擊到的一瞬間前已經輕巧的側身,這一下身法便將武藤的攻勢全數化去。

閃避同時反手一記橫劈,直接擊中了武藤護胸的正中位置,雖然有護具卸去了不少力道,但是在這連巨猿也能一擊擊潰的恐怖力量下,武藤還是不由自主倒飛出去。

直到飛出了四五米的距離,才砰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