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花龍神》[護花龍神] - 第5章 修行有成

「不行,冥海丸,你不可以繼續瘋下去,不過是輸給了那個野猴子一次,你就。」
空曠的房間中,冥海丸垂首而坐。

忽的他一拳砸在榻榻米之上,面目一片猙獰。

「但是輸了啊!」

房中居中位置擺放的一具武士鎧甲微微顫動,淡藍的光暈從其中射出,水樣的光波緩緩散開,同時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怎麼了,阿丸,你的鬥志被怒火和仇恨給污染了。」

房中除了冥海丸並無其他人,而冥海丸在四下確認了這一點後,從來不相信鬼怪之說的他,也不由得驚疑出聲:「誰?
誰在說話?」

淡藍的光芒並沒有消退反而變得更加濃烈。

毫無疑問,異響就是從這武士鎧甲中發出的。

冥海丸起身,緩步來到異常的所在。

那鎧甲顫抖幾下,突然放出耀眼光芒,令冥海丸睜不開眼。
等光芒逐漸褪去,後方牆壁上竟然露出了一道隱藏的暗門。

暗門是打開的。

以前從未聽家人說過,有這麼一道暗門存在,冥海丸不由得大吃一驚。

幽幽的冷風從暗門中吹出,冥海丸的後背有些發冷。

「這個樓梯,以前從來沒有出現過隱藏的樓梯」

望着暗門後向下延伸的階梯,冥海丸有些猶豫。

可還是抵不住好奇心的誘惑,冥海丸進入暗門。

越往下走,空氣變得更加陰冷。

可這對於身為武者的冥海丸來說,算不得什麼。

花了一些時間,終於來到了最底層。

望着比籃球場還要空曠的洞穴空間,冥海丸感到有些難以置信。

「這到底是我們冥海加的武館下面究竟藏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怎麼會有這樣的地方。」

忽的,一陣異樣的感覺從背後升起,彷彿是被什麼給注視着一般。

他急速轉身:「是誰?」

出現在眼前的卻是兩座巨大的石像。
那人首獸身的石像都生有一對巨大的翅膀,但神態猙獰,彷彿厲鬼,看得人一陣心驚肉跳。

值得一提的是,其中的一具石像竟然斷了一條手臂,而那條手臂也不知所蹤。

冥海丸心中疑惑:「這是什麼?」

那個蒼老的聲音再次憑空出現:「這就是流傳在我們冥海家族的聖物,一旦將她掌控,草木紛飛,沙石狂舞,暴風呼嘯,那就是——風神姬。」

冥海丸循着聲音望去,赫然見到一面容慈祥的老者。

這老者近乎透明,周身散發淡藍光暈,竟然如同鬼魂一樣漂浮空中。

這絕對並非活人!

「風神姬?」
冥海丸有些疑惑,不由多看了一眼兩具石像。

果然見到,石像雖然神態恐怖,但是身形婀娜。

「你,你是祖先大人。」

忽的想到鬼魂的面容,竟然和祖宗祠堂當中供奉的老祖宗的肖像一模一樣。

瞬間,冥海丸就確定了眼前人的身份。

那鬼魂並不否認:「阿丸啊,終於到了不得不告訴你的時候了。
就是關於我們冥海一族差點被風神姬毀滅的事情。」

完全無法理解對方所說的事情,冥海丸不由問道:「您您在說什麼?」

那老人自顧自說著:「這聖物非常的恐怖,可如果能夠隨心所欲的操縱這聖物的人,就可以的得到風神的力量。」

「風神?」
冥海丸不由得再次打量那石像。

那老人感慨着說:「沒錯,可是過去那幾位天下無雙的大劍客們,全都成了聖物的犧牲品,我們冥海一族也是,不知道為了它,讓我們一族流了多少的血,可畢竟讓我達成了目標。」

「阿丸,就把風神姬變成你自己的東西吧。
不然的話不然的話,邪惡的風神就會再度復蘇,到了那時,只怕是沒有什麼能夠阻礙她了。」

彷彿是力量耗盡,鬧老人的聲音越來越微弱,周身的光芒也逐漸散去。

到了最後,竟然完全消散。

「祖先大人!
祖先大人!」
冥海丸高聲呼喚,可那老人所在的位置已經空無一物。

要不是眼前的栩栩如生石像,冥海丸一定會以為剛剛發生的一切,全部都是幻覺。

「風神姬嗎?」
冥海丸的聲音雖然顫抖,但是並非因為恐懼,相反的,他的眼中逐漸露出了興奮的光芒。

力量,對,他現在最渴求的就是力量。

如果真的像祖先所說的那樣,那就可以獲得媲美神的力量。

冥海丸走到那完整無缺的石像跟前,着了魔一般盯着眼前的石像,彷彿注視的並非一件死物,而是一個強大的活生生的風神。

盯着風神姬眼睛的他,絲毫也不畏懼。

忽然,一陣炫目的藍光從石像周身發出,同時一股勁風掃來,暴烈的氣流如同一擊重拳,直接撞在冥海丸的胸膛。

轟!

冥海丸抵擋不住這強大的力量,竟然直接被撞飛。

他的身軀騰空而起,直接撞在了後面的山壁之上。

砰!

冥海丸撞在地上。

要是普通人,遭到這樣的重創,不知道現在已經斷了幾條肋骨。

冥海丸卻只是晃了幾晃,就再次站了起來,而他眼中興奮的光芒變得更加濃烈。

那種異常興奮的神色,竟然隱隱和那猙獰的風神姬的面孔有了三分的相似。

在冥海丸和風神姬較量的時候,如同往常一樣,莉婭的家中所有人已經都來到了飯桌旁開飯。

「真是的,快給我適可而止吧!」
見到林龍在吃飯的時候,居然還低帶着蒙眼巾,莉婭嗔怪起來。

「至少在吃飯的時候正常一點啊。」
雖然她這麼說,但是在場的眾人,居然沒有一個人幫腔。

林龍一邊快速的望口中撥着飯菜,一邊說道:「你真啰嗦,莉婭。」

在莉婭喋喋不休的時候,一旁的阿飛卻起了壞心思。

它伸長脖子,悄無聲息的用尖尖的嘴巴刁住了林龍碗里的一隻金黃色的炸蝦。

這種伎倆,以前的時候,它和阿虎就沒少做過。
現在做起來,也是同樣的熟練。

就在它即將完成惡作劇,準備享用的美食的時候。

林龍的筷子如同閃電般探了過來,居然是輕而易舉的將炸蝦奪了回去。

林龍搶回了炸蝦,不由得得意洋洋起來:「哈,這是我的炸蝦吧。」

御坂奶奶見到這一幕,寬慰的點了點頭:「恩,看起來特別修行好像有些成果了。」

「唉,是這樣嗎?」
莉婭看了一眼林龍,對於這微弱的長進,有點不以為意。

時間過得飛快,轉瞬間天已經黑了。

浴室中充斥乳白色的蒸汽,莉婭舒舒服服的躺在浴缸里泡澡。

一邊泡澡,還一邊想着白天的事情。

她自言自語說道:「哎,要是那種做法就能變強的話,不會太過輕鬆了一點嗎?」

忽然聽到一陣響聲,她側過頭去,居然是看到浴室的門被人給打開了。

而打開浴室的人並不是別人,正是白天努力修行的林龍。

此時的林龍全身**。

要說他**,也不完全對。

畢竟他單手拿着一條毛巾,遮擋住了要害的位置。

還有一點值得注意的是,他眼前仍舊圍着那一塊蒙眼巾。

所以說,他完全看不到浴室里的景象。

關好了門,摸索着,林龍來到了浴缸旁邊。

而浴缸里的莉婭,還沒有突然闖入者帶給她的震驚當中清醒過來。

林龍抬起一隻腳探入浴缸,感覺溫度雖然有些燙,不過還可以承受,於是兩隻腳都邁了進來。

現在他和不着寸縷的莉婭之間的距離已經近在咫尺,他卻仍舊毫不知情。

面對一個赤身的少年,莉婭僵硬的身體開始發燙。

進入浴缸,林龍打算找一個舒服的位置躺下泡澡。
卻發覺似乎有人佔據了那個位置。

他伸手過去,在莉婭的暴露在空氣中的小臉上摸索起來。

忽然一個熟悉的面孔浮現心中:「哎,我知道了,這不是莉婭嗎!」

莉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