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穿傻皇子,開局炸京都》[魂穿傻皇子,開局炸京都] - 第3章 舒靜姐難言之隱

第3章 舒靜姐難言之隱你是元寶吧?
郭大夫在家嗎?
我來看病,腮腺炎。」
開口的是一身材高挑約么十七八歲的大姐姐,眼睛很大,辮子扎的很高那種,乳白色的高領線毛衣,白藍色的緊身牛仔喇叭褲,顯得很時髦,但有一點她臉色發暗,脖腮處有些腫脹。
姑父不在家,出診了,姐姐你是?」
姐姐這兩個字我叫的很甜,對我來說叫的越甜就越證明對方夠美。
嘻嘻,小嘴挺甜,我是二強的姐姐舒靜呀,以前我可見過你,這幾年在外面上學回來的少,可能你沒啥印象了吧。」
舒靜姐笑起來真的很美,我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吐沫,眼神不由自主的從上往下掃了又掃。
當她眼神盯着我時,只感覺被她發現了我偷瞄,趕忙開口道。
那個,額!
都長這麼大了?」
嘻嘻,元寶說話像個小大人啊,這話應該我對你說才對吧。」
舒靜姐哪知道我其實是做賊心虛,沒把住門脫口而出,其實我的心裏話是想說幾年不見姐姐那裡發育的很大,我很意外……對了舒靜姐你也得了榨菜?
難道二強是被你傳染的?
看你的樣子應該時間不短了,咋還沒好?」
我強行接過前面的話,站在了大夫的角度問,那樣會能讓我不那麼尷尬。
哎……是有一段時間了,本以為是炎症,吃點消炎藥就好了,哪知道是這病,在縣裡門診輸了一個多星期液,腫是消了不少,可還是疼。
只能來這看看中醫有沒啥好辦法。」
按照常理來說腮腺炎輸液一星期就會好轉,可舒靜姐這麼長時間沒效果,也就是說她屬於重度患者,輸液只能緩解。
舒靜姐,你這是病毒感染時間長了,不好去根,病是能治,只是……」我其實有點猶豫,畢竟姑父不在,他也只給我示範了一次,能不能上手心裏也沒底。
只是啥?
很不好看嗎?
姐可聽說你的醫術快趕上郭大夫了,你要是能幫姐治好,姐帶你去小賣鋪好吃的隨便挑。」
舒靜姐許的好處讓我很無奈,若換做一般人家的孩子肯定對小賣鋪充滿了幻想,可我真沒啥感覺。
要治得用針灸,還沒自己上過手,你敢試?
要是不急,就等晚上姑父回來再說。」
我實話實說,看病可不是鬧着玩,實事求是。
呀!
還要針灸啊?
疼不疼?
隔着衣服扎估計不行吧?
我一個大姑娘家家的,若是讓你姑父一個大男人扎,那個,那個不太好吧……要是你扎姐姐倒是能接受,畢竟你還小。」
舒靜姐的話我聽了一愣,那一刻我才明白原來女孩越大會越害羞,我只想着咋看好病,而人家還要考慮男女授受不親的因素。
她說我是孩子就可以接受?
既然有人願意當試驗品,又是很美的那種,那還推脫個啥,治病救人是很高尚的事,可別想歪了!
舒靜姐你確定用我?
針灸看着針挺長挺嚇人,其實不怎麼疼。」
舒靜姐似乎也在自己做心裏鬥爭,皺着秀眉似乎在做決斷。
嗯!
我決定了,就用元寶你了!
噁心,失眠睡不好,脖子還一個勁的疼,姐姐真心受夠了!
來吧,看你的了。」
舒靜姐有了決斷,昂頭挺胸,眼神里有一絲堅定。
她挺胸的那一刻,我又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她硬要誘惑我,可不是我故意要盯着那裡看的,我時刻告誡自己是無辜的……舒靜姐,進來吧,我卧室那屋安全點,我去拿針。」
抬腿出了屋外,我還多了個心眼,特意反鎖了院里的大門。
當我準備好工具,返回屋室那一刻,我的那個小心臟啊。
舒靜姐!
你,你這是幹嘛……」那場景我一生難忘,雪白的肌膚,修長的玉腿,除了胸前那純白色的罩罩,和那同一面料的內內,其餘的部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