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淺卻訴情深》[婚淺卻訴情深] - 第四章 還是我贏

  尹初夏的小伎倆失敗了。

  林伯涵離開的時候,對她嗤笑了一聲,只留下了兩個字:「做夢。」

  既然你對我離婚的事情這麼執着,我偏不讓你如願!
尹初夏想,她鼓足了勇氣衝著他的背影大喊道:「你不答應,我就不會在離婚協議書上簽字。」

  然而,她的話就像是重重的拳頭砸在了棉花上,林伯涵頭也沒有回,迅速的離開了。

  尹初夏被困在了這棟三層樓的別墅里,哪裡都去不了。

  她開始絕食,甚至連一口水也不喝。

  但很快,事實證明了她的行為是多麼的幼稚和可笑。

  穿着白大褂的醫護人員來了,她們熟練的拿出繩子將她捆綁在床上。

  「放開我。」
尹初夏扭動着身體想要掙脫。

  一切都是徒勞,她掙扎的越厲害,繩子就綁的越緊。

  接着,針頭扎進了她的血管,冰冷的液體在她的身體里開始流動。

  林伯涵,我真是錯看了你,你就是一個變態。

  尹初夏死死的捏着拳頭,她從來就沒有這麼的後悔過。

  三天後,林伯涵出現在了她的床邊。

  「鬆開她。」
他揮了揮手,這幾天一直照顧着尹初夏的女人就上前解開了繩子。

  混蛋!
尹初夏在心裏罵道。

  她真想衝過去給這個男人一個大嘴巴,然而點滴只維持了她最基本的生存的需要,接連幾天的飢餓讓她動動手指都非常的困難。

  尹初夏躺在床上,用仇恨的眼睛盯着林伯涵。

  林伯涵俯視着她,露出了一個開心的笑。

  「最後還是我贏。」
他說。

  接着,林伯涵扭過頭去對身後的人聲音愉悅的說:「該你了。」

  尹初夏這才吃驚的發現,他的身後竟然站着方澤洋。

  「你們想做什麼?」
尹初夏的心「噗通,噗通」的跳的很厲害,她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方澤洋沉默着,他的臉上帶着嘲諷的幸災樂禍的笑,似乎是看見了尹初夏的慘狀讓他原本陰鬱的心情變得好了起來。

  「快點。」
林伯涵不耐煩的催促。

  方澤洋迅速的將一支筆塞進了尹初夏的手裡,接着他牢牢地握住了她的手,迅速的在一沓文件上一一簽字。

  這就是曾經發誓會一輩子對自己好的男人嗎?
竟然為了錢親手將自己賣給了別人!
多麼可笑啊!

  看着方澤洋猙獰和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