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起奇門》[禍起奇門] - 第10章 禍起蕭牆3

蒙面人佔著人多的優勢,而凌家莊之人卻佔了兵刃浸毒的優勢,情景之慘烈讓人不忍目睹。三位老人身上都有傷痕,可是他們依然沒有絲毫退縮,盡找功力高的殺。
這時從正院跑來了一位老人,一位鬚髮皆白的老人,一位滿臉憂慮的老人,一位渾身是血的老人,這便是凌文風派去照顧凌海的五老之老大。
凌文風心裏一顫,便向奔來的老人那邊殺去,這時老人也殺入了人群,但他的攻勢顯得那樣單薄,不到一刻,身上已中了數劍。
凌文風眼都紅了,一聲巨喝,手中之劍帶起一片颶風,此時的劍便再也不是劍了,而是一塊重逾千鈞的巨石,向前推進。兩旁橫殺而來的劍一碰這無形的劍氣,便蹦成碎片,倒飛而去。
「大叔。」凌文風心疼地叫道。
「莊主,海兒,海兒他……」老人沒說完就倒了下去。
刀、劍似毒蛇一般向老人擊去。眼見老人就要死於亂刀之下,突然空中響起一聲「住手」。這一聲暴喝,如巨雷劈空,如萬馬齊鳴;這一聲暴喝,又猶如千針刺肺,震得黑衣人耳膜欲破。不遠處,有幾名功力較弱的傷者因這一聲「住手」而斃命,時間、空間似因這一喝而靜止片刻,所有刀、劍都因這一聲巨喝而發出共鳴,也停在空中半刻。
這一聲暴喝是凌文風以內力逼發出來的,這使他本被逼於左手的毒隱隱發作,因為他實在也耗了不少功力,但他沒有停,他也不能停,他這一喝也便是為了爭取時間。所以他身形更快了,腳步走成了一團雲,一團烏雲,那種烏色便是凌文風鞋面的顏色,身子劃成了一塊幕,一塊血紅色的幕,那是凌文風身上被濺的血。凌文風同時出劍,這一劍的快成了一團光,一團光幕,雖然只不過是搖曳的燈光,但劍依然能亮成一團青芒,一團移動成一道光牆的青芒。
於是,所有攻向老人的刀、劍都飛了出去,抑或不是飛,因為誰也沒有看見是怎麼飛的,飛到哪兒去了,那些刀劍都不見了,手掌都裂開了口子,不過若有人低頭在地上找,肯定能發現許多鐵粉,也許還會發現一兩塊鐵片。老人也不見了,因為老人已躺在了凌文風的懷裡。
「大叔,大叔,醒醒。」身為一方霸主的凌文風也失去了一向的鎮定,人說「事不關己,關己則亂」,老人那幾句話已讓凌文風失去了理智,這便是人。
「莊主,我還沒有死吧?怎,怎麼是……是你救了我?」老人吃力地說道。
「是,大叔,海兒到底出了什麼事?」凌文風着急地問道。
「海兒,海兒他……」老人喃喃地說道。
凌文風一劍揮出,又殺掉撲上來的幾名黑衣人。他急問道:「到底怎麼了,快說呀。」
「海兒他在後山被這群人殺了。還有二弟,他也為了救海兒,也死了。」說到這裡,老人已泣不成聲。
「什麼?」聽到這裡,凌文風只覺得天旋地轉,天地一片蒼茫,生亦何歡,死亦何苦,毒也因未運功而重流回全身,別人的劍刺在他身上居然沒有什麼感覺。
突然,凌文風的雙眼瞪得好圓,好圓,那種不敢相信的感覺似乎在他臉上刺下了烙痕,那本重傷垂危的老人也在此時一躍而起,變得意氣風發。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凌文風一手撫着胸口的刀柄,凄惋地問道。
「對不起,莊主,雖然凌家對我很好,但我又得到了什麼呢?到老若非他們,我甚至連個女人都沒有,現在就不同了,美女、金銀、房子、權力我什麼都有了,所以我不得不殺你,請你原諒。」老人有些得意又有些歉疚地說道。
「那你剛才所說的都是假的了?」凌文風痛苦地道。
「莊主,莊主。」那邊的庄丁和老頭似乎發現這邊的情況不對,一直向凌文風這邊殺來。
「對,剛才是騙你的,若不騙你,你怎會心神大亂,我怎有機會下手?」老人厚顏無恥地道。
「啊。」一聲凄厲的慘叫發自那被稱為老四的人口中,然後便再也沒有了聲息。
「老三,你,你殺了四哥!你,你不是人!」那位被稱為老五的老者怒急,結巴地道。
「四叔!」凌文風一聲慘叫。
「哈哈哈……老三,我的好兄弟,大哥是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