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起奇門》[禍起奇門] - 第4章 為情而戰1

莫愁湖畔,楊柳輕飛,水上鴛鴦互戲,碧水青天,雲淡淡,風輕輕,驕陽如灑,是個好天氣。
楊柳蔭下,一淡裝少女靜坐於青石之上,偶爾信手一揮,一塊石子擊破湖面的平靜,黛眉緊鎖,粉面儘是愁容,那瓊鼻輕顫,烏玉般的眼睛凝望着遠處的青山,長長的睫毛似受不住這沉重的愁氣而斜張,真似月宮因寂寞而發愁的嫦娥。
她不是別人,正是唐情,和馬君劍一起行走江湖多月,六人一道都是開開心心,甚至她已經感覺到自己深愛上了馬君劍,馬君劍同樣也深愛上了她,那為何還這樣發愁呢?
「莫愁湖啊莫愁湖,你知道何為愁嗎?你只是靜靜地順應着自然的變化,你可會愁?唉,莫愁莫愁,真正愁時何能莫愁啊?」唐情幽幽地道。
「撲」一塊石子擊入水中,唐情回手輕拂飄散的秀髮,又凝望着那天上的流雲叨念道:「浮雲啊浮雲,若能如你該有多好,無牽無掛,自由自在,就像馬哥哥一樣,豪放不羈,隨心所欲,唉。」
「情妹,原來你在這兒,我找你好久都找不到你。」馬君劍那輕緩而又有節奏的聲音傳了過來。
唐情沒有動,只是「嗯」了一聲,便將手中的石子擲入湖中。
「怎麼了?情妹。」馬君劍輕扶唐情消瘦的雙肩道。
唐情低下頭依然沒有回首,只是兩行清淚緩緩流下。
「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告訴我,為什麼流淚?」馬君劍轉到前面抬起唐情的下巴說道。
淚水流得更快,輕輕地飲泣,唐情依然沒有開口。
「有什麼心事,還是誰欺負你呢?告訴我,讓我也為你分擔一些,好嗎?」馬君劍溫柔地道,並掏出手絹為唐情擦去淚水。
「馬大哥。」唐情一下撲到馬君劍的懷裡抽咽着。
馬君劍輕撫唐情的秀髮,一手緊擁唐情顫抖的身體,再沒有說半句話。
唐情抽咽了一陣子後,軟弱地哭道:「馬大哥,我對不起你,我一直沒有告訴你為什麼獨自行走江湖的事,其實,我是唐門中人,是唐竹棋的女兒,因家人讓我嫁給馮玉山的那個胖兒子馮不肥,所以我逃了出來。我知道你是位英雄,所以便想跟你一起躲一段時間,可沒想到家裡還是找到這裡來了,我哥要我立刻回去,只給三天期限,否則便殺了你。所以我不知該怎麼辦,真的,馬大哥,我不是有意要騙你的。」
馬君劍靜靜地聽完後,扶着唐情的雙肩道:「情妹,你愛不愛我?」
唐情微紅着臉輕輕地點點頭。
「那你願不願意跟我一輩子。」馬君劍有些激動地道。
「我願意,可是你敵不過我哥的。」唐情怯怯地道。
「就算是死,我也不會怕!」馬君劍平靜地道。
「我……」唐情想說什麼,卻被馬君劍吻住了她的唇。
這溫柔的一吻,吻幹了唐情臉上的淚花,如夢一般的吻,如詩一般的吻,兩個人全心地投入到這一吻,天地之間再無他物,就這一「吻」吻出時空的永恆,這是馬君劍這一生印象最深的烙印,這是唐情這一世的溫柔,這一吻深深地植入唐情的心底,是她今後惟一的溫暖。
終於分開,空無虛幻的宇宙又回到了現實,兩個人,四道如秋水的目光還在吻,在空中吻,這也是兩人的心靈在吻,都沒有說話,都不願先移動一下,就這樣一直坐到深夜。
第二天,馬君劍就帶唐情親上唐門,可是,在外堂卻被唐門的三大年青高手之一唐箭擋住了去路,理由是外姓人不能進入唐門,唐情可以進去,馬君劍和雷氏兄弟不能進,否則不客氣。於是他們動手了,唐箭出了一箭,這一箭體粗近寸,到中途時化成七七四十九隻箭,每支都是從不同的角度射向馬君劍,唐門的暗器摸不得,不僅絕而且塗有劇毒。
馬君劍沒有動,唐情暗地裡告訴過他這一箭的厲害。他沒有慌,只是在所有的箭近體三尺前,便見一道電光照亮了四周兩丈。這是一道很神奇的電光,是一個圓球狀的電光,而且這不是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