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起奇門》[禍起奇門] - 第5章 為情而戰2

只見那中年婦人悲呼:「情兒。」張開雙臂就奔了過來,而唐情也奔過去一把鑽進婦人的懷裡泣道:「娘親……」這婦人便是唐情之生母「追命索魂」唐素。
「情兒,回來就好,這幾位朋友是……」那為首之人,也就是唐情的父親唐竹棋道。
「晚輩馬君劍,這幾位,是雷氏四兄弟,今次送唐姑娘回唐門,主要還是有事相求。」馬君劍抱拳恭敬地道。
「哦,你便是有『君子之劍』稱號的馬君劍?」唐竹棋欣賞地道。
「正是晚輩,『君子之劍』只是江湖朋友抬愛而已,晚輩實不敢當。」馬君劍謙遜地道。
「那你有何相求呢?」唐竹棋有些好奇地道。
「晚輩實說,請前輩不要生氣。」馬君劍有些緊張地道。
「說吧,我不會生氣。」唐竹棋更加好奇地道。
「在此,我正式向情妹求婚,晚輩想求前輩答應我和情妹的婚事。」馬君劍滿臉嚴肅地道。
「什麼?荒唐!你可知道情兒已經定下了親事?」唐竹棋還是有些禁不住動怒地道。
「晚輩是真心的,情妹也對我說過親事的事,可她喜歡的是我,不是馮玉山的兒子。」馬君劍解釋道。
「不行!本來我應感謝你送回我的女兒,可你卻是為了這樣的目的而來,我警告你,若再提此事,我絕不饒你!」唐竹棋憤憤地道。
「爹,女兒是真心喜歡他的,我這一生除了他,誰也不嫁!」唐情推開母親大聲道。
「你,你反了!這可由不得你,來人!送客!」唐竹棋憤怒地道。
「前輩,你作為父母,難道就不為女兒的幸福想想嗎?」馬君劍有些不平地道。
「我用不你來教訓,若非你送情兒回來,我早就讓你見不到陽光了!」唐竹棋蠻橫地道。
「伯母,我想你一定很疼情妹,難道你就忍心看着她掉入火坑?」馬君劍轉向唐素平靜地道。
「我……」
「把他趕出去!」唐竹棋憤怒的聲音打斷了唐素要說的話。
雷氏四兄弟一句話都沒說,站定抽刀自有一股凜然的氣勢,他們知道馬君劍一定會拚命,唐情本來就如他生命的源泉,為了唐情,他一定會拚命!
果然,馬君劍冷冷地道:「唐竹棋,你不配做為人父,你是一個老頑固而且自私的老混蛋,為了保全自己的利益,不惜犧牲女兒的幸福,你愧不愧?你羞不羞?」
「好,好!你好大膽,幾十年來敢罵我的人從來都沒有,但可惜這麼有膽的人壽一命不長!」唐竹棋也變得無比冷靜地道。
「爹,你不能殺他,你若殺了他,女兒就死給你看!」唐情跑到馬君劍的身前道。
「好,好一個女兒,幫着外人來威脅爹!唐風、唐兵,把情兒拉過來!」
「情妹,別怕,我馬君劍也不是怕死之人,我來這裡並沒有打算活着出去,只可惜連累了雷氏四兄弟。」馬君劍凄涼地道。
「馬兄弟,我們的命本就是你的,現在為你而死也沒什麼大不了!」雷劈金毫無懼色地道。
「那好,情妹,我為你而死也無憾!」馬君劍扶住唐情抽動的雙肩輕輕地道。
「七妹,過來,別跟那小子一塊!」唐風叫道。
「唐竹棋,你可敢與我一戰?」馬君劍道。
「殺你還用得着我父親出手?我殺你,你才勉強夠上資格。」唐兵狂妄地道。
「唐兵,你比唐箭厲害多少?他也是我的手下敗將,你掂量掂量吧!」馬君劍無情地道。
這一下連唐竹棋的臉色都變了,更不用說唐兵。
「你把他怎樣了?」唐竹棋厲聲喝道。
「他死於自己的暗器之下,我本不想殺他,也不想和他打,但是他阻礙我陪情妹進門,所以他便死在自己的暗器『唐箭』之下!」馬君劍恨聲道。
「好,英雄出少年,看來我不戰不行了!」唐竹棋憤怒地道。
「我就等這一句話,但請前輩,若晚輩不幸戰死,請不要為難雷氏四兄弟。」馬君劍道。
「你沒有條件可談,因為唐箭之死,你們都得死!你是因為我的女兒,我可以給你一個全屍,除非你殺了我!」唐竹棋毫無表情地道。
「好,情妹,請為我壓陣。」馬君劍深情地道。
「好,馬大哥,你死了,我也不會獨活!」唐情也凄惋地道。
「前輩,得罪了!」馬君劍出劍道。
一道亮麗的電光如魔鬼般地射向唐竹棋,空氣似被撕裂的布一般「嘶」地一聲暴響,電光已離唐竹棋不到三尺。
人說,暗器宜長攻不易近攻,所以馬君劍搶身近搏。
說時遲那時快,唐竹棋不見了。而馬君劍眼前是空朦朦的一片,那是唐門最佳掩護暗器「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