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起奇門》[禍起奇門] - 第6章 為情而戰3

「我敗了。」唐竹棋有氣無力地道。
「那我可以帶走情妹嗎?」馬君劍冷冷地問道。
「這個,這個,我不能作主!」唐竹棋為難地道。
「那……」馬君劍話說一半,便呆住了,他眼中射出鄙夷的光芒,因為他的臂膀上插着一支黑色的鐵釘,這還是因那劍的磁場所影響,使鐵釘偏離軌道,否則就是咽喉而非臂膀。若在平日,當然無法暗算馬君劍,可剛才連使三大殺招,又中了一棋,棋中本身就有毒,使他的反應和聽覺大受影響。
「唐門,只有老太爺才可以作主。」這是那個老頭子的聲音。
「那你為什麼暗算我?唐門老太爺就是這樣教你們的嗎?」馬君劍憤怒地說,雷氏兄弟也怒道:「老匹夫!」
「不要緊,年輕人,我們唐門本來就是以暗器和毒藥出名,暗算正是暗器功夫的主要手段,又有何不對?不過年輕人,你是活不過今天了,那上面是我取『斷腸草』、『人蔘須』、『腹蛇膽』、『鶴頂紅』所煉成的毒藥,沒有獨門解藥,誰也救不了你!」老人陰狠狠地說道。
「你卑鄙、無恥!」唐情怒罵道。
「七小姐,這都是為你好,老太爺的脾氣你是知道的,我只能這麼做。」老頭裝作無奈地道。
這時,馬君劍只覺得,天地都在轉,唐情的淚卻斜飛,雷氏兄弟往上升,終於緩緩倒下。
「馬大哥。」唐情哭喊着奔過去,扶着暈倒的馬君劍,對老頭道:「快把解藥拿來,否則我就自殺!」唐情抽出一把帶着藍光的匕首對着脖子。
「小姐,別亂來。」老頭子急道。
「情兒。」唐竹棋夫婦焦急地喊道。
「快給我!」唐情怒喝道,雷氏兄弟圍成一圈護着唐情。
「小姐,你若和他走,我要受家法,你若自殺我也要受家法,無論如何我都要受家法,不如我們商量商量。」老頭子裝作為難地道。
「快說!」唐情怒道。
老頭子得意地道:「小姐若答應出嫁,我可以放過你的朋友,但下次再生是非,只好當敵人對待,不知小姐可否願意?」
唐情看着臉色蒼白的馬君劍還在流黑血的手臂,軟弱地道:「我答應,但我要親自送他們走出唐門。」
老頭子得意地道:「這個沒問題,只是他要在十二個時辰後才能醒轉。」說完,把解藥喂進了馬君劍的口中。
這一路上,唐情一定要親自背馬君劍出唐門,連雷氏兄弟都沒有辦法,幸虧唐情身懷武功,否則沒走一半,就得連自己一起讓人背了。
唐情咬着牙將幾人送出唐門,便將自身的一塊玉佩掛於馬君劍的脖子上,大哭一場,雷氏兄弟也掉下了幾滴罕見的淚水。她靜靜陪了馬君劍三個時辰,才被人拖走。
十二個時辰之後,馬君劍醒了,見自己並不是在唐門,便大叫「唐情」、「唐情」……
「馬兄弟,唐情走了,叫你別想她,你鬥不過唐門的,並將玉佩送給了你。」雷劈金道。
馬君劍只覺得虛弱如嬰兒,不覺流下了兩行英雄淚。
數月後,唐情早已出嫁,而重傷初愈的馬君劍獨上唐門,連殺唐門兩名功力最高的第三代弟子,重創十人,唐氏三大年輕高手盡死,自己也身負毒傷。
一年後,馬君劍又獨上唐門,斬殺唐門第二代高手一名,第三代弟子十餘名,自己毒傷加重傷。
一年半後,馬君劍在威遠至內江道上將那天偷襲他的老者斬殺,並殺盡隨從二十五名唐家弟子,自己受重傷加毒傷,險死,卻為凌家莊上代莊主所救,從此長住凌家莊。唐門屢派人馬探尋,尋找數載依然未找到馬君劍的蹤跡,故以為馬君劍已被毒死。而江湖中人卻不得不佩服馬君劍的勇氣和武功,馬君劍之名也從此轟動江湖,也從此成為江湖欲尋之人。
馬二爺輕撫胸中的玉佩,兩行老淚順頰緩淌:「情妹,情妹你可好否?四十年過去了,想來都老了,可我怎麼也忘不了你……」
「二公,二公,二公,你怎麼了?」一個猶帶稚氣的聲音劃破似夢似幻的回憶。
「沒什麼,海兒,我在看池子里的水,在想為什麼會幾百年還這麼熱呢!」馬二爺撒謊道。
「那你怎麼流淚了?」少年又問道。
「誰說我流淚?你這小不點盡害人,將水澆到我的身上,把水珠說成是淚珠,你以為我是小孩子,和你一樣愛哭鼻子呀?」馬二爺假怒道。
「哦,我還以為二公也會流鼻涕呢。」少年說完又泥鰍般鑽入水裡。
凌家莊依然寂靜,幾盞「氣死風」燈,搖曳得如鬼火一般,那滿院的花樹便如張牙舞爪的鬼怪一般。
這時,庄外的樹林傳來幾聲夜鶯的啼叫,接着又有幾聲啼叫相應和,就如幽鬼夜啼。
「啪」一顆石子掉進凌家莊的大院,庄內依然毫無動靜。
片刻,一道如夜貓般的身影踏上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