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父朱元璋》[家父朱元璋] - 第一章 卧槽,朱元璋

南國風光,萬里雪飄,蒼茫大地上,銀裝素裹,白雪皚皚。

應天府(南京)紫禁城,坤寧宮。

金碧輝煌,雕樑畫棟。

「趙王朱杞,於洪武三年,十二月殤……」宮殿內,一道尖銳陰柔且帶着悲傷的聲音傳出殿外。

「趙王殿下…」

宮殿外,焦急等待的宮女太監瞬間俯跪在地,哀聲嚎叫。

洪武三年,十二月。

洪武大帝第九個兒子,於坤寧宮殤,整個金碧輝煌的紫禁城上空,瞬間籠罩着濃濃的悲傷。

……

轉瞬,洪武六年,三月。

第一場春雨過後,萬物生長,處處生機盎然。

「駕,駕,駕。」

坤寧宮走廊里,稚嫩的童聲打破了晨曉,一個約莫五六歲的孩童身着華麗衣裳,騎在太監的背上,左手抓着太監的衣服,右手比划著揮鞭動作,短小的雙腿不停的在踢着太監兩肋,一臉開心的在騎馬。

身後,跟着五六個宮女太監,他們彎着腰伸着手,滿是緊張的盯着孩童,以防他摔倒在地。特別是孩童在左右搖晃着身體的時候,他們的小心臟瞬間就提到嗓子眼上。

驚恐的不行。

「趙王殿下,莫晃,以免摔到您咯!!」

為首的太監抹了把額頭上的汗水,滿是心驚膽戰的喊了聲。

「駕,駕,駕。」小傢伙仿若沒聽到一樣,不停的拽着太監衣服,扯開嗓子奶聲奶氣的大聲喊着。

那小臉紅撲撲的,宛若熟透的蘋果。

「趙王殿下,先停停,奴婢給您擦好汗,您再騎?」

旁邊,一個七八歲的小宮女拿着帕巾輕輕叫喚的聲,水靈靈的眼眸里,滿是央求的神色。

「吁!!!」

小傢伙勒住太監的衣服,示意他停下。

然後轉頭露出兩個小酒窩,「嗯,小嫻兒,你擦吧,可把咱累壞了呢,嘿嘿……」

「是,趙王殿下。」

小宮女卑微的伸過手,用帕巾擦掉他臉上的汗珠。

隨後又端了碗水給他喝下後,才邁着小碎步往後退開,而小傢伙則一臉享受的『啊』了一聲,便繼續玩了起來。

童趣聲在坤寧宮長廊不時的悠悠回蕩。

「不玩了!!」

半盞茶後,小傢伙似乎玩膩了,哼唧了聲,就從太監的背上跳了下來。

「趙王殿下……」

他這一跳,頓時把幾個宮女太監嚇得臉色發白,驚慌的伸手去扶他那弱小的身體。

小傢伙氣喘吁吁的轉過身,小宮女邊給他擦汗,他邊走到梁檐邊坐下,然後雙手搭在膝蓋上托着下顎,眼神空洞的望着前方。

這種神情,根本不是他一個五六歲孩子該有的。

「唉……」

內心空空如也的他輕嘆了聲。

儘是悵然。

小傢伙喚作朱杞,是朱元璋的第九個兒子,原本於洪武三年就已經死了,但在當天晚上,他竟然奇蹟般的活了過來。

所有人都以為朱杞死而復生,是天佑大明。

殊不知,在那幼小的身軀里,住着的早已經不是趙王朱杞的靈魂,而是來自於後世。

蘇毅,前世是大學生兵,入伍半年,便憑藉著過人能力成為西南某部的獵豹特種大隊的一員,熟知各種武器,服役期間,執行過多次任務。

退役後,回到學校繼續就讀,然後通過自身努力,成為培養祖國花朵的園丁。

捧起了金飯碗。

在下午放學的時候,他為救學生勇敢撲身而上,卻被車撞暈了過去,等他再次醒來時,就已經睡在坤寧宮的床榻上。

當時,他睜開眼看到周圍的人哭成一片時,頓時懵了。

可在融合朱杞那可憐的記憶後,在坤寧宮一片忙亂中,他聽到什麼重八,陛下之類的,當時就傻了,好不容易轉醒,他轉頭看向床榻邊的那個偉岸身影,聽到那人念叨着什麼『咱朱元璋』啥的,當時他驚呼了一聲「卧槽,朱元璋!?」

人雖小,聲音稚嫩且飽滿。

哪像是死而復生的人。

瞬間,整個宮殿內瞬間變得寂靜無聲,緊接着,坤寧宮傳出一道無奈地咆哮聲。

要不是當時他剛死而復生,身體羸弱,他的屁股絕對會迎來五指山的愛撫,因為他那一句驚呼,可把大明皇帝給氣得火冒三丈,卻無從下手,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