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父朱元璋》[家父朱元璋] - 第十章 變戲法

太監宮女神色紛紛黯然。

相對的,御廚卻要好許多,在菜品做出來以後,或多或少的,他們都能沾點光。

所以在吃的方面,御廚不用跟着宮女太監一塊吃那種又苦又澀的鹽。

其他佐料也是如此。

「不行,這些鹽不能再用了,全都給本王扔到外面。」朱杞想都沒想,就直接下令。

眾人一聽,以為他要把鹽扔掉,神色驟變,那姓李的監工太監更是勸阻道:「九爺,這萬萬不可啊,這是鹽,可金貴着呢。」

「廢話那麼多,按照我說的做就行。」朱杞不耐煩的說道。

隨後,他似乎想起什麼,皺着眉頭問道:「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你們掌印和提督光祿死哪去了?」

「回九爺,奴婢不知。」李監工太監顫聲回應。

其他人皆是低下頭,沉默着。

霎時間,朱杞心有殺意,冷聲道:「採購這種有毒的鹽也就算了,出了事情,連個人影都不曾看到,他們過得還真逍遙啊。」

「來人!」

轉過身,喊了聲,就立馬有兩個侍衛到他面前,「去,把尚膳監的那兩個主事給本王抓來,本王要斬他們的頭。」

「是,九爺!」

兩個侍衛領命而去。

「這種鹽還有多少?」轉頭看向瑟瑟發抖的李監工太監,朱杞問。

「至少十萬石。」

「這麼多?」朱杞皺眉,小手一揮,說道:「把它們封存好,不可再食用。」

這批鹽的危害性有多大,朱杞一清二楚,裏面可是含有硝,磷鉀等雜質。

如果再繼續吃下去,等到硝和鱗鉀在他們的體內積累到一定量,身體羸弱的,等待他們的將會是死,從他們臉色略顯發紫來看,應該不遠了。

現在還好,發現的早。

要是再晚一點,後果將是不堪設想。

他知道,供他們吃的那些鹽是屬於海鹽,而宮女太監他們吃的,則是岩鹽,這種鹽經過無數個漫長的歲月,百姓試毒,他以為大明的製鹽技術已經發達了。

卻沒想到,連鹽裏面的硝和磷鉀都沒能處理乾淨。

真真是出乎意料。

「九爺……」

這事,李監工太監可不敢執行,雖然眼前這位是趙王殿下,所以他只能哭喪着臉,哀求的看向朱杞。

「你是想砍頭嗎?」朱杞瞪着他,問。

聽到這話,李監工太監哪還敢猶豫,直接對着那群御廚下達了命令。

然後苦着臉對朱杞說道:「九爺,這些鹽封存了,那……」

他話還沒說完,朱杞就直接打斷他說道:「本王知道你在擔心啥,不就是食用鹽嘛,看本王的。」

走到門外,看着烈日當空,朱杞非常滿意。

「手上沒工作的,都給本王過來。」朱杞轉過頭,說了一聲。

旋即,宮女太監,以及手頭上沒有在忙活的御廚們,都紛紛來到他近前,一臉疑惑的看着他。

朱杞雙手搭在身後,輕咳了一聲。

才緩緩說道:「木桶,水,木炭,乾淨的布,漏斗,麻繩,剪刀,記着木桶多準備幾個,還有布和麻繩。」

聞言,眾人皆是一愣。

不知他要幹嘛。

「還傻愣着幹嘛?趕緊行動啊你們。」見他們一個個傻乎乎的,朱杞瞪着他們,沒好氣的哼唧着。

「是,九爺。」

太監宮女紛紛行動,不敢有絲毫耽擱。

木桶,水,木炭,在御膳房有現在,不用去找,很快就被那些御廚提到了他的近前。

宮女小嫻兒眨巴着眼睛,撓着頭,一臉疑惑的看着朱杞,「九爺,您要他們準備這些東西是要幹嘛啊?」

「等會九爺我給你們變個戲法。」朱杞露出兩個小酒窩,神秘一笑。

「啥變戲法啊?九爺。」

小宮女眼睛陡然綻放,神情中儘是激動。

「暫時保密。」

越是搞的神秘,越是勾起人的好奇心,就比如此刻的眾人,一個個的眼神中帶着期待,伸長脖子向四周張望,希望那些去找東西的人儘快回來。

看他們這般,朱杞小臉頰的笑容更盛。

虛榮心得到滿足的朱杞,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