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父朱元璋》[家父朱元璋] - 第二章 爹,不信你看

「來,我們繼續玩騎馬。」

猛地起身,朱杞對着那些太監說,仿若沒聽見小宮女的話一般。

一時間,眾太監面面相覷,心裏卻有道不盡的苦澀,眼前這位爺太難侍候了,最是讓他們頭疼的很。

如果,如果他能有那幾個爺一半,該有多好啊。

那幾個爺,可是謙謙君子,特別是太子爺,那叫一個讓人欽佩,深得滿朝文武贊意。

而眼前這位呢?

活脫脫地就是一個無法無天的混世魔王。

攤上這麼一位主子,可謂是把他們給害苦咯,儘管他自幼就很聰慧。

「九爺,今天是李師授課,您莫要遲到咯。」有小太監低着頭顱,小聲的在提醒他,聽他語氣,這位李師似乎很獨特。

「李希顏?」

聞言,朱杞小臉瞬間大怒,奶凶奶凶的叫嚷着,「臭酸儒,卑鄙無恥,仗着他年壯,竟敢多次暗算本王,他日等他朽,咱壯,咱定會把他鬍子拔光,不,頭髮也給他薅光,哼!!!」

面前,幾個太監宮女低着頭,保持着沉默。

卻為李希顏默哀。

那小宮女在心裏暗嘆了一聲之後,勸道:「九爺,咱還是去上課吧,不然先生會不高興的。」

「整天『之乎者也』的,俺才不去呢。」

搖着頭顯得很不耐煩,然後指着眼前的太監,說道:「你,趴下,我要騎馬打仗,打那陳友諒,不,打那李希顏屁滾尿流,看他還敢用戒尺打我不?」

說到後面,朱杞完全是在咬牙切齒。

可見他對李希顏有多痛恨。

李希顏,乃儒學大家,性格嚴厲,品行高潔,自收到朱元璋飛騎手諭後,進紫禁城上任給諸皇子授課以來,一直恪守師道。

但,諸皇子年幼,難免有不聽教導,頑皮貪玩的時候。

於是,對執教嚴厲的李希顏而言,不服教誨或不認真學習的,輕則嚴加痛斥,重則當眾懲罰,經常用戒尺打他們腦門。

而在諸皇子當中,經常受到李希顏戒尺招待的,就是他朱杞。

所以,對於李希顏,他才恨得咬牙切齒。

奈何他人小力量弱,根本不能與之對抗,否則,他一定會讓李希顏知道,花兒為什麼那麼紅。

面前,幾個太監宮女皆是擺着一張苦臉,滿眼都是哀求的看着他。

朱杞見狀,很是無奈。

摸着下巴沉吟了下,眼睛裏閃過一絲狡黠,而後輕咳一聲,把手搭在身後,說道:「知道你們也有苦衷,九爺我也不為難你們,我騎一下大馬,便去上課。」

「多謝九爺。」

頃刻間,眾位太監宮女感激涕零,紛紛跪地拜謝。

「趕緊走開你們,我要騎大馬了,別妨礙九爺我攻打李希顏那廝臭酸儒。」朱杞撥開宮女太監,走過去騎上趴在地上的太監背上。

「駕,駕,駕!」

在太監爬行間,朱杞感覺自己在金戈鐵馬間,衝破千軍萬馬的敵人陣營,向那李希顏殺去。

右手一舞,對着前方叫囂道:「李賊,臭酸儒,吾乃洪武皇帝第九子,朱杞是也,叫吾一聲爹,吾可給你一個痛快,不會痛的,放心。」

「啥!?你要拿戒尺打我?」

朱杞大怒,指着前方呵斥道:「李賊,我要誅你九族,把你凌遲處死。」

邊上,幾個太監宮女臉頰忍不住抽搐了下。

滿眼都是無奈。

這趙王殿下對李希顏是有多恨啊,竟然要誅人九族,幸好是他在自娛自樂,要是真的,他們絕對相信,他們的趙王一定會誅殺李希顏的九族。

「啊!!!」

忽然,朱杞捂住胸口,從太監背上摔了下去。

「趙王殿下……」

太監宮女頓時驚慌失措,紛紛伸手過去,可是,這發生的太過突然,哪怕是他們早有準備,也來不及反應。

嘭!!

朱杞幼小的身軀瞬間砸在冰涼的地上,幾個太監宮女心頭猛顫,臉色都變的蒼白無力,想要去扶他起來,卻被他一個眼神給瞪住了。

見他這樣,那些太監宮女也暗自鬆了一口氣。

「李…李賊,爾好陰險狡詐,竟放暗箭傷我,額……」

捂着胸口,朱杞指着前方有氣無力說著,末了,小腦袋一歪,舉在空中的小手也隨之落下,便再無聲音。

見他表演完畢,幾位宮女太監互相看了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