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父朱元璋》[家父朱元璋] - 第三章 此子,甚不像咱老朱

朱杞頭頂上,毛髮下,有三四處結痂的地方,雖然很淡,不過卻可以看得出來,這是被鈍物打的。

老朱小的時候家裡窮,沒機會讀書識字,是在十七歲進皇覺寺當和尚時為了誦經開始學的,但進速最快是在加入紅巾軍以後,跟隨軍的文人,識字的袍澤以及幕僚等學習的。

也是在那時,他認識了大明帝國的開國皇后——馬秀英。

因為知道知識的重要性,他對後代的教育非常重視,於是,在宋濂的舉薦下,飛騎下諭請了儒學大家李希顏進應天府,教授諸皇子。

可他沒想到的是,這位儒學大家竟是如此兇殘,敢對自己的皇子下狠手。

他朱元璋怎麼不怒髮衝冠。

「郭英何在?」

怒吼一聲,身後迅速走出一位侍衛,只見他神情肅穆,氣勢逼人,聲音洪亮的喊道:「屬下在!」

朱杞抬頭看去,從對方身上,他感受到一股熟悉的味道,不用說,此人是殺過人,見過血的。

朱元璋眼眸凌厲且森然的怒道:「走,隨咱去殺了李希顏那廝去。」

說完,就拉着朱杞的小手,轉過身,就要往文華閣去。

被拉着小手的朱杞小臉一變,弱弱的說道:「爹,李老師雖然可惡,卻罪不至死,殺他不至於,咱們把他趕出紫禁城,甚至是應天府就是了,然後您再給我們換個不那麼兇殘的老師。」

他平日里雖然胡作非為,是個十足的混世魔王,可是,那不過是他的偽裝而已,更何況,他的目的只是想趕走李希顏,好讓朱元璋換個不那麼嚴苛的老師。

那樣,他也就可以在課堂上隨心所欲。

還有就是,他的靈魂是來自二十一世紀,不允許他這麼做,而且,嚴格的來說,李希顏絕對是個好老師,只不過在執教過程中使用的方式,他不敢苟同罷了。

朱元璋停頓腳步,詫異的轉過身打量着,心想着:這逆子真是咱的九兒嗎?

其他人也是驚詫的不行。

就連剛想叫住朱元璋的馬皇后也微眯着鳳眼,在仔細的打量着他,這變化,着實讓人吃不透。

剛才在宮殿里,她可是清清楚楚的聽到他對李希顏喊打喊殺的,那語氣充滿了憤懣。

而聽到他對授道解惑的老師如此不敬,馬皇后頓時不悅,便起身要走出宮殿教訓他,可剛走到門檻,就看到那一幕,還沒來得及教訓,朱元璋就來了。

「九兒,你真是這麼想的?」朱元璋眼睛不眨的看着他,問了一聲。

「嗯呢,爹。」

朱杞重重的點着頭,很是認真。

「好好好,你這豎子終於讓咱刮目相看了一回,哈哈哈……」朱元璋眉開眼笑,欣慰的不行。

「……」

朱杞瞬間遭到暴擊,心想着:難道我有這麼不堪嗎?

於是,他努力的想,使勁的想,最後發現,自己還真是這樣的不堪。

不過他的小臉頰也跟着露出傻笑。

然而,下一秒,朱元璋笑聲一斂,一身帝王之氣盡顯,然後厲聲道:「李希顏簡直是無法無天,敢對咱皇兒們下如此狠手,咱不殺他,難泄心頭之恨,郭英,走。」

「陛下,且慢!」

馬皇后連忙叫住,然後繼續說道:「他們年紀小,頑性烈,李師嚴點好。」

此話一出,朱杞瞬間驚掉下巴。

心裏哀嚎着:母娘,您可是我的母娘啊,怎麼能胳膊肘往外拐,幫着李希顏那混蛋,不幫我們主持公道啊?

「嚴,咱沒話可說,可不能這麼殘暴的對待咱皇兒啊,所以,咱要去殺了他。」說著,他恍然,看向馬皇后,訝然道:「不對,你早就知道他被李希顏打,並且不止一個?」

馬皇后點頭,朱元璋頓時凌亂。

「你,你怎麼不告訴咱呢?而且,他們可是我朱元璋的皇兒,他李希顏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啊,稍微教訓下就是了,怎麼對咱皇兒下如此狠手。」對馬皇后,朱元璋一直很尊重,所以,此刻的他,內心充滿了無奈。

馬皇后卻鄭重的說道:「哪有用堯、舜的標準來教訓你兒子,反倒使你生氣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