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父朱元璋》[家父朱元璋] - 第四章 先生,我錯了

「老朱的眼神好可怕。」忽然,朱杞下意識的嘀咕了句。

聲音雖低,卻宛若驚雷。

震得身後諸多宮女太監目瞠口呆,直愣愣的待在原地,忘記跟上了他的步伐。

這趙王殿下的膽子果真是無法無天啊,連洪武皇帝在他嘴裏都成老朱了,要是被洪武皇帝聽到,估計的被氣死。

可隨後,眾人想起了一樁秘聞,洪武三年的時候,趙王殿下在死而復生時,就曾經當著洪武皇帝驚呼了一聲「卧槽,朱元璋!!」後,他們也就釋然了。

只是,跟着這麼一個主,不知是否還有日後,眾人在此刻,顯得擔心無比。

「小嫻兒,你們杵在那裡當電線杆呢?還不快滾過來?」朱杞一回頭,看到他們愣在那一動不動的,頓時大罵。

電線杆?

九爺總是時不時的有怪詞蹦出來,但是,聽着好像不是什麼好詞。

不過,管他呢,總之九爺好有文化啊。

如此想着,名叫小嫻兒的小宮女就迅速跟上,其他的太監宮女則互相看了一眼,邁着小碎步跑去。

走在路上,想到自己被老爹母娘訓斥了一頓,朱杞有些憤懣,一臉踢着地上的塵埃,罵罵咧咧的道:「李賊,你好可惡,竟然害得俺挨訓,此仇我記下了。」

身後,那群宮女太監低着頭,彷彿沒聽見,不過,人往往這樣,你越想避過麻煩時,麻煩偏偏找上門。

只見朱杞一跳而起,在空中轉過身,落在他們面前。

而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可把幾個正低頭走路的太監宮女給嚇得半死,還好,他們反應快,否則就直接撞了上去。

「九,九爺,啥了?」小嫻兒眨了眨眼,問了聲。

朱杞右手托着下巴,食指在不斷敲打着自己的臉腮,眼眸綻放着光芒,且期待的看着眼前的太監宮女們,問道:「你們說,能有什麼辦法對付那李希顏?」

霎時間,眾太監宮女面色微變,驚恐的低下頭,不敢言語。

李希顏,那可是諸皇子之師,他們小小宮女太監,可不敢亂出主意,因為以這位九爺的性格,他真的會下黑手,要是傳到洪武皇帝耳中,他們有十個腦袋都不夠砍。

說不定,會因此而連累家人。

「你們都啞巴啦?」看他們兢兢戰戰的模樣,朱杞臉色有些不悅。

「趙王殿下,奴婢該死。」

頃刻間,眾太監宮女俯跪在地,等候着朱杞的發落,見狀,朱杞眼神儘是欣慰之色,但嘴裏卻不耐煩了哼唧道:「廢物一群,連個辦法都想不出來,要你們何用?」

「奴婢該死!!!」又是整齊劃一的驚悚聲響起。

「都起來吧,本王自己想辦法。」哼了聲,朱杞就轉身向文華閣走去,跪在地上的太監宮女們依舊繼續喊了聲『奴婢該死』才緩緩起身跟上。

輕車熟路的來到文華閣門外時,就聽到裏面傳來授課聲,他拍了拍身上的衣裳,見沒有一絲灰塵後,雙手背負在身後,挺着胸腹,走到門前,瞬間引來眾人目光。

他昂着頭顱,一臉高傲的抬腳跨過門檻,完全無視眾人,瞥了眼坐在前方的那個中年男子,下意識的蠕動着咽喉。

就在他向自己的座位走了過去時,講課聲停止。

那中年男子緩緩轉過頭,眼眉微皺,不悅道:「朱杞,你可知道自己遲到了多久?」

「先生,您聽我狡……您聽我解釋……」

朱杞在心裏暗罵自己沒出息,對一個臭酸儒竟然害怕成這樣,嘴裏卻道:「不是我故意要遲到的,是我父皇和母后見我可愛,非要留我談心才遲到的,你不能責罰我,不信,你問我的宮女太監,他們能為我作證。」

其他皇子見狀,紛紛掩嘴偷笑。

畢竟,諸皇子對他的性格,可是非常了解的,一聽就知道他是在看鬼話連篇,連個標點符號都沒有可信度。

看到他們在偷笑,朱杞在心裏暗自嘀咕:

奶的,一開始就差點說錯了話,就算是演技再牛,也無法做到瞞天過海了啊,只是希望先生莫要下重手啊。

旋即他小心翼翼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