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父朱元璋》[家父朱元璋] - 第五章 你這老六

諸皇子剛才一直被朱杞要挨打吸引了注意力,並沒有看到有人過來,直到聲音響起,才把目光轉移了過去。

朱杞頓時鬆了一口氣,拚命的扭過頭看去。

然後給來者擠眉弄眼求救,後者仿若看不見一般,就一直看着李希顏,這讓朱杞好不失望。

看來,這頓打是免不得了。

哀哉!哀呼!!

李希顏也緩緩轉過頭看去,問:「你好像是皇上的侍衛,叫郭英?」

來人正是朱元璋的侍衛郭英。

「有勞先生記念。」

郭英雙手抱拳微微躬身,向李希顏行了個禮,表示自己對他的極大尊重,眼前這位,可是儒學大家啊,就連宋濂都極力推崇。

陛下也甚是喜歡,他區區一個大老粗,怎能怠慢。

李希顏微微頷首,算是給他回禮,便問道:「郭侍衛不在聖上身邊,來這文華殿,不知有何要事」

末了,不忘看向被他按在大腿的朱杞一眼。

郭英在眾人期待中,緩緩說道:「先生,上位說,諸位皇子的教學,就全權交給你了,要是哪個不聽話的您儘管打,只要不打壞了就行。」

此話一出,眾皇子『啊』了一聲,心更是涼透。

一張張臉頰,好像便秘般痛苦。

「請你告訴聖上,教好諸位皇子,是我作為先生的職責,讓他儘管放心。」李希顏點着頭,滿臉儘是欣慰。

似乎對朱元璋所做的決定,很是滿意。

「要是沒啥事的話,你可以回去和聖上交差了,莫要耽誤老夫教導諸位皇子的功課。」李希顏直接下了逐客令。

聞言,郭英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下。

「讀書人真是麻煩。」

郭英暗自在心裏嘀咕了句,這時,李希顏再度舉起手中的戒尺,就往朱杞的屁股上招呼去,偌大的文華殿瞬間就響起慘叫聲。

危襟正坐的皇子們,一個個噎着口水,年紀小的那幾個,瑟瑟發抖。

「老夫還沒打呢,你就開始鬼哭狼嚎了?」

李希顏不滿的說了一聲,朱杞先是愣了下,便不好意思撓了下頭,訕笑道:「哦,我還以為先生落尺了呢,就情不自禁的先哭了下。」

「先生,上位讓你下課後,去一趟華蓋殿,上位有要事和你相談。」

隨後,郭英看了眼被李希顏摁在腿上的朱杞,張了張嘴,在李希顏回了聲『好』以後,就轉身離開。

剛走兩步,就聽到『啪』的清脆聲響。

緊接着,就傳來朱杞的慘叫聲,郭英不由的搖了下頭,輕嘆一聲便邁出矯健的步伐離開了。

「還敢遲到不?」

又是一戒尺落下,痛的朱杞眼淚直流。

他不想哭的,可是,他細皮嫩肉的,那淚腺根本就由不得他控制。

於是,朱杞嘴裏含糊不清的開始求饒:「先生,我不遲到了,您高抬貴手,就放過我一次吧。」

「真的?」李希顏舉着戒尺問。

「先生,真金白銀都沒這麼真,咱朱杞說的。」朱杞盯着他手上的戒尺,連忙作出保證。

「行,這次姑且算了,要有下次,老夫不會手下留情。」

思量了會兒,李希顏鬆開了他,同時,也給他給予嚴厲的警告,朱杞也徹底鬆了一口氣,然後吸溜了下鼻子,把眼淚抹掉。

心裏卻在罵娘,當然是李希顏的娘。

「多謝先生的敦敦教誨,那本王可以入座了嗎?」行了個弟子禮,朱杞又吸溜了下鼻子,問。

「去吧。」李希顏起身,依舊面無表情的說道。

「謝先生。」

微微躬身謝禮後,朱杞一拐一瘸的就往自己的座位走了過去,那些危襟正坐的兄弟們神情各異。

其中一個和他年紀相仿的,嘴角的笑意更濃。

他就是朱元璋的第八子——朱梓。

在朱元璋所生兒子中,他是最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