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父朱元璋》[家父朱元璋] - 第六章 太子朱標

霎時間,諸位皇子的目光集中到他們身上,朱檀掃過他們一眼,在鼻涕快要流到上唇時,他猛地一吸,透明液體就瞬間被他收回。

雖然早已經習空見慣,但見他用舌頭舔了下,頓時惹得眾人哄堂大笑。

看着笑開懷的諸位皇兄,朱檀並沒有任何的慌張,反而是氣鼓鼓的瞪着他們,雙手叉腰不滿的哼唧道:「笑啥笑,沒見過嗎?」

「九哥,額!!」

末了,他轉過頭,怒氣盡消,取而代之的是嬉皮笑臉。

下意識的,他竟然又伸手摸向朱杞的衣袖,可剛一伸手,朱杞很是嫌棄的挪了下位置,給他一個眼神,就把他給生生止住了。

「十弟,味道怎樣?」

和他保持一定的安全距離後,朱杞忍不住好奇的問,朱檀一聽,並沒有立馬回答,而是撓着後腦勺,雙眸望屋樑上瞟,思索了下。

然後在期待中,他用食指輕輕敲着自己的臉,無比認真的說道:「剛開始時,有那麼一丟丟的咸,然後,又有點甜,嘿嘿……」

說完,他又是舔了一下,還砸吧着嘴。

但這還不止,最讓朱杞他們震驚的是,這傢伙竟然閉上眼睛,一臉陶醉的神情。

好像,那鼻涕是山珍海味,可讓他回味無窮。

「十弟啊,你沒救咯。」

朱杞搖頭,一臉的失望,「以後啊,你別說認識你九哥咱朱杞,你能丟得起人,你九哥咱可丟不起人啊。」

「我也是。」

「十啊,咱兄弟情盡了啊。」

「等你長大就藩的時候,拿出來說,一定會很有趣,哈哈……」

「……」

「不許說,否則,否則咱饒不了你們。」一聽眾位皇子的話,朱檀頓時急的臉色通紅,手臂狠狠擦了下鼻涕後,怒指着他們。

眼睛裏,泛起了淚花。

「欺負小孩兒,諸位皇兄過分了啊。」敲了敲書桌,朱杞儼然一副大人的模樣,板著臉對着眾位皇子說道。

「喲喲喲,趙王殿下,你可真能耐啊,竟然教訓起我們來了啊。」

「人小鬼大。」

在一片嬉鬧中,一個頭髮鬢白的老者緩步走了進來,整個大本堂也瞬間安靜,諸皇子也紛紛回到各自的座位上坐下。

這位老師教授的是黃老學究,課程顯得很是深沉。

聽得朱杞腦瓜疼。

所以,在聽課中,不知不覺的就睡著了,這位先生並沒有像李希顏那般,在他們剛走神時,就給他們當頭棒喝。

而是在朱杞與朱檀兩人趴在書桌上時,他拿起戒尺,不動聲色的走了下去。

其他幾個沒睡着,卻在走神的皇子,陡然間猛地一顫,挺直了腰桿,在認真聽課中更是小心翼翼的觀察着先生,擔心他會給自己來那麼一下。

不過,他們多慮了。

由於朱杞他們年紀小,個頭還矮,被安排坐在前面。

坐在他們身後的朱棣和朱樉想提醒他們,但接觸到老先生的眼神那一刻,他們便只能默默的為九弟和十弟默哀。

老弟啊,不是咱不想叫醒你們,而是先生實在太過於可怕,咱不敢啊。

老先生捋着鬍鬚,慢悠悠地走到最近的朱檀面前。

「授課不聽,以後就藩時,百姓可苦咯。」老先生搖着頭,褶皺的臉頰上儘是惆悵,手裡的戒尺緩緩抬起。

啪!!

戒尺落下,沉悶的聲音響起,殺豬般的慘叫隨之在大本堂里繞樑,朱檀那小身板猛地挺直。

「地,地震了嗎?」

旁邊,正在與周公會夢的朱杞,猛然一驚,從桌子上彈起,悚然的四處張望,卻見四周坐着的皇兄們一臉憐憫的看着他。

真是奇怪,二哥他們怎麼用這種眼神看我?

「哇哇……」

突如其來的哭聲打斷了他的思忖,一轉頭看去,他就驚愕的發現,十弟正在梨花帶雨的哭鼻子,雙手不停的摸着腦袋。

頃刻間,他徹底驚悚了。

啥時候這位老學究性格突變了?

記得在今天之前,他一直保持着溫和性格,有不停講的皇子,他最多也就打手心而已,看十弟的樣子,鐵定是打腦袋了。

莫不是在學李希顏那傢伙?

瞬間,朱杞在心裏隱隱有了自己的猜測。

殊不知,這並不是李希顏的緣故,而是朱元璋在之前他們上課時,召見諸位先生給他們下的聖旨。

而面對聖上的口諭,諸位先生自然也就放心了,放了心,下手也就不一樣。

所以,也就有了現在這一幕。

「止聲。」

老先生聲音雖然不高,卻充滿了威嚴,嚇得朱檀連忙止住了哭聲,揉着腦袋瓜頂,輕泣的低着頭,朱杞暗自興慶,還好,十弟距離先生近,不然挨戒尺的可就是自己咯。

「以後誰若是上課走神,還有打瞌睡的,老夫絕不手軟,你們可聽清楚咯?」老先生掃視諸位皇子,沉聲給予警告。

「是,先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