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父朱元璋》[家父朱元璋] - 第七章 你又挨打了?

他不想只有封號,沒有封地。

如果可以,他就想現在去就藩,做他的『魯王』,在封地想幹嘛就幹嘛,不用讀書,也不用挨先生的打。

每天吃喝玩樂,瀟洒的度過每一天。

九哥說,那叫山高皇帝遠,隨心所欲,就連天上神仙都比不過。

雖然他不知道啥叫神仙。

但是,九哥說了,那神仙可是會飛天遁地,可厲害着呢,真不知道九哥從哪裡知道這些的,好羨慕啊。

不過現在要去就藩,也就會離開爹和母娘以及姨娘,好捨不得啊。

朱檀心裏糾結的不行。

眾人不知道他心中所想,如果知道,一定會驚掉下巴。

甚至,不會讓他跟在朱杞後面。

因為這傢伙思想跳躍的太過恐怖,都快要趕上九弟了,都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看來一點都沒錯。

「咳咳……」

在朱標張嘴要說話的時候,朱杞緩緩站起身來,雙手搭在身後,一副老氣橫秋的說道:「十弟啊,咱有辦法,不知道你要不要試試?」

朱標扶額,說道:「十弟,別聽你九哥的。」

「大哥,你是不是惦記我封地啊?」朱檀眨巴着眼睛,一臉警惕的看着朱標,而隨着他此話一出,大本堂,也就是文華殿瞬間變得寂靜下來。

這小傢伙的腦迴路稀奇的很,竟然說大哥會覬覦他的封地,

大哥可是太子啊,以後是要繼承爹的皇位的,你那封地,那是人家的,就連整個天下都是人家的。

「十弟啊,你以後還是少跟你九哥在一起吧。」嘴角輕輕抽搐了下,朱標便瞥了一眼朱杞,無奈的勸導了一聲。

「為啥?」

朱檀茫然的看向朱標。

「大哥,你啥意思?」朱杞卻不樂意了,揚着拳頭哼唧道:「我警告你啊,再誹謗咱,管你是太子,還是大哥,小心我糯糯的拳頭,哼!!!」

「頑皮可不好,九弟。」朱標瞪了他一眼,給予勸導。

「毛都還沒張齊呢,就學會威脅人了,你喲你!!!」朱棣搖着頭,哭笑不得的說著。

「四哥,你要打架啊?」

朱杞擺出架勢,齜牙咧嘴的,可奶凶奶凶了。

瞬間,諸位皇子哭笑不得。

朱檀卻一臉渴望的看向朱杞,滿懷期待的問道:「九哥,您有啥辦法啊?」

「很簡單,從現在開始,每天彈一百下小雞雞,連彈……」

朱杞話都沒有說完,朱標臉頰輕顫了下,就連忙打斷,「十弟,你九哥在胡說八道呢,別聽他的。」

其他皇子則是一臉驚悚。

彈小丁丁?

還彈一百下?

那彈完以後,小丁丁還能要嗎?

「我,我聽九哥的。」朱檀咬着牙,小臉微白的看向朱杞,追問道:「九,九哥,一百下要用什麼力彈啊?」

轟!!!

霎時間,諸位皇子瞪大眼睛,心頭如同大海般瞬間掀起驚濤駭浪。

你是認真的嗎?

十弟!!!?

你九哥是在和你胡說八道呢,這你也相信,你啥不上天啊!?

旋即,無奈的朱標只能把目光看向朱杞,那神色中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凝重。

唉!!!

朱杞仔細地打量了他一下,心想着:他並沒有傻啊,連我這種鬼話也相信,真是蠢萌的可憐。

「咳咳!!!」

輕咳幾聲,朱杞站起身來,雙手背負在身後,語重心長的說道:「十弟啊,看在你是咱兄弟的份上,你可以不用彈小丁丁了,我會和諸位兄長一塊反應給爹,給你封地就藩的,放心吧。」

聽他煞有其事的樣子,朱標他們頓時哭笑不得,這小傢伙一張口,就是謊話連篇,都不帶眨眼的那種。

真不知道他小小年紀腦袋瓜子是怎麼想的,而且還把人給忽悠瘸了。

特別是現在這副樣子,最讓人忍俊不禁,明明是屁大點的孩子,總是裝得老氣橫秋。

「真,真的嗎?九哥。」朱檀激動的難以自己,抬着頭,緊緊的盯着朱杞。

「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自然是真的,你可問諸位兄長。」

聞言,朱檀看向諸位兄長,見到朱標他們點頭後,高興的從地上跳了起來,嘴裏大喊着:咱終於有封地咯,咱終於有封地咯。

由此可見,封地對他來說就是一種執念。

朱標他們見他這般模樣,也是不禁輕搖着頭,直到他安靜下來以後,朱標才對朱杞說道:「九弟,你這小傢伙這麼頑皮可不行啊。」

「大哥說的對,這小傢伙每天就知道玩,實在不像話。」

朱榑在一旁火上澆油。

頃刻間,朱杞轉頭向他看了過去,齜牙咧嘴的哼唧道:「七哥,你這是五十步在笑一百步,而且還是煽風點火,今晚你可要小心點咯。」

「草!!!」

陡然間,朱榑臉色驟變,趕忙說道:「九弟,我可是你七哥耶,咱老朱家不玩陰的,你可別亂來啊。」

「那還瞎嘚瑟不?」朱杞背着雙手,抖着腳,一副流氓樣。

「算你狠。」

一想到之前的經歷,朱榑就心有餘悸,同時,也不得不認慫,實在是這傢伙太難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