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父朱元璋》[家父朱元璋] - 第八章 皇宮裡有人中毒?

「姨娘,這綉針真漂亮,是你繡的嗎?」在宮女去御膳房後,朱杞拿起桌子上的綉針,撲靈撲靈着雙眼看向孫貴妃問。

「你這孩子,就會哄姨娘開心。」孫貴妃口是心非的揉着他小腦袋。

「是真的,姨娘。」

孫貴妃那精緻的臉頰上,笑容更盛。

又是揉了下他腦袋,然後說道:「要是你上課能有你嘴上功夫一般,為娘也算是放心了,你啊你。」

「不要,天天『之乎者也』的,聽着頭疼。」

可一想到從今往後,就要受到嚴厲教育,朱杞的小臉頰瞬間就耷拉了下來。

正準備『曉之以情,動之以理』開導他時,見他愁眉苦臉的,作為朱杞的生母,孫貴妃哪還不知道他所為何。

肯定是為學習苦惱。

在這麼多皇子當中,他是最不喜歡上課的一個。

她和朱元璋以及馬皇后不知費了多少口舌,可他呢,油鹽不進。

朱元璋有那麼幾次氣得就要對他動手,要不是有馬皇后和孫貴妃他們攔着,朱杞那小屁股早就不知道挨了多少回揍了。

之前只有宋濂和李希顏對不聽課的皇子動戒尺,現在,得到朱元璋的口諭後,就連陳景起老先生都開始動手。

所以,此刻的朱杞一想到這,就不由的愁眉苦臉起來。

「在為讀書的事情苦惱?」

孫貴妃邊整理着他的衣衫,邊問着。

「誰說不是呢。」

趴在桌子上,一臉悵然的輕嘆一聲,然後說道:「好好的,爹他怎麼就下這麼一個口諭呢,這不是把我們給害慘了嘛,唉!!!」

「他是為你們好。」

孫貴妃苦口婆心的開導,「你爹小時候,可是吃了沒文化的虧,你們作為他的孩子,自然注重對你們的教育。還有,你們這些皇子以後是要長大,是要去封地就藩的,如果沒有能力,如果把自己的封地治理好?」

之前,就被大哥他們教訓過了,回來還要聽。

一時間,他惆悵的不行。

立馬摸着肚皮,顯得有些不耐煩的哼唧道:「她們在搞什麼鬼啊?去御膳房拿吃的,這麼久還沒回來?」

你啊你,又嫌為娘嘮叨了?」孫貴妃看他這樣,不禁搖頭。

朱杞抬頭,眨巴着眼睛,「沒有啊,姨娘。」

「算了,反正從今天開始,上課不認真聽講,挨訓的也是你。」孫貴妃雖然心疼,但她知道,在棍棒的威懾下,自己這個頑皮孩子是會被鎮壓的。

就好比今天,聽宮女彙報,說他在李希顏和陳景起老先生的戒尺威懾下,課間非常認真,沒走過神。

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她知道,自己這個聰慧的兒子,從今天開始,在課堂上會收斂起自己的頑皮。

「姨娘,要不,你跟母娘一起去勸勸爹,讓他收回那口諭?」想到日後的苦日子,朱杞立馬試探,儘管知道讓朱元璋撤銷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孫貴妃懶得搭理他,拿起自己的綉針就開始幹活。

朱杞見狀,默默地在心裏暗嘆了一聲。

然後拉着她手臂,搖晃了起來,「姨娘,你就幫幫我嘛,你又不是不知道,宋濂他們下手有多狠,再這麼下去,我遲早有一天會被他們打死的。」

孫貴妃手頭一頓,看向他,神情有些不悅。

「看來你是野慣了啊,竟然敢直呼先生的名諱。」

說完,孫貴妃就伸過手去拿起旁邊的柳條,朱杞看情況不妙,連忙認錯道:「姨娘,我不該直呼先生名諱,我錯了。」

「你啊,什麼時候才能長大哦。」孫貴妃鬆開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