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給殘疾大佬後,被寵上了天》[嫁給殘疾大佬後,被寵上了天] - 第1章

第1章重生李虞從健身房出來,徑直去了停車場,開着車朝郊區植物園方向的特警公寓駛去。
到了去植物園要經過的一條斑馬線時,看見前面一群幼兒園的小朋友,臉上掛着天真爛漫的笑容,手牽手排着隊正在越過斑馬線,朝植物園走去。
李虞停下車,臉帶微笑看着這群天真可愛的孩子,忽然後面響起一陣劇烈的緊急剎車聲,伴隨着輪胎摩擦地面時產生的異響聲。
李虞從後視鏡看到一輛越野車,發瘋似的朝斑馬線上的孩子衝去,李虞來不及做出選擇,猛的踩下油門方向盤向左一打,撞向失控的越野車,只聽見碰、哐」作響的劇烈撞擊聲後,越野車被撞向路邊的護欄後停了下來,李虞也在劇烈衝擊下,額頭碰撞在方向盤上,李虞只覺得頭裡發出了嗡嗡」聲,溫熱的血從額頭流了下來,眼前一黑陷進了無邊黑暗裡。
李虞再次醒來後,發現自己重生到一個同名同姓十四歲的小女孩身體里。
原主李虞父母雙亡,還有一個弟弟叫李青今年七歲,姐弟倆原來住青山縣清水鎮西山村,父親李山是個獵戶,小李虞八歲時母親產後病逝,十一歲時,父親和未來公公張得發、村長的兒子陳耀輝三人一起上山打獵,李山為了救張得發被熊爪抓傷了後背,回到家就奄奄一息了,基於李張兩家是親家的關係,李山把姐弟倆託付給了張得發,希望他能看在救命之恩的份上,幫他照顧好兩個孩子,張得發欣然同意還發誓會好好照顧兩個孩子。
李父臨死前把家裡藏東西的地方告訴了原主,囑咐她帶好弟弟,藏好房契、地契等弟弟大了交給他。
李父走後,張得發就把小李虞姐弟接去住到了他家,接管了李家。
張得發老婆陳招娣一直找小李虞要李家的田契、房契,小姑娘記住了父親臨死前說的話,任憑陳招娣怎樣哄騙打罵也不肯說。
從那以後陳招娣越發虐待原主姐弟,對他們是非打即罵。
加上未婚夫張貴生又考中了秀才,又被先生看中要把閨女許配給他,張得發兩公婆得知後,逼着原主交出庚貼和婚書和張貴生退婚,好讓張貴生娶先生家小姐,原主很喜歡未婚夫張貴生,死也不願交出婚書和庚帖,被陳招娣和她閨女張貴香毒打了一頓,又餓了一天,到晚上給張貴香倒洗澡水時,又被張貴香推進了浴桶里嗆死了。
李虞想着可憐的小李虞,再想到狠毒的張家,吐槽道:老天,死後重生這樣的大獎都給我了,怎麼就不大方點給我一個做米蟲躺贏的身份啊?
逃避退縮不是李虞的性格,李虞心想:既然張家想退婚,這樣的人家還不如藉此機會退了來的清爽,自己有手有腳有知識,還怕以後沒飯吃嗎!
想好後,李虞在心裏暗暗的對自己說:李虞,你已經回到愚昧迷信的古代,要想不被人當鬼怪燒死,就要記住你以後就是古人李虞了。
李虞在心裏反覆回憶了幾遍原主的記憶,確定沒有遺漏後,從地上爬了起來,走過那個叫張貴香的女孩床前,看她還睡得心安理得的,不由氣得牙痒痒,心想;害死了人還能睡得心安理得,心不知道得有多狠。
李虞摸摸餓癟的肚子,去了灶房,鍋里放着陳招娣昨晚拿出來做早飯的米和雞蛋,還有一小塊臘肉和兩把青菜,李虞手腳利落的做好了飯菜,舀起來剛想開吃,忽然想起自己現在還有個弟弟,李虞放下碗去了柴房邊的小屋,走到門口才記起李青在這個時辰已經砍柴去了。
李虞心想:要不就去看看這個便宜弟弟到底怎麼樣!
李虞轉身回到灶房,把飯菜

猜你喜歡